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冬蕾的空间
比毛毛更可爱的是毛毛的月月

那一晚,耀眼的光芒

Written on 2014/05/20 – 4:59 下午 by donglei

标题原来是“张江之夜”。我因为太喜欢那描写实验室迸发出耀眼的光芒(比喻中国研制的新药必将有一天在国际绽放光彩)的句子,将标题改成,“那一晚,耀眼的光芒”。

看来每个人的语感和节奏是不同的。

重回长文章阅读

Written on 2014/04/21 – 3:43 下午 by donglei

这个动作让我回想起上世纪80年代到人家家做客,主人家会给你倒茶,削苹果,再拿出自己家人的相册,给你分享。

报社前段时间也在讨论微信时代传统报纸的挑战,在碎片化的阅读时代里,重回大策划,长文章阅读和手插画,也蛮有意思。

医院门槛不再难跨

Written on 2013/12/04 – 11:41 上午 by donglei

当时的采访只开了一个头,就想着随手记录一些最直接的想法,以免以后忘了。
写下来的东西也很口语化不过觉得这样也挺好的。

新加坡临床试验:规范,上道

Written on 2013/11/04 – 3:53 下午 by donglei

“哪里会是个天堂/新加坡/哪里会有愉快面庞/让你看见世上美好新境界/我要说声/新加坡。”

90年代新加坡旅游局在香港电台的广告曲子,我到现在还记得;

哼哼唱唱,好像真的是这样。

——冬蕾的微信

新药审批的唯一注脚

Written on 2013/04/11 – 5:40 下午 by donglei

从CDE角度来看,你不是保险公司,不是发改委,是技术审评机构,有没有临床需求是第一条要牢牢把握的。在FDA的新药审评中,从来不问这个药的价格,而是它能不能给你所想要给的病人临床获益。这一点是要牢牢掌握的。

跨国药企的今天就是民族企业的明天

Written on 2012/11/26 – 5:16 下午 by donglei

如果有机会,会做一档音乐类节目。对这个节目,你大概怎么设想?

白岩松说:回到最本质的东西。

比如,我要介绍的是崔健,那我的重点不是介绍他的歌,而是不同的人曾经在不同的状态下听到他的歌后,拥有不同的感动和触动,在他的成长中留下的痕迹,我觉得这才是音乐的本质。

记得当时看完这段话,我就跟自己说,我也要写一篇这样的文章,面对同一件事,同一个主体,不同的感动和触动,不同的人,不同的身份和地位。
_DSC0074

不想到这一想法这么快就实现了。这次到上海,面对的是一个庞大浩淼的调查问卷,我记录的不是问卷本身,而是找来不同的人,记录他们的触动。

转化医学“转变”研发现实

Written on 2012/08/02 – 4:43 下午 by donglei

近日与同事静芝合作了一篇转化医学的文章。这是最近写的一篇技术含量很高的稿子,小黄的医学背景对于文章拿捏Frank专业学术观点十分有帮助。

整个电话会议采访过程就好像Frank给我们上了一堂课。

而此后邮件反复讨论文章的修改,从内文到标题,Frank和小黄的敬业精神让人钦佩。

期间不乏许多有趣的细节,被我们加以夸张放大,增添了整个写稿过程的乐趣。

早期本土化新药中国首批

Written on 2012/07/03 – 4:05 下午 by donglei

早前药审中心小康老师的一篇早期临床和国际多中心策略,谈到了中国审评机构对创新药早期审评的思考。

而这篇来自CRO服务机构文章则有针对性地提出了相应的策略分析,部分代表了产业界的声音。

两篇文章上下联动起来,相得益彰,不可谓项目带动了市场,市场联动了产业,产业推动了政策——还是更快一点,由政策引导产业理性发展?

创新药和仿制药审评的基本考虑及策略调整

Written on 2012/06/06 – 8:51 上午 by donglei

在药审中心高层领导的指挥下,多位在DIA年会上主讲的审评员老师——陈震、康彩练、王庆利博士在会后不到48小时内,把自己的演讲报告整理成文,效率之高令人佩服。

整理录音,通常这应该是记者的活儿,然而考虑到政策法规和技术性,这些的专业稿件只能出自专家之手,文章出来后,你会发现,跟他们的报告发言一样严谨扎实。

国际多中心临床试验及早期研究的中国姿态

Written on 2012/06/06 – 8:44 上午 by donglei

全球疾病谱日益趋同的今天,某些重大疾病的新药研发靠一个国家的力量不可能完成。

对于MRCT,机会比时间更重要,全球合作比注册的时间快慢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