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毛毛更可爱的是毛毛的月月

Recent Comments

  • ocean5: 这就叫共时性!哈哈哈
  • 李树婷: 刚刚看了冬蕾的微序就已经很想看这本书了,我会去买。
  • djzero: 哈哈 本地屌丝一枚
  • djzero: 赞!!!另外那个协会是啥看不清 DIA和BayHelix
  • 盘莉: 月月真棒,小妈妈的迷糊劲尽显
  • 傅淑娟: 看了此篇,文字精炼,娓娓道来的主人翁的故事很吸引人。
  • 盘莉: 屌丝中的一位飘过,在上海打拼,必须要有梦想的支撑

Random Posts

Tag Cloud

没有忘记DIA第六届年会

2014/06/11 – 10:59 上午

不久前,申请了一个个人的微信公共平台账号,叫冬蕾笔记。

这是圈中好友,资深媒体人赖强建议的。“这种媒体太重要了。”

记得当年的微博也是他让申请的。“你要关注微博这种新媒体啊。”

转眼之间,就连微信都不新了。

于是我想了很久很久,拍了一张我平日做笔录的照片作为微信号的头像。

我确实有一本笔记本,那是用笔手写的笔记簿。里面有一些提纲的思路,生活的感悟,种种片段。您看到的微信头像那张像,是5月13日从上海回广州的飞机上写的一些东西 。

上面摘录了一段从飞机杂志上看到的一篇文章的一段话:人的尊严依赖于自己的行为去建立,一个认真的人,一定有自己的气场。

记得当时在飞机上已经很困,但看到这段话,还是记下来,心想或许将来可以用在对清华大学施一公老师的专访上,想象在一个结尾或哪个段落,用上。

5月11-14日,第六届DIA中国年会在上海召开。每年到了这个时候,我都会在这个网站上拍一些照片,写写大会综述,试图把这个国内最顶尖的研发临床会议的最新资讯带给大家。

以下是上几届的文章。

第一届

http://www.maodl.com/?p=157

第二届

http://www.maodl.com/?p=866

第三届

http://www.maodl.com/?p=1558

第四届

http://www.maodl.com/?p=2119

第五届

http://www.maodl.com/?p=2576

尽管过了一个月,我并没有忘记分享一些体会。本次年会最大的收获,莫过于第一次聆听一公老师的报告,他分享了我国科技界的现状,制药研发和临床研究面临的问题,他讲的出哈药、石药、恒瑞,CRO,各家大药厂的名字,研发费用的投入,销售产出的数据,提出了大学和工业界、政府合作的模式。

DSC03270

“为什么建大学呢?建大学不是为了制药,大学不是为了给公司提供服务,大学也不是为了就业,建大学是为了教育青年人,是为了培养人才,在世界任何国家都是如此,在中国也不能例外,大学唯一的目标是培养人才,义无反顾地培养人才。”

这是一公老师报告里给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话。年会后,6月2日《新闻联播》做了一期节目:千人计划专家施一公,带着梦想回国。6月5日,《光明日报》发表文章《施一公:用一流的成果来爱国》。6月11日,清华大学网站发表施一公公开讲话,施一公分享堪称近代中国科教兴国之先驱容闳的故事。


这次大会,去了不少中外媒体。我们报社在第一时间报道大会重要内容,共刊发了7篇文章。感谢我的同事们付出的努力。

然而,我越来越感到在报道策略上需要创新。好的故事不在一个千人大会里,不在报告者的演讲稿里。

您知道施一公老师在开会前两个小时与华领医药总经理陈力博士吃饭时谈了什么吗?

您知道科文顿律师事务所的冯毅在开幕式前谈什么样的合作以至于飞奔去会场还差点迟到吗?

您知道DIA全球前任主席苏岭博士为什么没能参加却仍然心系大会在微信上第一时间转播盛况吗?

dia

郑青山教授为本届年会招募了46位上海中医药大学的学生作为志愿者。一位志愿者在后来给大会的感谢信中这样写道:通过几天的志愿活动,更加坚定了我未来求职中走学术科研领域路子的决心。

您知道DIA中国区办公室的执行总监蔡伊志博士含着眼泪跟每个中国顾问委员会的成员们致谢吗?

