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毛毛更可爱的是毛毛的月月

Recent Comments

  • donglei: 这是我的树洞。谢谢坚持关注。
  • Qiang Ryan Chen: 还在坚持更新,真香
  • 盘莉: 屌丝中的一位飘过,在上海打拼,必须要有梦想的支撑
  • donglei: 上次见到两个新审评员,一个来自保诺科技,一个来自恒瑞。来自研发单位的也许会多起来。谢谢回复。
  • kevinhh: 深有感触,CDE审评员的药品评审经验是非常丰富的,但是平心而论CDE审评员当中具备企业研发经历的并不多,就跟GMP检查员很少从生产企业出来是一样的。我国应该建立一支审评员和检查员专职队伍,并且应放开渠道从生产企业招人,这才是技术监管的方向。 当然,现在的体制下,编制办给不了那么多的位置...
  • donglei: Brian,今天才看到你的评论呢,谢谢你的关注。
  • 盘莉: 哈哈,圣诞老人给清月准备了什么礼物啊?

Random Posts

Tag Cloud

2020,重头开始,一生悬命

2019/12/12 – 9:15 下午

今天樱子在群里说起她去上海采访BI研发中心的张维,回来很兴奋,说张博士是一个很厉害的人,他讲的东西深入浅出,能把一个复杂的东西讲的很浅显,真心让她印象深刻。

后来得知他读完PHD毕业以后就到BI工作了14年,她掐指一算,张维博士还好年轻。

我接着在群里说,同学们都要多多学习知识涨本领,趁年轻的时候。

我今年43岁,这个年纪已经没有很多生物医药采访的人比我还要小了。快到年底了,我想写写自己的故事和今年最大的感受。

15岁的时候,我在广州很知名的执信中心读完了中学,因为中考差了1.5分,高中没有考回自己的母校,而是去了下一级的中学,第七中学。我还记得执信中心那美丽的生物园,美术室,课后的英语角,还有暗恋而不敢言的高中打篮球的师兄

来到七中,不自信一直伴随着我,自己的理科非常差,但是那个年代对文科还是没有像理科那样受欢迎,于是硬着头皮选择了理科,记得读到高三的时候,数理化离及格都很远了。唯一还有一点兴趣的就是英语,从初中到高中和大学四年,一直都是当英语课代表。

读书也很笨的,也没读过什么经典文学,我到现在还没读过一本金庸的书。历史,文学,地理通通不行,连离今天很近的生物也没有什么记忆了。

就这样蹉跎了三年。高考时,因为有一个亲戚在七中学校里当老师,我获得了大学的保送机会(直到现在都很感谢他)。那是华南师范大学,也算是华南地区的重点,现在回想起来,即便不报送,以当时一窍不通的理科成绩在加上从初二开始考前就失眠的精神状态,也考不上更好的大学。

就这样,我被保送到了华南师范大学。那时候心爱的是英语,可是我却没有选择这个系(总是很多时候,对明明喜欢的东西却推开)而是选择了经济系。直到现在我都不敢跟人说我其实是一个没有参加过高考的人。

什么是经济,什么是国民经济,什么是工商管理,那时候都不太感兴趣,做学问也不精,上课也听不懂,好像对什么都不在乎。对,不在乎,漫不经心,好像一直都是我年轻时候的写照。四年就这样过去了,本科毕业了。

四年是什么概念,如果每天从早上6点起床读书,直到深夜,四年的学习,那该获得多么丰富的学识。就在昨天,我在一家外企那里,把研发客的同事的简历打开,负责广州中心的人看了一下,说你不是生物医药背景的。

好在毕业来到了生物医药领域的媒体,医药经济报,我在这里一呆就是14年,在中间的2006年跟着一帮最顶尖的海龟博士们学习了中国新药研发监管的知识,也正是他们一直吸引着我关注这个领域,我一直深深地感激他们和当年痴迷于这个领域的自己,是那时候的勇气和幸运,让自己站到了行业的最高点。

14年的时间是什么概念,从20多岁变成40岁,我直到30岁在《中国处方药》杂志才第一次跟着同事坐飞机到上海采访罗氏的周平山,而我们今天研发客的1995年出生的同事,已经参加DIA年会,跟陈列平对话写报道了。

我很想对月月说,妈妈一直都没有努力,所以现在感到非常吃力。我听一个讲细胞治疗的录音,要整整花上两天才能听写下最原始的话语,我昨天找了5个视频看什么是糖尿病,什么是胰岛素,因为要写陈力做的那个药,为什么III期临床研究数据只比安慰剂组好了0.5%。

