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毛毛更可爱的是毛毛的月月

Recent Comments

  • Tina: 看冬蕾老师的文章已成习惯,感谢点点滴滴的温暖。
  • 择偶网: 新冠快点结束吧!
  • 淼淼: 一向觉得这种背影特别有爱……
  • 淼淼: 十年前的回忆!毛毛太棒啦,粉丝又多了一枚!拥有这么有才情的辣妈,月月童鞋是有多幸福……
  • DJ: Don’t comment on China’s regulatory environment –if you have to, positive and complementary remarks are always expected; i don't think so...
  • DJ: 就假装他们都很伟大....
  • DJ: 赞一个

Random Posts

Tag Cloud

为何记忆,为何忘却?

2021/11/17 – 5:07 下午

今天和樱子去华南新药创制中心专访了一个做抗阿尔兹海默症I类创新药AD16的科学家,他花了10几年时间,终于做到I期了,并不是药物的作用机制不行,技术问题,而是科学成果转化遇到机制的问题,耽误了,很感慨,科学家想做一些事还是受到很多束缚。好在阿尔茨海默病药物现在收到重视,他正等着投资和转让或大公司接盘,是华南新药创制中心早期给他提供了很多了资助,完成了很漂亮的动物研究和I期,否则真的夭折了。这个科学家看上去非常质朴,似乎也从来没有被采访过,甚至连路演都没做过。

 

坪山,中国生物医药3.0?

2021/11/02 – 12:40 上午

我要快速记录一下,不然会忘掉了。作为将来深度采访和写作的素材。

今天,在赵君总的介绍下,我来到深圳坪山园区,见到几位落户该园区做创新药的科学家和企业家。

说起对于坪山园区的关注,还要源自元明资本的田源博士,他早在2018年就与现任深圳市副市长,当时的坪山区委书记陶永欣老师规划设计了坪山生物医药产业园区。深圳是田博士长期关注的区域,他认为,越来越多从苏州和上海溢出的初创公司开始着眼于粤港澳大湾区的创新机会和新项目,而坪山园区的发展潜力不可忽视。

