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毛毛更可爱的是毛毛的月月

Recent Comments

  • 淼淼: 一向觉得这种背影特别有爱……
  • 淼淼: 十年前的回忆!毛毛太棒啦,粉丝又多了一枚!拥有这么有才情的辣妈,月月童鞋是有多幸福……
  • DJ: Don’t comment on China’s regulatory environment –if you have to, positive and complementary remarks are always expected; i don't think so...
  • DJ: 就假装他们都很伟大....
  • DJ: 赞一个
  • Bin Li: 伦理委员会类似于全国人大,按道理是最高的权力机关。 药监局类似于中央政治局。 所以,实际上还是药监局说了算数。 在有地方伦理存在的情况下,当然要以地方伦理为主。如果在有地方伦理的情况下,选择中心伦理,这是需要提供充足的理由并经过地方伦理书面批准的。 很简单的一个例子,伦理需要审核研究者的资质。一个Site可能有10多个研究者,只有医院自身的伦理委员会才真正了解这些研究者的情况,中心伦理怎么可能对所有医院的医生都那么了解? 临床研究行业是以诚信为基础的,类似于西方社会的无罪认定,也就是在没有确实的犯罪证据以前,是认为嫌犯是无罪的。临床研究也是这样的一种精神,在没有确切证据以前,相信所有参与临床研究的人员,都是公正的,遵守法规的。 中国临床研究的基础是相反的,首先认为参与临床研究的人员是会作弊的,采取的方法也是严进松出。 结果呢???
  • Tommy: 这个交易不是已经终止了吗?

Random Posts

Tag Cloud

行业新政的推手

2010/07/28 – 5:34 下午

最近每每写的稿子,都被默沙东的李自力批,比如这篇适应性设计。他认为我完全在没有头绪的情况下七拼八凑,连自己都不知道要表达什么,应该更充分地采访业内人的观点,而非集中在一两个人身上,比如谁谁谁跟谁。

我很坦然地对自己说,关于技术类的文章,我确实在很多时候写完也没弄明白个中奥秘,好在没有不懂装懂,欺不欺骗倒是次要。

于是这些天,跟很多记者同事在聊一个话题,你对行业了解多少,你对自己写的东西知道多少。比如招标,当小杨说“其实我可以肯定,没有多少记者清楚了解整个流程”时,我吓得目瞪口呆,那你们怎么敢写?“专家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这让我想起一个以前同事跳槽,应聘《21世纪经济报道》医药线的记者,大众媒体见是专业媒体来的人,主编面试就问了一个问题,你跟我说说一个新药是怎么获批上市的吧,需要经过哪些流程和环节?当然是被问的哑口无言。对于药品注册这个行业最核心的话题,身边不少的记者也觉得其深奥复杂之处仿如天书。

我又想起原来的小钟记者,他告诉我他怎么写时事评论,他的观点完全来自于采访,把直接引语转化成论点句式,再通过固定的格式和套路,摆现状,分析原因(回顾历史,中外对比),提出解决方案,他的评论稿基本可以做到滴水不露。但事后你问他,那个技术转让的话题真是这么回事么?他会告诉你其实他也没搞懂什么是技术转让。

很多时候,面对频繁******的好些政策,企业和专家也不见得懂,所谓的“对行业影响几何”也是提得最为浮浅的问题。一个理想的记者职业,应该成为行业新政的推手,真正了解行业所需,而非跟着新政屁股后头跑,就现象谈现象,否则也会得到许多虚假的信号,人云亦云。

Comments:

  1. 对于药品注册 都搞不清?

发表评论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