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冬蕾的空间
比毛毛更可爱的是毛毛的月月

苏岭:满足来自于做人和做事

Written on 2009/11/10 – 2:58 上午 by donglei

惠氏一种叫“探索+求证”的药品研发经迷住了苏岭。当这家公司悄然向他伸出橄榄枝时,苏岭做出了他的决定。传统的临床研究分类法如临床Ⅰ期、临床Ⅱ期、临床Ⅲ期可以有效区别药品的临床研究进程,但同时也限制了研发人员创造性思维的发展。“Learn and confirm是一种将启迪科研人员创造性思维的新的模式,所以我希望有一些新的经验。”

SFDA新修订的《药品注册管理办法》新闻发布会召开的这一天,苏岭正好履新一个月,他的职位是美国惠氏亚太区临床研究开发部副总裁。随着惠氏去年将其位于澳大利亚的亚太临床研究中心迁至上海,苏岭的新工作并不轻松,他要负责包括中国在内的大东亚区的药物临床研究工作。“这家公司的在研产品非常广泛。”事实上,惠氏在去年向美国提交了6项关于4种全新化合物的NDA,中国更是其未来发力的重要市场。这将一改惠氏中国公司目前略显尴尬的局面:全球以药物为主而中国以营养品为主。

有着中国卫生部药政局新药注册和美国FDA药品评价中心工作经历的苏岭深谙中美药政法规。SFDA新《药品注册管理办法》的******是他的重要关注点:“需要好好学习新法规……这一次,国家在政策上向创新药研发倾斜,国内创新型企业的生命力将更加旺盛。”苏岭反复强调他主张创新型企业,而不是把外企跟国内企业“对立”起来。在他的眼里,创新并不是跨国药企的专有名词。

长年从事药品研究开发和临床试验工作的苏岭,经常穿梭于国际间各项大型会议,很多时候是各类研讨会的发起人、组织者之一,会议主席、兼职教授、项目协调人、牵头人是苏岭的社会身份。“一方面了解中国的发展形势,向世界介绍中国,另一方面在设想,如果回到中国自己在哪些方面可以比别人做得更出色。”

苏岭曾服务于默沙东、罗氏等多家制药外企,在其中主导和组织了多个药物在中国的临床试验工作。谈及国际多中心临床试验在中国的开展,他提及:“如果中国能够与国际同步开展临床试验,将会大大提前中国患者使用新药的时间。在一些重要疾病领域药物上市上,这个时间差往往会有4~5年那么长。”

职业经理人的生涯是跟着工作走的,在美国求学、工作十年后,苏岭曾两次从美国搬回中国。或许是多年在药物临床研究领域工作的原因,苏岭显得干练又才思广博,谈话极富逻辑。在采访谈及中国诸多大众媒体对于医药事件的报道中,苏岭的严谨让我们感受颇深:他不会定性为是负面报道,而是用“不全面”一词。谈到他的职业生涯,苏岭坦承自己喜欢挑战性的工作,认为用自己的知识和经验和同事们一起,“共同努力,推动一件事情、走上新的台阶,原来的同事们都在公司内外独当一面,这就是最大的满足。”

在谈到多年从事药物临床研究工作的感受,苏岭说:“第一,对这个事情要有热情,这是一件你愿意为之付出的事情。第二,药物研发要以科学为基础,决不能投机取巧。第三,做事一定要踏实,好比这个药物临床试验,不能因为是一个新兴市场,比较热门,就放低了标准,将来会得不偿失,因为疏忽反而会毁掉整个很好的局面。”(2007.07)

留下评论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