“张江是1.0,苏州是2.0,坪山要力争做3.0”田博士说。也是在那一年的创投大会上,我遇到了坪山科技创新局局长黄鸣,他非常年轻,武汉人,敢想敢做。他当时在会上用30分钟讲述了坪山的规划设想,让我印象很深刻。学管理的他,却十分谦虚地说,我不会做药,耍嘴皮子还行。但是细细听他讲话,说话的内容和逻辑思维都非常清晰。
事实上,坪山园区如今入住的生物药和医疗器械企业超过800多家。还有一些小背景:园区将开展药品、医疗器械审评审批制度改革试点,支持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审评检查大湾区分中心及医疗器械技术审评检查大湾区分中心、广东省药品监督管理局审评认证中心等在园区内设立审评认证分支机构。
长效药物制剂研发平台、仿制药一致性评价平台、中药检验与研究技术平台等产业公共技术服务平台将在深圳国家高新区坪山园区建设使用。坪山综合保税区将大力发展“生物医药保税研发”等“保税+”新业态。
同时,全新机制的深圳医学科学院即将挂牌,一期临床医院、对标ICH标准的生物医药专业园区等正加快筹建,未来将吸引临床研究、新药研发的高端人才集聚,打造面向国际的生物医药创新研发与产业化高地。
期间,我也请教了黄局不少问题,比如我们这边的定位跟苏州有什么不同,政府政策,入住的企业有哪些特色,未来的发展规划有哪些,他都一一作答。最主要的是他们是由副市长直接领导支持,政策一以贯之,用他的话来讲就是“一张蓝图绘到底”。同时还有他和刘局那种好学,求真,务实,效率,真心为科学家服务的精神和行动力。
今天还有三家做创新药的企业一起在现场,如抗肿瘤药的艾欣达伟(Ascending Wits)的段博士,他们那里已经有多个项目处于IND阶段,其中一个完成了I期研究,同时准备启动2个血液瘤药物的II期研究,他之前也是在国外一直从事小分子药物研发工作。
图微安创的王博,他们研发具有知识产权的创新多肽药物,涵盖脂肪性肝炎及其相关纤维化、原发性胆汁性胆管炎及其相关纤维化、特发性肺纤维化和肾纤维化等。他们的品种专门在深圳分中心的质询指导下,49天获得IND。
还有深圳市泰尔康生物医药的郑博,他在美国多年,从事生物医药开发,并开发了多个靶向药物。郑博话少,非常儒雅,他们建立了多肽靶向技术平台,针对于恶性肿瘤、器官移植、自身免疫等疾病,专注于多肽偶联药物(Peptide-drug conjugate, PDC)。
具体的一些构想等我写成具体的报告吧。
这是之前写过一点坪山的报道。
http://www.pharmadj.com/cms/detail.htm?item.id=022eed9bbdb311ebb98afa163e42049a
会面结束后,我跟田源博士又汇报了我的感悟。他也非常高兴,建议我再跟深圳市陶副市长聊聊。田源博士之前创建了中国期货市场和制度,亚布力论坛,还做投资,他充满了智慧和战略眼光。
然而,在我回家的路上,我不断的怀疑,这里真像他们描绘的那么出彩么,这800家生物医药和器械企业怎么生存,他们真的是中国3.0么?他们真的能跟苏州Biobay能有可比性么?
有时候想想自己也蛮可笑的,一方面觉得选题高度的类似雷同,想找一些差异化的公司,企业家,独到的选题,但每当遇到新人,新事物(如坪山,如段博),我就会怀疑,退缩,觉得还是要报道那些大家熟悉的话题,靶点,面孔,才算有价值和靠谱,不是忽悠。这不是跟大多数的投资一样?一方面说扎堆,要找差异化,细分化的赛道,另一方面,面对一些早期的项目,陌生的科学家,还是要反复掂量,甚至是避而远之。
一个很好的方法,就是亲自去求证,去现场,去找证据,去佐证他们所说的一切,这就是一个记者做的调研。
另一个方法,就是跟着自己的直觉,全然的信任,相信。
我喜欢第二种方法,因为我很笨,而且很懒。我相信田源博士,相信黄局,相信段博等,还有满满正能量的赵君总,相信坪山就是中国生物医药园区的未来。哈哈。

生日快乐

2021/10/31 – 6:49 上午

今天是我的生日,也是这个小小的空间11周年诞生纪念,生日快乐!如果说有什么生日愿望,我希望自己能不断的学习呀。

Today is my birthday and is the 11th anniversary of the birth of this small web. Happy Birthday and  I hope I can keeping studying! I am till young, have lots of time to learn and to explore!

制药行业的青春

2021/10/01 – 10:08 上午

Years may wrinkle the skin,but to give up enthusiasm winkles the soul.

Worry,fear,self-distrust bows the heart and turns the spirit back to dust.

——Youth

“青春气贯长虹,勇锐盖过怯弱,进取压倒苟安。

如此锐气,二十后生而有之,六旬男子则更多见。

年岁有加,并非垂老,理想丢弃,方堕暮年。”

——《青春》

制药行业的青春

今天是祖国建国72周年,从山河破败到国富民强,从懵懂少年到青春韶华,向祖国致意!

早上想起上周在苏州出差参加第六届中国创新与投资大会的片段,记录下来,留作纪念。

中国药促会执行会长宋瑞霖博士的会议无疑是盛大而又成功的,它汇聚了国内最多创新药企业,法规制定者和投资人,俨然成为像DIA和研发客那样富有影响力的盛会!:)

从法规政策层面来说,今年国家药监局药审中心周思源主任带队,药审中心化药临床一部部长杨志敏教授和她的团队围绕最近药审中心出台的抗肿瘤药药物以临床价值为导向的研发指南进行解读。

这是周主任首次在公开场合亮相,表达了CDE与行业交流与对话的意愿。他从注册申报任务完成量开始,介绍了CDE经历了仿制药重复申报以后,却仍然没有摆脱“创新药”重复申报的现状;最典型的就是PD-1/L1抗体扎堆研发为代表的肿瘤药研发过剩的局面。反观其他慢性重大疾病,如高血压,糖尿病,自身免疫系统疾病,罕见病等研发厂家门可罗雀。CDE期待看到行业带来的突破,他们也力保高要求,严标准的审评新药,将最好的审评资源倾斜到患者急需的品种中(可见研发客的报道和各大公众号)。(个人思考,要有无分别心,行业和个人也要强大。)

