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冬蕾的空间
比毛毛更可爱的是毛毛的月月

没有忘记DIA第六届年会

Written on 2014/06/11 – 10:59 上午 by donglei

本次年会最大的收获,莫过于第一次聆听一公老师的报告,他分享了我国科技界的现状,制药界的问题,他讲的出哈药、石药、恒瑞,CRO,各家大药厂的名字,研发费用的投入,销售产出的数据,提出了大学和工业界、政府合作的模式。

那一晚,耀眼的光芒

Written on 2014/05/20 – 4:59 下午 by donglei

标题原来是“张江之夜”。我因为太喜欢那描写实验室迸发出耀眼的光芒(比喻中国研制的新药必将有一天在国际绽放光彩)的句子,将标题改成,“那一晚,耀眼的光芒”。

看来每个人的语感和节奏是不同的。

五个人的五周年

Written on 2013/05/16 – 8:32 上午 by donglei

他们来自不同的领域,从DIA年会的第一届举办以来,每届都到会。

在他们的谈话中,“坚持”和“累”是共同的关键词。

跨国药厂本土研发合作又下一单

Written on 2012/12/10 – 5:11 下午 by donglei

把这条旧闻也放上来,不得不承认,赛诺菲的媒体活动非常多,而且都办的不错。

CDE的老师们,你们知道企业需要什么指南

Written on 2012/12/03 – 3:54 下午 by donglei

两个月前,我和同事黄静芝在“研发大讲堂”做了一期指南解读。

当时我们做的时候也很没谱,因为,自从CDE2009颁布技术指南以来,翻译转化了许多欧美成熟国家的指南,从选题的角度来看,不具备研发实际经验的采编人员,分不清这些指南的重要性,也无从得知这些指南的适用性以及对业界的指导性。

在各种场合,首次人体试验都被提及,因此,《健康成年志愿者首次临床试验药物最大推荐起始剂量的估算指导原则》今年7月颁布后,我觉得这个指南也许值得解读一下。

跨国药企的今天就是民族企业的明天

Written on 2012/11/26 – 5:16 下午 by donglei

如果有机会,会做一档音乐类节目。对这个节目,你大概怎么设想?

白岩松说:回到最本质的东西。

比如,我要介绍的是崔健,那我的重点不是介绍他的歌,而是不同的人曾经在不同的状态下听到他的歌后,拥有不同的感动和触动,在他的成长中留下的痕迹,我觉得这才是音乐的本质。

记得当时看完这段话,我就跟自己说,我也要写一篇这样的文章,面对同一件事,同一个主体,不同的感动和触动,不同的人,不同的身份和地位。
_DSC0074

不想到这一想法这么快就实现了。这次到上海,面对的是一个庞大浩淼的调查问卷,我记录的不是问卷本身,而是找来不同的人,记录他们的触动。

第二届中国生物样本库国际研讨会

Written on 2012/07/23 – 4:31 下午 by donglei

去年中心举办第一届生物样本大会的时候,会前有一个小小的开幕式。

记得当时俊才坐在台下说,老甘是看了DIA年会的开幕式,也要弄一个,我说,这很像甘院长啊,做事总是激情满满的。

在照片上,甘院长看上去气色很好,而且一周可以回两次中心主持工作了。

除了理想主义者,我们还是机会主义者

Written on 2012/07/23 – 3:56 下午 by donglei

创新型企业的发展离不开团队的创业激情和企业的创新环境。

在生物医药创新的热潮中,不断会有新型企业在尝试新的研发模式,这样的局面正在西方衰落,却在中国兴起。

把握好机会,引领生物医药创新,中国的新药研发斗士们算是赶上了好时候。

微弱的厉喊

Written on 2012/07/12 – 3:08 下午 by donglei

我要跟你分享一句话,

就是写了“夏洛的网”的美国作家怀特说的:

我并不以谋得受众或拥趸为乐,而是因为有时候在描写的过程中,我会偶然体会到当手指触及真理核心时极度的快感,并感到我描述的对象所发出的微弱的厉喊。

我觉得有时候看你写的文章,能够感受到它们发布的微弱的厉喊。

几张合影

Written on 2012/05/30 – 3:32 下午 by donglei

DIA年会降下帷幕。新朋老友们的音容笑貌留在心里。

今年在这里也不写什么了。上传几张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