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毛毛更可爱的是毛毛的月月

Recent Comments

  • 盘莉: 屌丝中的一位飘过,在上海打拼,必须要有梦想的支撑
  • donglei: 上次见到两个新审评员,一个来自保诺科技,一个来自恒瑞。来自研发单位的也许会多起来。谢谢回复。
  • kevinhh: 深有感触,CDE审评员的药品评审经验是非常丰富的,但是平心而论CDE审评员当中具备企业研发经历的并不多,就跟GMP检查员很少从生产企业出来是一样的。我国应该建立一支审评员和检查员专职队伍,并且应放开渠道从生产企业招人,这才是技术监管的方向。 当然,现在的体制下,编制办给不了那么多的位置...
  • donglei: Brian,今天才看到你的评论呢,谢谢你的关注。
  • 盘莉: 哈哈,圣诞老人给清月准备了什么礼物啊?
  • 红魔: 那天在天桥上碰到清月,长大了喔,妈咪接放学还买好嘢食,哈哈,祝大家都happy啦!!!
  • brian: 毛毛,非常喜欢你从会上发的报道。特别是那篇讲述几名行业人士以及他们的感触,影响特深,过目不忘。将继续关注你的未来大作。

Random Posts

Tag Cloud

重医药还是重经济

2010/03/22 – 5:40 下午

最近和海洋共同出了一个采访先声药业的专题策划。对于这家提出“做中国创新药开发的领跑者”的本土企业,我对他们的研发模式非常感兴趣。接着这个话题,跟海洋交流的比较多。

她说她本来一直觉得医药产业应该是以科学为先的,不过《医药经济报》给她的感觉一直还是倾重在“经济”上,讲到产业,就要讲到利益,讲到市场占有率,好像没关系也得硬沾上点,不然就跟医药经济报没关系。“现在写任何稿子不跟产业沾边报的选题就基本没戏了。”

我觉得她讲的很有道理,至少激发了我一点点愿意探讨这份拥有30多年历史伴随国内产业发展的行业大报定位的问题。

新一期的美国《制药经理人》(Pharmaceutical Executives)杂志的封面作了Avastin的报道,把它评为Brand of the Year。文章第一句话这样写道,Avastin之所以被评为brand of the year,不仅仅在于它在临床上凸现出令人惊叹的价值,而在于这个药证明了新药研发在不断突破中所张显的持久的力量更为强大。

我跟海洋说我的观点依然很明确,这是一个以研发为引擎,以患者临床需求为终点的行业,一个有责任的媒体要始终围绕着这两个出发点,探讨由此延伸出来的一系列问题。

发表评论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