谈到临床价值为导向,他和杨志敏部长无不风轻云淡,云卷云舒的表达了这只是2015年44号文以及国际主流监管机构最质朴、普世的理念,但如果能引起行业思考、巨变,也说明了在快速迭代中国新药研发时代,从监管到行业已进入了一个理性、差异化、精细化以患者为中心的新药研发阶段。

杨部长则顺着主任的思路,从宏观到具体,从现象到本质加以阐述,她特别介绍了中国制药行业的发展历史,从跟随,购买,改良再到如今的基础和原始创新。(见研发客的报道和各大公众号)。所有在行业出现的现象都是自然而然发生的,不是中国特有。我最欣赏她说的中国创新小荷才露尖尖角,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儿,等等这些很鲜活而又实在的比喻。杨部长真的非常擅长做报告。她还提及到了监管科学和审评自信的话题,自信而不盲目,这些都是建立在行业共建,以及CDE强大的对新药研发和科学理解上的吧!

想想主任、杨部长和那么多CDE的新老员工在这一领域奋斗了几十年,奉献了自己的青春,真是很感慨!

从行业来看,从最近的国际各大学术会议上本土创新药企业的临床研究成果频繁被展示,您就可以知道中国的创新有多么活跃。今年上半年,中国创新药获批数量达到25个,其中,本土企业的研发生产的数量首次超过了外企,特别被杨部长加以强调。不过我们仍然非常落后,还需勤勤恳恳做新药,不待扬鞭自奋蹄。

投资那块,是自己非常短非常短的短板,港交所,深交所,科创板的老师都纷纷介绍了各自的优势,欢迎继续上市,北京交易所新落地,是内卷还是机遇?让我们拭目以待。股民们开始通盘研究各类医药股,选择立竿见影的优质股,例如CXO,如果你要做罕见病药物,对不起,这个故事还没有在百姓那里讲得通。

随着最近国内一家企业IPO两次没有通过,大家对创新有了更深度的理解和思考,投资机构尚且十分专业了,做药人更需要拿出文献,拿出数据,拿出逻辑和最高级别的证据,才能经得住考验,这一过程十分艰辛,不过面对患者的需求,我们理因全力以赴。

每次我都不会错过宋会长在杨大俊博士酒会上出口成章的发言,他一次次站在了历史的高度,推动行业向好向上发展,执着成长。他的双核大脑为中国医药行业做出了多少有价值的贡献!

还有何如意博士,我开玩笑说,荣昌生物的股价和估值有一半是来自他的功劳。他的讲课,无论是瑞德昔韦还是Aducanumab,每一次他都以全新的思维,思绪,知识,分析加上风趣幽默的表达呈现给听众。但最后都展现出出美国FDA,作为全球最权威和最值得人尊敬的监管机构的科学、理性、艺术、人文的考量,最终是对患者的大爱。

其他众多老将不一一赘述,正所谓全行业都在以挡不住的勤奋做新药,谈梦想,因此,每一次大会上,研发客们都有着说不完的话,做不完的梦。

最后,我在苏州还见到很多老朋友,佳凌,义瑶、彤彤、延昭、声鹏、许大哥、黄药师等。虽然他们很平凡算不上最顶尖的大咖,但每每见到他们,都像见到自己的家人一样亲切。

他们也将自己最美好的时光奉献给了生物医药,我愿用在许大哥公司里看到的这首诗献给全行业的老师。每每想到自己还能在最好的时代做一些微不足道的事,都激动的热泪盈眶。

青春 /塞缪尔·厄尔曼

王佐良翻译

青春不是年华,而是心境;青春不是桃面、丹唇、柔膝,而是深沉的意志,恢宏的想象,炙热的恋情;青春是生命的深泉在涌流。

青春气贯长虹,勇锐盖过怯弱,进取压倒苟安。如此锐气,二十后生而有之,六旬男子则更多见。年岁有加,并非垂老,理想丢弃,方堕暮年。

岁月悠悠,衰微只及肌肤;热忱抛却,颓废必致灵魂。忧烦,惶恐,丧失自信,定使心灵扭曲,意气如灰。

无论年届花甲,拟或二八芳龄,心中皆有生命之欢乐,奇迹之诱惑,孩童般天真久盛不衰。人人心中皆有一台天线,只要你从天上人间接受美好、希望、欢乐、勇气和力量的信号,你就青春永驻,风华常存。

