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毛毛更可爱的是毛毛的月月

Recent Comments

  • 盘莉: 屌丝中的一位飘过,在上海打拼,必须要有梦想的支撑
  • donglei: 上次见到两个新审评员,一个来自保诺科技,一个来自恒瑞。来自研发单位的也许会多起来。谢谢回复。
  • kevinhh: 深有感触,CDE审评员的药品评审经验是非常丰富的,但是平心而论CDE审评员当中具备企业研发经历的并不多,就跟GMP检查员很少从生产企业出来是一样的。我国应该建立一支审评员和检查员专职队伍,并且应放开渠道从生产企业招人,这才是技术监管的方向。 当然,现在的体制下,编制办给不了那么多的位置...
  • donglei: Brian,今天才看到你的评论呢,谢谢你的关注。
  • 盘莉: 哈哈,圣诞老人给清月准备了什么礼物啊?
  • 红魔: 那天在天桥上碰到清月,长大了喔,妈咪接放学还买好嘢食,哈哈,祝大家都happy啦!!!
  • brian: 毛毛,非常喜欢你从会上发的报道。特别是那篇讲述几名行业人士以及他们的感触,影响特深,过目不忘。将继续关注你的未来大作。

Random Posts

Tag Cloud

每天都反思一下自己

2019/07/06 – 11:00 上午

每天都要反思一下自己,工作中哪些做得不够,在团队里哪句话说的欠妥,哪件事怎样做才会更好一点,人与人之间相处真的是要很用心啊,还有和月月在一起的时候,怎样才能引导她走的更好?

没有用的事

2019/06/13 – 10:18 下午

我经常做一些没有用的事情。比如昨天我一个人突然跑回自己工作过14年的单位,去看看原来报社的同事,记得以前有人辞职再回来,基本都是有些啥事情,继续的业务联系什么的才回来的。

我完全没有,就像回到自己的老家,自己的校园那样,只是想看看。看到熟悉的同事,原来自己坐的地方,又泪流满面。

林所长给我倒了茶,居然在百忙中陪我闲聊了一会,还聊到他养的猫把他弄得一身毛。时间就这样流淌,这次拜访和会谈没有任何意义和重点,只是回去看看。

倒是和负责微信的雪薇和其他记者聊了一下,很有启发,谈到选题和标题,好像自己又偷偷去学师了:)

 

高投入高回报高风险

2019/05/29 – 10:10 下午

这几天在整理好多录音,即便在这个行业20年,我依然觉得好多知识点对我来说都是天书,沮丧的时候会想为什么在一个集医学、药学、工程学、社会学、法学、伦理、金融投资以及企业管理于一体的行业,还要做媒体人。真是很难的。

想起刚入行的时候报社社长说我们这个行当永远不会过时啊,永远不会没饭吃啊,因为这是一个永远的朝阳产业,是一个高风险高回报高投入的行业啊,20年过去了,好像当初社长说的一点都不假。

行业是常新的,不过人才确实长江后浪推前浪,我今天终于说服郝鹏同学不要完全退出小奇,多多跟新的专栏作者合作,大家轮流写,他是一个动不动就说写不出稿子不干了的人,好能理解他,自己开创的栏目却又写不下去了。“我要不切腹自尽吧”,他开玩笑说。

我跟他说等到他80岁的时候再说吧。

碎碎念写了一堆不知啥的东西。明天要到言叶之庭学习了。感觉这也是一个曲线异常陡峭的事情,而且是没有尽头没有目的。就像长跑,不过生命好像就是一场长跑吧。

 

Never Say Never

2019/05/26 – 5:04 下午

好在以前自力跟我说过,Never say never.就是很多时候说再也不怎么了的时候,其实不一定是真的。就像我前几天说再也不在这里继续写东西了,现在却又继续了,这是好事。我今天想到,好像周围的女生都在控制饮食,经常都听到某人说不吃碳水化合物就可以减肥,贵柏也是这样的。我在想,那么,大米会不会越来越少家庭买了?