您知道明年的大会主席比尔盖茨基金会的李自力博士对于第七届中国年会的“五个第一”的规划吗?

这些,都只是坐在VIP观众席中某几个人的故事。我则坐在第二行,我的身后,还有多少参会的人,他们抱着什么样的目的而来,又带着什么样的收获而去?他们的公司,他们所在的单位,如何生存,遇到什么挑战,他们内心的话语,才是真实的研发生态链的写实。

另外还有一个小细节要告诉大家。

我当日赶回报社做DIA大会文字头版编辑,为了抢微信的实效,首先把文字不是像以往发给排版室,而是直接给微信部的同事,大大改变了以往的发稿流程。

借用《纸牌屋》的台词:报社的网络化仍不够好,但我们通过种种手段试图赶上这种趋势。

夏天

2014/06/03 – 5:39 下午
昨天在朋友圈看到一句诗:连雨不知春去,一晴方觉夏深。深感妹子们秀身材的季节悄悄来临了。
小时候长在农村,夏天可玩的东西很多。那时候天总是很高很蓝,抹着几道轻纱似的薄云。静谧的下午阳光晒得万物都静止了,连天上的白云都一动不动,让人有一种整个世界都停止运转的错觉。远处不时隐约传来的几阵蝉鸣,才提醒人们时间的存在。而躲在阴凉处的我们,则精力旺盛地玩着各种游戏,做泥巴煤炉、拍公仔纸、做竹笛、玩弹叉、玩运屎钳(一种专门吃牛糞的昆虫,会扑哧扑哧地响)、打扑克、做小风车、斗蜗牛壳、斗金柏(一种金色的小蜘蛛),不一而足,无聊的时候还会拍苍蝇。
每当夏天来临的时候,村旁或学校的树林里就会长出很多金龟子和黄虫,这种长着硬壳会飞的昆虫是我们很大的快乐来源。金龟子相比黄虫要少一点,而且体形较小飞得快,所以较难捉到。黄虫就不一样了,体形大,看上去有点笨重,甚至多的时候地上都爬满了,捡就可以。捉到金龟子或黄早后拿根线绑住它的脚,往上一抛它就开始飞了,玩的人则拿着线的另一头让它只能绕着我们飞。这种玩法有点残忍,后来就不怎么玩了。
夏天树上还特别多蝉,时不时就要支~~支~~~支~~~~的叫上一阵。小孩子对这些昆虫总是很好奇,光听到它们的声音、看到它们的外形显然是不够的,总要想方设法捉来玩。蝉非常机警,而且通常停在树上很高的地方,徒手捉不是不可能,只是非常难。但这难不到我们。我们会拿一根长的竹子,在竹尖一头粘上一小团用石头锤过的、特别粘的糥米饭,然后把竹子小心翼翼地申到树上,轻轻把糥米团粘在蝉的翅膀上,蝉就被炶住飞不走了。
有时候会从远处传来隐隐约约的隆隆声,并且越来越近,这时一帮小孩就会跑出来一个个申长了脖子在天上寻找着什么,直到其中一个突然大喊“在那在那!”大家顺着他指的方向继续寻找就会发现一架小得几乎看不见的飞机飞过。然后大家就会静静地仰着头盯着那架飞机,一个个小脑袋就跟一个个雷达似的慢慢追踪着飞机。飞机飞到天的另一边时,总有人带头追着飞机的方向跑,妄图看看它到底要飞到什么地方,但很显然这是徒劳的。飞机终于还是消失在我们视野,大家怀着无限的猜想和些许的遗憾,继续玩其他的去了。直到后来我在广州白云机场附近见过起降的飞机,终于有机会在这种仰望活动结束后大声说:“我见过比这大得多的飞机,有这么大!”然后拼命张开双臂比划着,从而赢得一双双艳羡的目光。
每年暑假最痛苦的莫过于一放假就农忙开始。南方种水稻为主,每年种两造,暑假正好是早造收割和晚造插秧的时候。农村的孩子自小就要帮着干农活,所以一到了放暑假心情非常地复杂,这种不快甚至超过了暑假作业所带来的不快。虽然如此,每当暑假前还是非常期待的,毕竟干农活比上课还是自由多了,而且农忙过后还有一个月的时间玩呢,又可以上山掏鸟下水捉鱼地里偷番薯了,谁能不期待呢?