一旦天线下降,锐气便被冰雪覆盖,玩世不恭、自暴自弃油然而生,即使年方二十,实已垂垂老矣;然则只要树起天线,捕捉乐观信号,你就有望在八十高龄告别尘寰时仍觉年轻。

Youth

by Samuel Ullman

Youth is not a time of life; it is a state of mind; it is not a matter of rosy cheeks, red lips and supple knees; it is a matter of the will, a quality of the imagination, a vigor of the emotions; it is the freshness of the deep springs of life.

Youth means a temperamental predominance of courage over timidity, of the appetite for adventure over the love of ease. This often exists in a man of 60 more than a boy of 20.Nobody grows old merely by a number of years. We grow old by deserting our ideals.

Years may wrinkle the skin,but to give up enthusiasm winkles the soul.Worry,fear,self-distrust bows the heart and turns the spirit back to dust.

Whether 60 or 16,there is in every human being’s heart the lure of wonder,the unfailing childlike appetite for what’s next and the joy of the game of living.In the center of your heart and my heart there is a wireless station:so long as it receives messages of beauty,hope,cheer,courage and power from men and from the Infinite,so long are you young.

When the aerials are down,and your spirit is covered with snows of cynicism and the ice of pessimism,then you are grown old,even at 20;but as long as your aerials are up,to catch waves of optimism,there is hope you may die young of 80.

完成新一期达人

2021/09/08 – 7:52 上午

在英淑,琳琳,植村老师和高野主编的合作、指导和帮助下,我们昨天完成了新一期的医药研发达人的出版。我每一次都会对我们团队的默契合作、专业细致、严谨治学、无私奉献的精神所感动!!!

科普事业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

2021/06/15 – 7:27 上午

琳琳是我们医药研发达人的资深翻译和发行部的负责人,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女孩子。现在在东京,从一开始,她就十分关注我们的医药研发人,常常给我出主意。

小胡大夫则是琳琳的先生,受琳琳推荐,他为我们的临床研究促进公益基金写肿瘤免疫相关科普专栏,至今已经有一年了。他是日本国家儿童健康与发育医学中心(日本国立成育医疗研究中心)移植免疫研究室研究员。2016年毕业于日本千叶大学医学院先端应用外科(食道胃肠外科)获得医学博士学位。

同年他就职于日本六大国家研究中心之一的日本国家儿童健康与发育医学中心(日本国立成育医疗研究中心)移植免疫研究室,从事器官移植免疫学与肿瘤免疫学研究工作。这么大的一个年轻有为,博学多才的博士,却默默的帮我们写了一年多的小专栏,真心难得。我们的稿费非常微薄,我却常常对他说,我们为老百姓科普临床试验的事业是伟大的,热情是滔滔不绝的,就这么把他忽悠了。

小胡医生谦虚达礼,性格温驯,人特别好,每次他都会开玩笑的说,科普事业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他要用我们的稿费在东京买一套海景房,现在是在为他的海景房添砖加瓦。

他和琳琳常常加班,奋力拼搏,希望他们俩能在异国他乡能顺顺利利,实现人生理想,幸福美满。我要衷心的感谢他们!

