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冬蕾的空间
比毛毛更可爱的是毛毛的月月

六十年药物创新的教训

Written on 2010/12/01 – 11:59 上午 by donglei

尽管药物研发投入之多前所未有,FDA批准的新药数量却一直很低。分析1950年以来FDA批准的1200种新药的公司的数据,了解这些公司的药物创新经历,有助于了解这个难以回答的问题。

文迪雅:欧洲退市,美国严格限制

Written on 2010/09/25 – 2:31 下午 by donglei

欧洲药监局和美国FDA 9月23日不同寻常地采取协调行动宣布,备受争议的降糖药文迪雅将不再被广泛使用。

凯尔西的救赎:让公众逃离“药害”

Written on 2010/09/15 – 3:27 下午 by donglei

jpKELS-popup

尽管她的故事几乎被淡忘,但她曾经是美国最受尊敬的公务员,她将成千上万的新生儿从反应停(沙利度胺)的危害中拯救出来,她被视为现代药品监管制度的助产师。9月15日,FDA局长玛格丽特·汉堡授予凯尔西博士首个凯尔西奖。这项奖项在凯尔西博士作出杰出贡献半个世纪之际创立。

文迪雅事件背后:FDA存在问题吗

Written on 2010/08/13 – 11:47 上午 by donglei

Kipper-Williams-Glaxo-13.-003

《时代》周刊8月12日刊登的一篇文章,这是至今为止从药物审批者和制药商关系角度对文迪雅事件最为详尽的诠释,尽管事情总有两个方面,但FDA已难咎其责。超过1.4亿的美国人在每个月至少服用一种处方药,他们依赖于FDA,以保证这些药物是安全的。文迪雅的故事说明,这种信任,是一种赌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