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毛毛更可爱的是毛毛的月月

Recent Comments

  • 淼淼: 一向觉得这种背影特别有爱……
  • 淼淼: 十年前的回忆!毛毛太棒啦,粉丝又多了一枚!拥有这么有才情的辣妈,月月童鞋是有多幸福……
  • DJ: Don’t comment on China’s regulatory environment –if you have to, positive and complementary remarks are always expected; i don't think so...
  • DJ: 就假装他们都很伟大....
  • DJ: 赞一个
  • Bin Li: 伦理委员会类似于全国人大,按道理是最高的权力机关。 药监局类似于中央政治局。 所以,实际上还是药监局说了算数。 在有地方伦理存在的情况下,当然要以地方伦理为主。如果在有地方伦理的情况下,选择中心伦理,这是需要提供充足的理由并经过地方伦理书面批准的。 很简单的一个例子,伦理需要审核研究者的资质。一个Site可能有10多个研究者,只有医院自身的伦理委员会才真正了解这些研究者的情况,中心伦理怎么可能对所有医院的医生都那么了解? 临床研究行业是以诚信为基础的,类似于西方社会的无罪认定,也就是在没有确实的犯罪证据以前,是认为嫌犯是无罪的。临床研究也是这样的一种精神,在没有确切证据以前,相信所有参与临床研究的人员,都是公正的,遵守法规的。 中国临床研究的基础是相反的,首先认为参与临床研究的人员是会作弊的,采取的方法也是严进松出。 结果呢???
  • Tommy: 这个交易不是已经终止了吗?

Random Posts

Tag Cloud

8年后采访高部长

2017/07/18 – 9:18 下午

星期一专访高晨燕部长的文章,阅读量有1万3千多,想起了8年前到药审中心参加新闻发布会,当时我想找一位老师采访,老冯看似随意的点了高老师,现在明白老冯的眼光十分独到。高部长真是一个很有力量的人。好高兴8年后又能采访到她。

周六和小豆一起

2017/07/15 – 9:23 上午

今天是星期六,2017年的7月15日,早上起来觉得特别有活力。带着我们家的比熊犬小豆去旁边的小区溜了好几圈。

小豆是一个白色的小狗狗,我们全家三人都属于比较安静的类型,小豆却正好相反,把我们三个人的不安静都基于它一身了,遇到任何一点动静,人,物,不高兴,不乐意,从不掩饰,汪汪汪的就大喊起来,也有咬过人的不良记录。在整个小区已经是声名远扬,都知道我们这家有这么一条小白狗。

正是由于它的闹,加上我们的静,显得平衡和正常起来。

我遇到了一个遛狗的人,她很热情,热情的人总是让人高兴,也跟她聊了起来,你也可以牵着狗狗让它跟别的狗过互相闻一下,完全不用抬眼看对方的主人,默默的离开,但是这样会很没劲!所以通常我都会尽量跟人打招呼,看着陌生人的眼睛,说两句话,顿时觉得很有融入感和当下感,心情也变得好起来。

小豆天性自由,完全不受约束和管教,遛狗的时候表露的充分无疑。它跑我就跑,它要闻路边的花花草草,狗尿狗屎,如果不是特别脏,通常我都不会拦着他拽他走,想到这里,有时候会得知一些特别有管教方法的主人,严格规定自己的宠物怎样怎样,不能怎样怎样,心里顿觉一阵可怜,也不过就是一只想陪一下你的狗狗,何来那么多限制呢,对着主人,他们是毫无反抗之力的。

和小豆在一起的时候,我总会想到一点点,今天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