以下是小胡大夫开设专栏一年以来的感想,读后备受感动:

随着新一期科普文的到来,笔者在这一平台与毛编辑合作共同编写科普短文,已整整一年。在过去的365天里,多少个夜晚,我们共同确定选题,一起修改,携手合作。一篇篇虽未必隽永却努力以最生动形象呈现给读者的文章,承载着笔者满满的希望:愿这一篇篇短文,能为患者科普一点点临床试验和生命科学知识,进而了解临床试验,选择参与;愿为科研同道带来并不完善但略有新颖的资讯,也愿为医学生们开拓一片书籍之外的广博天空;愿我们的新药研发能为肿瘤患者带来希望的曙光;愿狡诈的病魔再也遮不住希望的阳光,让医学的昌明尽皆展现于人们眼前,愿那心中阴霾都烟消云散。愿做世上的光,地下的盐。感恩您的陪伴!

ASCO专题

2021/06/06 – 11:50 下午

这些天同事们都在忙ASCO专题,中国去了很多很多生物技术公司,发表了很多报告。明天就要刊登采访君实生物的特瑞普利单抗治疗鼻咽癌药物的采访稿。今晚要等现场PI徐教授的照片,开着电脑,仿佛照在自己的身上,到半夜1点半,中国企业好不容易,研究者也是。

月月马上要考试了,希望她顺利。

知音

2021/06/02 – 3:09 下午

知音 (上集)

根据古典故事伯牙绝弦新编

毛道鹏

春秋时期,楚国有一位母亲发现她的儿子极有音乐天赋,就把他送到当地享有盛名的一位音乐老师家学琴。学习不到一年,老师不愿教了,原因是那该子不仅学懂了所讲的乐理知识,也学会了老师全部弹琴技巧,甚至还超过了老师。

这孩子名叫俞伯牙。俞伯牙回到家天天鼓琴谱曲,听者甚多。可是时过不久来听琴的人越来越少,门庭可雀,因为他弹的曲子太深奥,没人能听懂他弹的啥。

明明他的琴声如天籁,他对他创作的每一首曲子都非常沉醉,但没人能听懂。他很苦恼,莫非这天底下没有知音乎?他不相信。

于是他背起他的古琴,终日爬山涉水,穿街走巷,尽力展示他的琴艺,然而,人们除施舍谷米外,没人驻足细听。他仍不气馁。

一天,他乘坐小舟沿着长江岸划行。是日,烟雨濛濛,岸边芳草萋萋,白鹭成群,风光旖旎无比。清风入艙,他心有触动,灵感涌上指间,一首应景抒情曲即兴而就。琴声悠扬,溶入滚滚波涛,琴声委婉,飘进丛林芦荡。

此刻,他忘却了孤寂和痛苦,越弹越激昂。太阳从云缝里出来,照着他那沧桑的脸上。忽然,他听见林子里传出一声喝彩:“好听,好听!”他从未有听到过这样的赞扬声,莫非他的耳朵产生了幻觉?他抬起头,望见树林不远处站着一樵夫正在聚精会神听他弹琴。但见那樵夫头戴竹笠,身披蓑衣,肩扛冲担,手持板斧,是足的打柴人模样。兴奋一过,他的疑虑就来了,他不相信一个砍柴人能听懂他那天籁之音。俞伯牙想测试一下。

俞伯牙弹起一首表现崇山峻岭的曲子,没等弹完,樵夫低声说:“真好,如同高耸入云的泰山,巍峨而雄伟!”俞伯牙按捺住内心的激动,又弹奏一首表现流水的柔情和澎湃的曲子。樵夫忍不住拍手称道:“好听极了!前半部像涓涓细流在山间流淌,后半部广阔浩瀚,像奔腾不息的长江!”(注,这就是流传至今的高山流水古筝曲)。

俞伯牙兴奋极了,一个箭步跳下舷艙,冲进丛林,紧紧拥抱住樵夫激动地说:“知音呀知音,你就是我苦苦寻觅多年的知音!”然而樵夫表情很平静,只是对着伯牙深情地微笑。

这个樵夫名叫钟子期。他俩席地而坐,弹琴论道,倾吐心曲,成了知音朋友。并约定每年的中秋夜  在此地相会。

一年过去,俞伯牙如期赴约。但林子里不见钟子期的踪影。一种不祥之兆向他袭来。他向乡民打听,得知一年前也就是他俩相见后的一天病逝。伯牙找到了子期的坟墓,墓碑上端端正正刻着“钟子期之墓”几个字。他悲痛欲绝,深知这世界上从此再没有了知音。他哭着在坟前弹奏一首恨别曲给他的知音听。琴声悲天呛地,哭声撕心裂肺。一曲终了,他抹干泪水,扯断琴弦,将他心爱的七弦古瑶琴在墓碑上摔成两截,并发誓永不复琴。是的,知音已去,此琴何用!

