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毛毛更可爱的是毛毛的月月

Recent Comments

  • 淼淼: 一向觉得这种背影特别有爱……
  • 淼淼: 十年前的回忆!毛毛太棒啦,粉丝又多了一枚!拥有这么有才情的辣妈,月月童鞋是有多幸福……
  • DJ: Don’t comment on China’s regulatory environment –if you have to, positive and complementary remarks are always expected; i don't think so...
  • DJ: 就假装他们都很伟大....
  • DJ: 赞一个
  • Bin Li: 伦理委员会类似于全国人大,按道理是最高的权力机关。 药监局类似于中央政治局。 所以,实际上还是药监局说了算数。 在有地方伦理存在的情况下,当然要以地方伦理为主。如果在有地方伦理的情况下,选择中心伦理,这是需要提供充足的理由并经过地方伦理书面批准的。 很简单的一个例子,伦理需要审核研究者的资质。一个Site可能有10多个研究者,只有医院自身的伦理委员会才真正了解这些研究者的情况,中心伦理怎么可能对所有医院的医生都那么了解? 临床研究行业是以诚信为基础的,类似于西方社会的无罪认定,也就是在没有确实的犯罪证据以前,是认为嫌犯是无罪的。临床研究也是这样的一种精神,在没有确切证据以前,相信所有参与临床研究的人员,都是公正的,遵守法规的。 中国临床研究的基础是相反的,首先认为参与临床研究的人员是会作弊的,采取的方法也是严进松出。 结果呢???
  • Tommy: 这个交易不是已经终止了吗?

Random Posts

Tag Cloud

“希望日后有机会交流”

2010/04/29 – 6:18 下午

我想刚刚药明康德的电话,如果是大众媒体或者一个“执著”的记者,一定会追问许许多多关于事件的最新进展,毕竟是送上门来的新闻线索。

然而我等对方阐述完观点以及告知他有出入的地方将如何在网络版上完善后,只说声谢谢加一句“希望日后有机会交流”则挂上电话。同事说要趁热打铁,赶紧再做人物专访,深度报道。我说别着急,先倾听别人,尊重别人。就像CharlesRiver的金克文说不便采访日后交流(加一句别给我惹麻烦)一样,我从来不愿意push别人。

此前不曾接触过药明康德任何层面的人,在发稿前最后一刻,从victor那儿要来李革的电话,但文章已经付印,也就不再打对方的手机,只是邮件告知其写了这么一篇稿件以取得联系。我想,李革想表达的是对报道的感激,我这边回应不用客气足以。

一旦奢求更多,就会改变事物本来的面貌,忘记了最初的目的。

Comments:

  1. 努力保持,有人情味才是长久之计

发表评论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