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冬蕾的空间
比毛毛更可爱的是毛毛的月月

“无锡(WuXi AppTec)”消失

Written on 2010/04/27 – 11:05 下午 by donglei

那个因药明康德(WUXI AppTec)而非一座中国城市被欧美生物科技界广为熟知的“无锡”消失了。

一家叫查士睿华(Charles River Laboratories International Inc,CRL)的全球临床前实验最大的供货商日前同意以约16亿美元(约人民币109亿元)的收购价格把中国最大的CRO公司药明康德收入囊中。

向联合研究转变的信号

“此次收购将改变该行业的格局,促使中小型公司向特异******务和专业化方向发展,同大公司一道形成更加完善的药物研发创新服务体系,使CRO有了新一层的含义,由合同研究组织 (Contract Research Organization)变成联合研究组织(Collaborative Research Organization)。”罗氏(上海)研发中心首席科学官陈力对这起至今为止中国医药领域最大的收购案的反应是,与制药行业的兼并重组风潮一样,这个由药物研发衍生的服务行业也在整合。

根据双方联合声明,CRL对药明康德美国存托股票的报价为每股21.25美元,以股票和现金两种形式支付交易,现已确定为11.25美元的现金和价值10美元的股票。

药明康德的官网显示,合并后的公司仍以CRL命名,并将为跨国制药、生物技术和医疗设备公司,以及学术机构和政府机构提供外包服务及产品。

据资料,CRL公司董事会主席、总裁兼首席执行官James C. Foster将继续领导合并后的公司,药明康德创始人、首席执行官李革将担任公司执行副总裁以及下属全球药物发现和中国服务公司总裁,后者将成为公司新独立核算部门。此外,李革和另外两位药明康德的董事将加入CRL公司董事会。

CRL吞吃药明康德的消息引起华尔街不小的震动。“如果说药明康德要被收购,CRL是最好的买家。”诺华(中国)生物医学研究有限公司生物研发总监吕向阳告诉记者。

“因为两家公司在外包业务上有着极强的互补性,未来的整合不会存在过多的障碍。”据吕向阳介绍,在诺华与药明康德、CRL同时展开的合作中,与药明康德的合同定单集中在化学合成和生物标记物,而与CRL的合作更多的放在动物毒理实验领域。

摩根斯丹利4月26日的快评认为,收购对药明康德的股东有利,原因在于该项交易能消除药明康德在毒理研究和产业化上的不确定性,目前这两块业务是药明康德的薄弱环节,需要大量的资本支出。

化学合成和毒理研究能力互补

于2007年3月进入中国的CRL,目前在上海张江组建了一个5万平方米的临床前服务实验室,并于2008年至2009年中开始营运,提供包括GLP和非GLP毒理研究的各种药物研发服务。

“但它们缺少化学合成这一段。”吕向阳说。

而成立于2000年的药明康德向来擅长于新药探索期的化学服务,其崛起的故事也被业内津津乐道。

2006年,阿斯利康与药明康德订立1400万美元的合作协议,药明康德提早两个月完成超过10万个化合物的筛选,在节省了时程及用费的情形下,质量丝毫未受影响,因此阿斯利康主动将合约延长了3年。药明康德从此在业界建立起口碑。

根据药明康德4月23日公布的年报,公司2009年净营业收入同比增长7%,达到270万美元,其中,位于国内的实验服务的净营业收入同比增长26%至1.85亿美元,美国实验服务同比增长2%至6410万美元。从营业额来看,药明康德是名副其实的国内“一哥”。

“如今,两家公司现有的和潜在的客户将首次可通过一家公司就能实现在化学和生物学两个领域里早期药物开发的需求。” James C. Fosterz表示。

李革在接受外媒采访时也直言不讳地表示:“CRL将籍药明康德在化学服务方面的专长扩展在中国的业务,与此同时,药明康德将着力加速提升该公司的GLP毒理学能力。”

据SIG提供的分析,药明康德的化学合成业务在中国约占实验室业务总量的75%,而在全球占52%;其他早期发现业务如生物学、DMPK和小分子生产仅占总业务量的7.4%。

非临床CRO兼并风潮起

“越来越多的跨国公司开始在中国行动,而不像过去只看不买。合并后的CRL/药明康德和PPD是目前全球两家最大的从药物发现到早期开发的CRO公司。”陈力说。

去年11月,PPD在中国收购了BioDuro LLC公司,并将此作为其扩大在中国产能的计划的一部分。BioDuro也是一家药品发展承包商,该公司服务于生物技术产业,在北京拥有一间11万平方英尺的实验室。

从中国外包服务公司与国际频频接轨的事件可以察觉的趋势是,随着药厂与生物技术开发中心于中国成立研发中心、进行各项药物开发,预期未来亚洲地区会对模式动物和临床前服务产生巨大的需求。

中国台湾亚太产业分析专业协进会(APIAA)生物技术开发中心的研究员秦庆瑶认为,中国内地非临床CRO于十年间奠立了举足轻重的地位,为了更上一层楼,非临床CRO在客户需求及市场趋势的带动下,纷纷藉联盟或并购的方式进行整合,CRL借这一桩完善服务内容的并购,起到了保住其全球CRO领先地位的作用。

“除了潜力市场给予的机会,中国内地CRO公司于国际接轨上也有不容小覤的实力。他们掌握国际形势,了解国际大药厂的游戏规则及需求,可以说中国的海归派在非临床CRO的经营上有两把刷子。” 秦庆瑶说。

“这项交易的战略意义在于,CRL能够充分利用药明康德高质量和低成本的人力资源以及国际品牌知名度,使 CRL的业务延伸拓展到新药早期发现的CRO业务,从而拉大其与国内CRO在资金、品牌及业务上的距离。”曼哈顿资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总裁王进如是认为。

“有利的一方面是,可使合作关系在管理上变得更加顺畅,两家公司在前临床研究领域的经验和效率可以得到更好的契合。但我们也担心,随着CRO行业兼并风潮的加剧,这个行业的集中度也变得越来越高。对于药厂来说,可以选择的供应商随之也在减少,收购后订单的价格仍然是我们关注的。”诺华(中国)生物医学研究有限公司药代动力学总监尹鹤群说。

 

(本文特别感谢姚立新,范大超,饶韧,Jialing Dai,赵戬,施晨阳提供的帮助。)

Comments:

  1. 国内经历了阵痛的CRO们有福了,但首先是象药明康德那样做一个、至少一个漂亮的试验出来!
    可惜不少企业还是那么短视,一是得过且过;另一个全面发展,“铺张浪费”

    • 要避免铺张浪费,国内企业和投资者需看到CRO的走势,同时有战略眼光做决策

  2. 冬蕾, excellent up-to-date article !

留下评论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