比毛毛更可爱的是毛毛的月月

Recent Comments

  • donglei: 这是我的树洞。谢谢坚持关注。
  • Qiang Ryan Chen: 还在坚持更新,真香
  • 盘莉: 屌丝中的一位飘过,在上海打拼,必须要有梦想的支撑
  • donglei: 上次见到两个新审评员,一个来自保诺科技,一个来自恒瑞。来自研发单位的也许会多起来。谢谢回复。
  • kevinhh: 深有感触,CDE审评员的药品评审经验是非常丰富的,但是平心而论CDE审评员当中具备企业研发经历的并不多,就跟GMP检查员很少从生产企业出来是一样的。我国应该建立一支审评员和检查员专职队伍,并且应放开渠道从生产企业招人,这才是技术监管的方向。 当然,现在的体制下,编制办给不了那么多的位置...
  • donglei: Brian,今天才看到你的评论呢,谢谢你的关注。
  • 盘莉: 哈哈,圣诞老人给清月准备了什么礼物啊?

Random Posts

Tag Cloud

行业新政的推手

2010/07/28 – 5:34 下午

最近每每写的稿子,都被默沙东的李自力批,比如这篇适应性设计。他认为我完全在没有头绪的情况下七拼八凑,连自己都不知道要表达什么,应该更充分地采访业内人的观点,而非集中在一两个人身上,比如谁谁谁跟谁。

我很坦然地对自己说,关于技术类的文章,我确实在很多时候写完也没弄明白个中奥秘,好在没有不懂装懂,欺不欺骗倒是次要。

于是这些天,跟很多记者同事在聊一个话题,你对行业了解多少,你对自己写的东西知道多少。比如招标,当小杨说“其实我可以肯定,没有多少记者清楚了解整个流程”时,我吓得目瞪口呆,那你们怎么敢写?“专家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这让我想起一个以前同事跳槽,应聘《21世纪经济报道》医药线的记者,大众媒体见是专业媒体来的人,主编面试就问了一个问题,你跟我说说一个新药是怎么获批上市的吧,需要经过哪些流程和环节?当然是被问的哑口无言。对于药品注册这个行业最核心的话题,身边不少的记者也觉得其深奥复杂之处仿如天书。

我又想起原来的小钟记者,他告诉我他怎么写时事评论,他的观点完全来自于采访,把直接引语转化成论点句式,再通过固定的格式和套路,摆现状,分析原因(回顾历史,中外对比),提出解决方案,他的评论稿基本可以做到滴水不露。但事后你问他,那个技术转让的话题真是这么回事么?他会告诉你其实他也没搞懂什么是技术转让。

很多时候,面对频繁******的好些政策,企业和专家也不见得懂,所谓的“对行业影响几何”也是提得最为浮浅的问题。一个理想的记者职业,应该成为行业新政的推手,真正了解行业所需,而非跟着新政屁股后头跑,就现象谈现象,否则也会得到许多虚假的信号,人云亦云。

Comments:

  1. 对于药品注册 都搞不清?

发表评论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