即便创办了研发客,这些年我也不够专注,既没有深入了解那些初创公司,也没有继续跟踪法规生态,甚至懒于出差,这些年浪费了很多时间。那种感觉有点像那些留恋旧日的香港人,明明回不去了,还在踌躇过去,却不肯认清现实,接受现实,改变自己,迎接挑战。

正是在这五年,是中国生物医药行业发生巨变的时代,过去我在14年医药经济报里发生的行业大事可能都没有这几年加起来的多。最根本的是,整个行业形态发生了转变。现在,创新的方面已经明确,有资金,有政策,再也不用关系,也再也不用拘束,剩下的就是真才实学见功夫的研发和谋略,但过程却非常崎岖坎坷。这个行业里,不乏许多跨界来的人,他们共同的特质是勤奋和努力,他们看这个行业不比科学家们更偏更远。

我在谭勇的E药经理人启思会上,感到了本土企业转型的迫切愿望,启思会上做的所有的话题都是研发和创新,他们成立了以科学家和投资人为主体的联盟,直接一些,我们现在在同意赛道上。还有同写意,经济报等,都在转型,也是我心中的标杆,他们是我们学习的对象。创新研发和临床已经深入到各种媒体平台。

上个月在日本,一个刚刚加入这个行业一年的业内同行对日本药监法规的理解之透彻,做事之认真,与人打交道之娴熟让我自叹不如。我记得采访的时候,对方问我说你在中国药监局下面的报社工作了10年么?可是我对整个中国药监的历程却谈不上很多的。

在杭州,一位老师对我说,冬蕾,你这些年变得平庸了,你是拥有最多资源站在制高点的中国行业记者,你跟着我们知道这背后的故事,我希望你能发声,你是一个献给这个行业的人。

我特别感谢他说的大实话。冬蕾做的很不够,好在还能警醒,只是青春不再,还有用心交流和交往的团队伙伴们,是他们让研发客和小奇的每一天都很精彩。

2020重头开始,一生悬命,还来得及么?我希望现在崛起的中国制药也能深度觉醒,日夜兼程,只争朝夕,把失去的时间争回来,学习新技术,新思维,扎实做药。

月月也能早点找到自己的方向,努力学习,不负好时光。

国庆节的七天饭

2019/10/07 – 2:45 下午

今天很想写一下小成。国庆节7天在家,三个人,一只狗,另一只狗在朋友家,基本足不出户,我和月月不是搞手机就是搞电脑(恩,是在写稿,搞微信,查资料),不是搞电脑就是搞手机。

小成帮我们做了7×2=14餐饭,还不时弹尤克里里给我们听听。

宅了7天。谢谢小成的照顾和陪伴。

 

月月一下长大了

2018/03/26 – 4:14 下午

月月帮我买了一个披肩斗篷,就是小蛮那件橙色的,她自己先买了一件,1米5,晚上一洗完澡就披着,还要把帽子盖上自己的脸。我跟她看过这个动画片,是日本的动漫,里面的小蛮一下子正经八百,一下子天真到邪恶,动画片里的形象也是一会缩小成一个儿童,一会窜高长成一个成年人。

这跟大人是一样的呀,无论长的多大,心里面都是一个孩子。

我非常羡慕她的披肩斗篷,央求让她帮我买一件,她二话没说,问我要了50块钱,自己坐车去动漫新城,买回来往我面前一丢,“给你”

我也披着这件橙色的披肩,跟着她总能给我带来许多欢乐。

月月的绘本世界

2014/07/25 – 4:03 下午

暑假前的一次家长会,月月的班主任希望我能推荐一些图书给班上的家长,并做一个小型的讲演,说说推荐的理由。

我挺喜欢班主任给我的任务,制作了一个幻灯片,还真的在家长面前讲了一些自己的心得。

历来都主张孩子的书本要降低阅读难度,我推荐的也是一系列绘本。以下就是这个可爱的ppt.

picturebook

清月的画

2014/04/21 – 5:28 下午

我现在,把清月一年来在新的美术学堂画的画都一张一张整理下来,包括上课的笔记,放在这里。

这需要一定的时间,每天有时间就上传一张。

DSC03213

飞舞的蝴蝶
蝴蝶翅膀阔大,颜色美丽,简称蝶。运用线条表现蝴蝶身上的花纹,背景可以用木铅笔,油画棒,蜡笔绘画叶子。

DSC03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