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冬蕾的空间
比毛毛更可爱的是毛毛的月月

比妈妈还漂亮

Written on 2010/03/31 – 2:27 下午 by donglei

我会大呼小叫为什么你不给妈妈留半杯,然后把她咯吱得扭作一团,那情形让我想起Ken Elkes在《大卫理发》(David’s haircut)里描述父亲在客厅里追赶大卫理发的场景。

仿制药申报CTD格式正式征求意见

Written on 2010/03/29 – 2:20 下午 by donglei

从长远看,新药在研发过程中,数据的采集、文章的撰写有统一的模板,CTD为将来新药走向国际进行注册申报打下很好的基础。

西方非营利性组织的普世价值

Written on 2010/03/29 – 2:15 下午 by donglei

除了技术上的领先外,这也是西方发达国家商业性组织和非营利性组织的竞争力所在。或许,我们的行业需要的正是这些普世价值观(universal values)。

冬青的画:我依旧那么的快乐和忧伤

Written on 2010/03/29 – 11:15 上午 by donglei

spring-1

比起用相机到处捕捉春天的气息,如果不能把看不到的东西和藏在心里的东西表达出来那又算什么?

上海今天天气很好

Written on 2010/03/26 – 4:52 下午 by donglei

非常凑巧,今天三个人同时跟我说上海今天的天气很好。一个是临床研究中心的饶韧,一个是原来杂志的同事小盘,还有一个是刚刚完稿让对方确认的罗氏的陈力。凑巧的是,今天广州的天气也异常的好。

高端人物报道该何去何从

Written on 2010/03/25 – 6:19 下午 by donglei

回想起从前,总是我采访完人物,就把录音丢给小盘,她听着录音,带着她少女的想象听着录音,攒出一篇人物稿。而如今的我,能不能跟人聊完天以后不负责任啥都不写?这样高端领域里的人物报道又该何去何从刊登在哪里?

重医药还是重经济

Written on 2010/03/22 – 5:40 下午 by donglei

Avastin之所以被评为brand of the year,不仅仅在于它在临床上凸现出令人惊叹的价值,而在于这个药证明了新药研发在不断突破中所张显的持久的力量更为强大。

用洗衣粉加颜料作画

Written on 2010/03/17 – 5:29 下午 by donglei

用一根扎头发的橡皮筋捆在手腕上,再自己画了一个手表,剪下来,绑在一起,就成了手表。
P1000703-1

Paul Pomerantz:关于创新的探讨应该有中国的声音

Written on 2010/03/17 – 5:04 下午 by donglei

“对于中国在自主创新上的承诺,以及对药品和其他相关产品在质量、同步开发上的全球性合作需求,都让我们意识到,中国制药行业步入了一个与国际高水平国家同步发展的时代。”

P1000687-2

大片即将上演

Written on 2010/03/12 – 10:13 上午 by donglei

中国药监的公共形象与媒体呈现的关联度正日益紧密,这是一个极好的趋势。大片即将上演。敬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