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冬蕾的空间
比毛毛更可爱的是毛毛的月月

长大一岁

Written on 2010/12/31 – 5:44 下午 by donglei

我的月月明年6岁,上小学了。我期待着。

亲爱的:要展现,不要讲述——读《中国科学革命》

Written on 2010/12/31 – 5:38 下午 by donglei

我走回到子弹头列车时,感觉到张江是一个成功的故事。但中国其他的高科技园区同样能成功么?中国的生物科技能在一个层面上与美国竞争吗?仅凭我乘车回家的这段时间内是无法回答这些问题的。

一个重磅炸弹的中国接力

Written on 2010/12/17 – 6:08 下午 by donglei

与驻沪记者小康合作的一篇文章,Frank刚把文章修回来,增加了许多专业和关键的说法。特别提及中国的临床前试验数据还未完全被国际认可(如OECD成员国),这意味着用于全球注册目的临床前的研究将可能在国外进行,值得关注。

六十年药物创新的教训

Written on 2010/12/01 – 11:59 上午 by donglei

尽管药物研发投入之多前所未有,FDA批准的新药数量却一直很低。分析1950年以来FDA批准的1200种新药的公司的数据,了解这些公司的药物创新经历,有助于了解这个难以回答的问题。

其实有点想家了

Written on 2010/12/01 – 10:23 上午 by donglei

我喜欢她“哪儿哪儿”的说法,她拍照总能给色彩赋予新的生命。笑笑说,想家有什么不好意思,我每天上班以后不到5个小时就想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