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毛毛更可爱的是毛毛的月月

Recent Comments

  • 盘莉: 屌丝中的一位飘过,在上海打拼,必须要有梦想的支撑
  • donglei: 上次见到两个新审评员,一个来自保诺科技,一个来自恒瑞。来自研发单位的也许会多起来。谢谢回复。
  • kevinhh: 深有感触,CDE审评员的药品评审经验是非常丰富的,但是平心而论CDE审评员当中具备企业研发经历的并不多,就跟GMP检查员很少从生产企业出来是一样的。我国应该建立一支审评员和检查员专职队伍,并且应放开渠道从生产企业招人,这才是技术监管的方向。 当然,现在的体制下,编制办给不了那么多的位置...
  • donglei: Brian,今天才看到你的评论呢,谢谢你的关注。
  • 盘莉: 哈哈,圣诞老人给清月准备了什么礼物啊?
  • 红魔: 那天在天桥上碰到清月,长大了喔,妈咪接放学还买好嘢食,哈哈,祝大家都happy啦!!!
  • brian: 毛毛,非常喜欢你从会上发的报道。特别是那篇讲述几名行业人士以及他们的感触,影响特深,过目不忘。将继续关注你的未来大作。

Random Posts

Tag Cloud

乌龟和宇宙

2010/07/09 – 5:34 下午

小盘去上海前遗留了两只小乌龟给我照顾,日前挂了一只,引发了一场小范围关于生命在于静养还是运动的探讨。事情是这样发生的:
自在东莞环湖骑车40公里后,我俨然已把自己当作热爱运动的人士,伴随世界杯的开播,在家里掀起了全民运动的热潮。

我让清月转呼啦圈,她那已细得像藤条的身躯被呼拉圈扭得团团转,让小成成踢足球,从后卫到前锋地满场跑。

这还不够,还把小乌龟赶到院子里全场爬。结果运动后几天忘记收回盆里喂食,其中一只挂掉。小成成的观点是乌龟无需运动,放一个盆子里就可以颐养天年。我的观点是那样吃饱了就睡的生活多么的无聊,我要给小乌龟增添一点生活乐趣。

“你怎么知道人家无聊呢?其思想的复杂性不低于你。”进而解释说,小乌龟像一个老道士一样早已参透宇宙和人生,是唯一自然界现实存在并具有先知先觉的爬行动物。

“一只乌龟就是一个小宇宙,是缩小了的天地。”

既然如是,不论静养还是运动,总而言之要善待生命,罪过罪过。

发表评论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