俞伯牙回家种田伺豚,娶妻生子,孝敬父母,日子过的自得其乐,对他曾经发生的事如同隔世,后百岁而终。

从此,中国汉语词典里就多了个“知音”这个词。知音与知心知己同义,但更典雅更神韵。

我旅游去过武汉汉阳月湖边上的古琴台风景区。那坐落在湖边的俞伯牙钟子期的两尊塑像形象古朴,栩栩如生。牌坊上“古琴臺”三个大字雄挥苍劲。虽经历千百年风吹雨打和无数次战乱洗礼,这座古建连同那历朝历代帝王将相文人骚客在那个艺术长廊里留下的大量墨宝至今完好无损。这个事实说明上至统治者下至贫民对这个故事是认同和褒扬的。且看后人的一幅对联:

钟子听琴荒径入林山寂寂;

谪仙捉月洪涛接岸水悠悠。

(未完)

儿童节CDE推出儿童用药网站

2021/06/01 – 11:44 上午

今天是儿童节,早上还给了月月一些零花钱,希望她能好好读书。做一个有用的人。

为进一步鼓励研发儿童用药,药审中心网站在今天也在热点栏目开通“儿童用药专栏”,将儿童用药相关政策法规、指导原则、培训资料等予以集中公开。 儿童用药专栏地址:https://etyy.cde.org.cn。

网站也换上了可爱的粉色,看到许多CDE的评审员都在微信朋友圈转发了这一条消息。我们真是一点一点在进步啊。

欢迎各界积极关注“儿童用药专栏”并提出意见和建议。

早上我也跟几位儿科的老师问候了一下,想起以前浙江省儿童医院药物临床试验机构主任倪老师告诉我的,我国儿童用药现状并不乐观,专用药品短缺,近90%的药品无儿童专用剂型,大多数儿童用药时采用成人制剂,用药安全存在隐患。根据国家药品不良反应(ADR)监测报告显示,我国儿童ADR发生率为12.9%,新生儿高达24.4%,而成人只有6.9%。儿童用药安全问题受到关注,开发儿童专用药品、开展儿童药物临床试验对儿童健康具有重要意义。

大多数儿童用药时只能简单地以成人用药的减量来解决,存在大量的不科学和不规范的现象,使得用药安全隐患巨大。根据2014国家药品不良反应(ADR)监测年度报告显示,我国儿童ADR的发生率为12.9%,新生儿高达24.4%,而成人只有6.9%。

由于缺乏儿童专用药品,许多药品都需要用剪刀或手掰把成人用的药片分成1/2、1/4,甚至1/8,“不仅不卫生,而且很难做到剂量准确”。如果是胶囊制剂更麻烦,“家长只能买一些空胶囊,把粉剂分装进去,误差更大。”

北京儿童医院调查发现,2012年4月~2013年3月期间,门诊总药品超说明书用药发生率达65%。

超量用药,代谢困难危害极大。近年来,儿童用药安全事件不断发生,多次造成儿童发生严重不良反应。2012年,原卫生部药品不良反应监测中心数据显示,中国每天有数百人死于用药不良反应,其中儿童占32%。

研究显示,我国儿童用药正面临严峻挑战。15家三级医院使用的儿科用药中,说明书标注用法用量的仅占47.3%;某大型儿童专科医院超说明书用药的医嘱占比达到53%。用药不当的背后,隐藏着儿科用药临床试验研究薄弱这一棘手难题。

现在很多药品的说明书只有成人的用药剂量,缺少儿童用药指导,儿童人群普遍存在“无药可用”、“用药不当”的严重现象。成人药品即使按年龄或体重折算后减量使用也可能会对儿童的身体造成无法预料的伤害。数据已经表明,儿童药物不良反应发生率比成人高很多!要如何改善这样的局面呢?儿童药物临床研究就是个有效的途径!

