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毛毛更可爱的是毛毛的月月

Recent Comments

  • donglei: 这是我的树洞。谢谢坚持关注。
  • Qiang Ryan Chen: 还在坚持更新,真香
  • 盘莉: 屌丝中的一位飘过,在上海打拼,必须要有梦想的支撑
  • donglei: 上次见到两个新审评员,一个来自保诺科技,一个来自恒瑞。来自研发单位的也许会多起来。谢谢回复。
  • kevinhh: 深有感触,CDE审评员的药品评审经验是非常丰富的,但是平心而论CDE审评员当中具备企业研发经历的并不多,就跟GMP检查员很少从生产企业出来是一样的。我国应该建立一支审评员和检查员专职队伍,并且应放开渠道从生产企业招人,这才是技术监管的方向。 当然,现在的体制下,编制办给不了那么多的位置...
  • donglei: Brian,今天才看到你的评论呢,谢谢你的关注。
  • 盘莉: 哈哈,圣诞老人给清月准备了什么礼物啊?

Random Posts

Tag Cloud

忘了莫扎特

2010/03/08 – 3:42 下午

斯宾塞说,没有油画,雕塑,音乐,诗歌,以及各种自然美所引起的情感,人生乐趣会失掉一半。

为了不使我的人生乐趣失掉一半,我跟我女儿分工合作吧,我让她学钢琴,学画画。

P1000156

清月的画。两只乌龟。

P1000159

维尼的舞会。

P1000161

一家三口去送信

作为主音吉他手的我,我的乐队还差一个键盘手。周六第一堂钢琴课,在东山老城区的龟岗一家琴行中发生。

清月毫不留情面的在钢琴老师面前打了几个大大的呵欠,这让我的幻想顿时破灭。Forget about Amadeus。

莫扎特最令人着迷心动的,

并不是那些汩汩而出的甜美的旋律,

或者华丽眩目的作曲法,

而是在甜美明亮的旋律间不时渗透出的阴影。

他常常在表现欢愉的乐段中嵌进半音阶乐句,

造成独特的明暗并置效果。

然而,聆听是“无阴影”的。

并不是不觉阴影之存在,而是不知其为阴影,照样领受其与光嬉游之美。

如共坐忽轻忽重,

此起彼落的跷跷板,

不必问何端为喜,

何端为忧,

或置身急旋的旋转木马,

因过度的兴奋,

鲸吞一切来不及分辨的共生的感觉。

Comments:

  1. -don’t expect Mozart to be Monet in the mean time.
    That’s what I’m always trying to be. but find out that I’m only a kangaroo through and through…

  2. She has gift in painting. See if you can find her a good teacher later towards more academic training in areas such as persection, light and shadows, etc., so her potentials can be inspired and unfolded. Time is limited for everyone, don’t expect Mozart to be Monet in the mean time. Be focus and be specific, and that help you excel.
    Ge

  3. 毕加索说过,世界上最难学的就是像孩子那样画画。都是天使之作啊。。。

donglei进行回复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