再见啦,我的博客

2019/05/03 – 9:09 下午

我想我不会再在这里写东西了。好像一个时代过去了。谢谢这个空间陪伴我。

小成变成小三阳

2019/03/13 – 8:36 上午

从2000年我认识小成,就知道他从高中的时候就是乙肝病毒携带者,也就是俗称的“大三阳”,他一直坚持吃药,这两天再检查的时候,他告诉我大三阳已经变成小三阳了。这样身体就健康很多了呀。

日语初级演讲比赛一等奖

2019/03/10 – 10:42 上午

昨天真是个记得纪念的日子,我参加了言叶之庭举办的2019日语演讲比赛,获得了初级组的会话第一名。想想学习的过程,不是一半陡峭的曲线。要谢谢褚老师的帮忙,还有我的老师,谢谢小小的言叶。谢谢我自己的努力。

小时候家里的电话

2019/03/08 – 11:08 下午

听清月在房间里用手机跟同学打电话,一晚上嘻嘻哈哈,聊个不停。我想起了小时候跟班上好朋友打电话聊天的经历。

有一天家里按了电话,不过这个电话很搞笑的,是跟旁边邻居一条电话线,如果有电话进来,会两家一起响。如果知道不是自己家的来电,就会盖上电话,当然,如果你拿着电话屏住呼吸,就可以偷听。

那时候班里有一个很要好的女同学,放了学做完作业以后很想打电话给她,就要我爸爸帮我打电话。这个流程我还记得,现在对比起清月随时用手机就可以qq跟人聊天,记录一下自己小时候通话的情景也挺怀念的。

我爸爸首先要拨号O,是空军的总机,请总机的人(通常是个很凶的女的)转到一个叫“张政委”的家,也就是我那个女同学的爸爸,转过去了再让她女儿接,然后我爸爸就会把电话交给我,我就跟张小燕聊天啦。

不过因为自己到了很大都不敢直接跟总机说话,跟同学电话的记忆还真的不多。清月好幸福啊!

部队里的医生

2019/03/01 – 3:16 下午

上周来了成都,到了科伦药业看看老冯,见到王晶翼院长。这是一个很好的药厂,我对晶翼院长说他曾经当医生和当兵的那段经历印象很深刻,他让我想起我的爸爸,也是部队里的医生。

要好好写写报道。

与洁英的美好的早上

2019/01/30 – 11:21 上午

早上在天河购书中心旁边的星巴克见了一位DJ介绍的朋友,强生制药JNJ LAB负责媒体公共事务的洁莹。

她正好出差到广州,又在水荫路附近, 离我很近,当她说想见面时,就欣然前往。

早上8点半的时候,她已经在咖啡厅里了,听说她从上海来,见到面的时候感觉就是很国际化很外企的知性女性的样子,瘦瘦高高,斯斯文文,当我得知其实她是广州本地人,在广州念得小学,中学,大学之后,我们就亲切起来,整个咖啡厅顿时只听到我们俩说粤语的声音。

好像好久没有这样跟人聊天聊开去。

她在北京,上海,伦敦,美国都呆过,所以从外型上也可以看得出她去过的地方,气质跟我们本地人还是不太一样。

后来我跟DJ打电话,说,我一辈子只呆在一个城市呢,DJ说我也是一样啊。

洁莹跟我讲了他们即将在6月开幕的一个园区的事情。听上去很有趣,就是强生在张江有一块很大的地,建了一个开放式的campus,在全球,这样的“创新孵化器”强生有四个,分别位于波士顿,上海,伦敦和还有一个非亚太国家的地方(因为没有做笔记,回来以后就忘了)。

他们的想法是把一些很前沿的创新理念的set up公司都汇集到这个campus,帮助他们孵化,他们提供所有的办公场地,软件服务,只要有好的想法,都可以进驻,租金也很便宜,“好像这是在做一项公益事业啊”我说。我总是在不经意的时候,会与谈话者有很着来自他们立场的呼应,会让他们很高兴,哈哈。

她跟我说到一些好玩的企业,比如,有一家进驻的公司,专门研究厕所中各种人体的气味,通过收集气味,来研究一个人的健康状况,像这种另类科学的企业也在他们的视野范围之内。这些公司当研究到一定阶段的时候,强生也许就可以展开合作,或者进行后续开发。总之是有了想象,就有了故事。

资金从哪里来?我问。

来源于40%的研发投入费用,每年,强生公司将销售额的40%都投入到公司研发,这是相当大的资金,加上很大的远景,就有了这种乌托邦似的孵化器。

谈话中,她也流露出自己对生物医药领域的热爱,有时候,见到不经意的到访者,会被他们的热情所感动,她说好开心看到我本人,我平日写的文章她都很喜欢,觉得里面有很深的情感,我也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见到她,所以每一次的会面我都会很珍惜。谈着谈着,话题会变得很大,合作的想法也会变得多起来,不过这个时候,我就会稍微停止一下,能够见面聊天听到不同的事情就已经很开心了。

我想起来我哥哥说过我,他说我好像有一种能力,让但凡见到我的人,一旦跟我说话,都会像在夜空中升起的闪亮的烟火,一下子点亮了整个夜空,能把人带到那种境界里。

这是一个美好的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