小成成在他自己微信公共账号平台写的一篇文章,我放在这里。插图是我用相机照的一本书,秦好史郎的《夏日的一天》。

昨天在朋友圈看到一句诗:连雨不知春去,一晴方觉夏深。深感妹子们秀身材的季节悄悄来临了。

DSC03359

小时候长在农村,夏天可玩的东西很多。那时候天总是很高很蓝,抹着几道轻纱似的薄云。静谧的下午阳光晒得万物都静止了,连天上的白云都一动不动,让人有一种整个世界都停止运转的错觉。远处不时隐约传来的几阵蝉鸣,才提醒人们时间的存在。

而躲在阴凉处的我们,则精力旺盛地玩着各种游戏,做泥巴煤炉、拍公仔纸、做竹笛、玩弹叉、玩运屎钳(一种专门吃牛糞的昆虫,会扑哧扑哧地响)、打扑克、做小风车、斗蜗牛壳、斗金柏(一种金色的小蜘蛛),不一而足,无聊的时候还会拍苍蝇。

每当夏天来临的时候,村旁或学校的树林里就会长出很多金龟子和黄虫,这种长着硬壳会飞的昆虫是我们很大的快乐来源。金龟子相比黄虫要少一点,而且体形较小飞得快,所以较难捉到。黄虫就不一样了,体形大,看上去有点笨重,甚至多的时候地上都爬满了,捡就可以。

捉到金龟子或黄早后拿根线绑住它的脚,往上一抛它就开始飞了,玩的人则拿着线的另一头让它只能绕着我们飞。这种玩法有点残忍,后来就不怎么玩了。

DSC03360

夏天树上还特别多蝉,时不时就要支~~支~~~支~~~~的叫上一阵。小孩子对这些昆虫总是很好奇,光听到它们的声音、看到它们的外形显然是不够的,总要想方设法捉来玩。蝉非常机警,而且通常停在树上很高的地方,徒手捉不是不可能,只是非常难。但这难不到我们。

我们会拿一根长的竹子,在竹尖一头粘上一小团用石头锤过的、特别粘的糥米饭,然后把竹子小心翼翼地申到树上,轻轻把糥米团粘在蝉的翅膀上,蝉就被炶住飞不走了。

有时候会从远处传来隐隐约约的隆隆声,并且越来越近,这时一帮小孩就会跑出来一个个申长了脖子在天上寻找着什么,直到其中一个突然大喊“在那在那!”大家顺着他指的方向继续寻找就会发现一架小得几乎看不见的飞机飞过。

然后大家就会静静地仰着头盯着那架飞机,一个个小脑袋就跟一个个雷达似的慢慢追踪着飞机。飞机飞到天的另一边时,总有人带头追着飞机的方向跑,妄图看看它到底要飞到什么地方,但很显然这是徒劳的。

飞机终于还是消失在我们视野,大家怀着无限的猜想和些许的遗憾,继续玩其他的去了。直到后来我在广州白云机场附近见过起降的飞机,终于有机会在这种仰望活动结束后大声说:“我见过比这大得多的飞机,有这么大!”然后拼命张开双臂比划着,从而赢得一双双艳羡的目光。

每年暑假最痛苦的莫过于一放假就农忙开始。南方种水稻为主,每年种两造,暑假正好是早造收割和晚造插秧的时候。农村的孩子自小就要帮着干农活,所以一到了放暑假心情非常地复杂,这种不快甚至超过了暑假作业所带来的不快。

DSC03369

虽然如此,每当暑假前还是非常期待的,毕竟干农活比上课还是自由多了,而且农忙过后还有一个月的时间玩呢,又可以上山掏鸟下水捉鱼地里偷番薯了,谁能不期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