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毛毛更可爱的是毛毛的月月

Recent Comments

  • 淼淼: 一向觉得这种背影特别有爱……
  • 淼淼: 十年前的回忆!毛毛太棒啦,粉丝又多了一枚!拥有这么有才情的辣妈,月月童鞋是有多幸福……
  • DJ: Don’t comment on China’s regulatory environment –if you have to, positive and complementary remarks are always expected; i don't think so...
  • DJ: 就假装他们都很伟大....
  • DJ: 赞一个
  • Bin Li: 伦理委员会类似于全国人大,按道理是最高的权力机关。 药监局类似于中央政治局。 所以,实际上还是药监局说了算数。 在有地方伦理存在的情况下,当然要以地方伦理为主。如果在有地方伦理的情况下,选择中心伦理,这是需要提供充足的理由并经过地方伦理书面批准的。 很简单的一个例子,伦理需要审核研究者的资质。一个Site可能有10多个研究者,只有医院自身的伦理委员会才真正了解这些研究者的情况,中心伦理怎么可能对所有医院的医生都那么了解? 临床研究行业是以诚信为基础的,类似于西方社会的无罪认定,也就是在没有确实的犯罪证据以前,是认为嫌犯是无罪的。临床研究也是这样的一种精神,在没有确切证据以前,相信所有参与临床研究的人员,都是公正的,遵守法规的。 中国临床研究的基础是相反的,首先认为参与临床研究的人员是会作弊的,采取的方法也是严进松出。 结果呢???
  • Tommy: 这个交易不是已经终止了吗?

Random Posts

Tag Cloud

没有用的事

2019/06/13 – 10:18 下午

我经常做一些没有用的事情。比如昨天我一个人突然跑回自己工作过14年的单位,去看看原来报社的同事,记得以前有人辞职再回来,基本都是有些啥事情,继续的业务联系什么的才回来的。

我完全没有,就像回到自己的老家,自己的校园那样,只是想看看。看到熟悉的同事,原来自己坐的地方,又泪流满面。

林所长给我倒了茶,居然在百忙中陪我闲聊了一会,还聊到他养的猫把他弄得一身毛。时间就这样流淌,这次拜访和会谈没有任何意义和重点,只是回去看看。

倒是和负责微信的雪薇和其他记者聊了一下,很有启发,谈到选题和标题,好像自己又偷偷去学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