可爱的倪主任常常说,儿童不是缩小版的成人,对成人有效的药物也许并不适用于儿童。不同年龄段儿童的身体都在不断变化。甚至年龄和身体状况不同的儿童之间用药效果也存在差别。

临床研究仅仅做成人是远远不够的。如果不进行儿童人群研究,那就相当于儿童每次用药都在做没有观察和保护的试验,风险会很大。看来,我们还是要大力鼓励和支持以及科普儿童用药的临床研究,让更多的患儿和家长参与!!

中国的创新怎样了

2021/02/21 – 11:51 下午

上午学习了谭那边E药经理人举办的在线活动。整场会议精彩纷呈,主题集中。听了波士顿咨询公司老师的介绍,数据翔实,观点很鲜明。她谈到了现在是政策最好的鼓励创新的时代,国家加快一系列药物研发和注册报批和临床研究的法规监管,这是之前前所未有的。因此,中国新药研发整体提速,例如,根据波士顿公司的数据,2011年,IND需要33个月,而到了2019年仅仅需要11个月;NDA在2011年需要35个月,而在2019年只需要11个月,新药在中国已经做到全球同步上市,有些药物还比美国和欧洲审批的更快,审批的障碍完全扫除。

但她认为,加快的背后是临床价值的体现、医学问题的有力回答和解决才是新药研发的初心,而不是为了快而快。效率、临床价值是最关键的。谈到靶点扎堆,在批判之前首先还是要感谢一下。之前连仿制药都做不好的我们,现在连创新都“扎堆”了,这充分说明了经过十数年的积累,中国新药创新实力大增,更重要的是中国人激情不减,全行业勤奋拼搏,不扎堆都不行了。想想又好笑又感动。

第二点是人才,老师讲,一个团队的创始人一定有一个灵魂人物,这在以前缺少海龟、缺少创新的时代,一个一个鲁先平、李革、陈力、杜莹、俞德超、王印祥等等(排序不分前后,只是这样想起来)的英雄式的人物毅然回国,创建了一个一个至今光芒万丈的中国生物制药公司,开创了先河,这些人物和人才非常重要,但是,未来一定不是看单个人才,而是整个团队、梯队的人才构建,组织架构,有没有从实验室到转化医学到临床研究到上市注册再到药物安全和药物警戒的人才,以及稳健的人才队伍和优良的企业文化,是远远比投资一个人、一个个体在未来更需要投资人注意的。此外,整个中国生物制药公司都处于一种人才短缺的状态,每次我出去见到做药人,问的都是您能帮我们找到人么?不仅中高端人才,更是一线人才也奇缺。

第三是资金,毫无疑问,这一轮的中国生物技术公司的创立成长举世著名,共有1700家生物技术公司,300多家获得融资,已经实现了很早之前田源博士说的投资人其实也是做药人的观点。而且,我们还不够,因为,对比美国去年200亿美元投到生物医药公司,中国仅仅为30亿美元的投资规模远远不够,以及上市数量不够,公司销售规模不够,商业回报反哺研发不够,这些都是制约企业做大做强的原因。加之中国目前的资本还仍然偏向后期,而在美国,50%的资金都投到了早期,带着脚镣跳舞、崇尚创新和变革的冒险精神在中国仍需要培育。当然,由于靶点的扎堆,也导致了投资的扎堆。如何差异化、差异化、差异化,我觉得就是投你自己喜欢投的吧,而且投了就要坚持,不要忽左忽右,跟着创始人一起创业走下去。要么就是最新最好最快最早的,比如AI、比喻跟遗传学有关的,要么就是投有盈利能力的,如改良型、生物类似药,或者CDMO,CRO能赚钱的。

最后谈到医保,目前医保部门和制药界要认真对话和聆听对方,未来45-50%的医保基金将用于支持创新,加之商业保险的发展,创新药仍然在中国会得到应有的位置和尊重。虽然出海,海外市场也是另一块蛋糕,但是不要忘了中国市场呀,子不嫌母丑啊!!!

以上是边听边记,没有跟讲者大会确认过的。供自己留作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