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毛毛更可爱的是毛毛的月月

Recent Comments

  • 盘莉: 屌丝中的一位飘过,在上海打拼,必须要有梦想的支撑
  • donglei: 上次见到两个新审评员,一个来自保诺科技,一个来自恒瑞。来自研发单位的也许会多起来。谢谢回复。
  • kevinhh: 深有感触,CDE审评员的药品评审经验是非常丰富的,但是平心而论CDE审评员当中具备企业研发经历的并不多,就跟GMP检查员很少从生产企业出来是一样的。我国应该建立一支审评员和检查员专职队伍,并且应放开渠道从生产企业招人,这才是技术监管的方向。 当然,现在的体制下,编制办给不了那么多的位置...
  • donglei: Brian,今天才看到你的评论呢,谢谢你的关注。
  • 盘莉: 哈哈,圣诞老人给清月准备了什么礼物啊?
  • 红魔: 那天在天桥上碰到清月,长大了喔,妈咪接放学还买好嘢食,哈哈,祝大家都happy啦!!!
  • brian: 毛毛,非常喜欢你从会上发的报道。特别是那篇讲述几名行业人士以及他们的感触,影响特深,过目不忘。将继续关注你的未来大作。

Random Posts

Tag Cloud

每天都反思一下自己

2019/07/06 – 11:00 上午

每天都要反思一下自己,工作中哪些做得不够,在团队里哪句话说的欠妥,哪件事怎样做才会更好一点,人与人之间相处真的是要很用心啊,还有和月月在一起的时候,怎样才能引导她走的更好?

高投入高回报高风险

2019/05/29 – 10:10 下午

这几天在整理好多录音,即便在这个行业20年,我依然觉得好多知识点对我来说都是天书,沮丧的时候会想为什么在一个集医学、药学、工程学、社会学、法学、伦理、金融投资以及企业管理于一体的行业,还要做媒体人。真是很难的。

想起刚入行的时候报社社长说我们这个行当永远不会过时啊,永远不会没饭吃啊,因为这是一个永远的朝阳产业,是一个高风险高回报高投入的行业啊,20年过去了,好像当初社长说的一点都不假。

行业是常新的,不过人才确实长江后浪推前浪,我今天终于说服郝鹏同学不要完全退出小奇,多多跟新的专栏作者合作,大家轮流写,他是一个动不动就说写不出稿子不干了的人,好能理解他,自己开创的栏目却又写不下去了。“我要不切腹自尽吧”,他开玩笑说。

我跟他说等到他80岁的时候再说吧。

碎碎念写了一堆不知啥的东西。明天要到言叶之庭学习了。感觉这也是一个曲线异常陡峭的事情,而且是没有尽头没有目的。就像长跑,不过生命好像就是一场长跑吧。

 

Never Say Never

2019/05/26 – 5:04 下午

好在以前自力跟我说过,Never say never.就是很多时候说再也不怎么了的时候,其实不一定是真的。就像我前几天说再也不在这里继续写东西了,现在却又继续了,这是好事。我今天想到,好像周围的女生都在控制饮食,经常都听到某人说不吃碳水化合物就可以减肥,贵柏也是这样的。我在想,那么,大米会不会越来越少家庭买了?

再见啦,我的博客

2019/05/03 – 9:09 下午

我想我不会再在这里写东西了。好像一个时代过去了。谢谢这个空间陪伴我。

8年后采访高部长

2017/07/18 – 9:18 下午

星期一专访高晨燕部长的文章,阅读量有1万3千多,想起了8年前到药审中心参加新闻发布会,当时我想找一位老师采访,老冯看似随意的点了高老师,现在明白老冯的眼光十分独到。高部长真是一个很有力量的人。好高兴8年后又能采访到她。

与读者互动很重要

2016/01/18 – 2:23 下午

刚刚做完两个群里的小互动,方芳老师在洛杉矶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为了这几分钟的互动,我们从上周五就开始讨论,一直到说之前的演练。方芳老师鼓励我不要想那么多,做好自己的事,总有回报的。

想起上周杨青博士与佳凌的互动,也是在晚上,他说:“我觉得与研发客的读者互动很重要,所以也就一早回到酒店准备。”

韬凯的字

2015/04/05 – 3:40 下午

很快,您会看到我的同事们和我共同创办的一个跟药物研发有关的新的读物《研发客》(微信公众号:DrugRNDer)。最初微信公众账号的LOGO设计来自中央美术学院的老师郑韬凯的书法字。

说起这三个字,还有一段小小的因缘。

那是在去年11月8日,在还不冷的北京,我又一次见到了韬凯哥哥,拿到这几个刚刚写好的字。

20141109

郑韬凯是我哥哥的大学同学, 哥哥出国以后,与韬凯见面的机会不那么多。韬凯得知我们这样一个想法,当即挥毫写下“研发客”三个字,横向的,竖向的,各写了几幅,我一直留着。他常年从事美术设计教学,虽然不了解我们生物医药行业,但听我讲施一公,等等,他非常感兴趣,并感叹道,中国应该多一些像施公这样的人。

回到广州后,我们用他的书法字转入电脑,设计了两个版本。但后来考虑整体设计,重新用了新的元素,韬凯哥哥的字终没能用上,实属遗憾。对此,他说没事,“做什么事没有不艰难的啊。”

《麦城生活》是韬凯哥哥在美国留学期间的素描小记,他赠予我之时在扉页写下:写老实书,结真善缘。其中书里提到明清家居的工匠精神,这里摘录一段:

当下的美国,是木工的天堂;我们中国,曾经是。因此我们需要明白:令我们引以为豪的明式家具是过去式了,当今中国需要师习他们如何通过灵活的机制吸纳全世界最优秀的木材料艺术家;如何大力保护、继承和发扬传统技术与工艺;如何将木工与计算机以及尖端制造充分结合,来达到设计与艺术的共同繁荣,造就现代木工艺术。

希望能用这种工匠精神,打磨《研发客》的每一篇文章。

2014最精彩

2014/12/31 – 11:17 下午

轻轻回想起一些在2014年在报社编辑过的文章,心里有一些掂量,谢谢投稿的人。新年快乐。

最高阅读量 《肿瘤免疫疗法:30年磨一剑》 作者/杨青

最佳时事评论《罕见病立法,积跬步而至千里》 作者/苏岭

最具人文关怀《台湾优先审查罕见病》  作者/李静怡

最经典栏目 《忆张江》作者/陈力 王建新 张彦涛 杜莹  许俊才  戴佳凌 康瑞

最权威系列《CDE部长论坛》 作者/王庆利   陈震  黄钦 康彩练

最精彩演讲稿《余煊强: 传递质量监管统一的声音》 作者/余煊强

最佳外文翻译  自然杂志《中国,未来创新者》 编译者/储旻华

最具文采 《似水年华里永恒的创业火花》  作者/张彦涛

最具故事性学术专栏  《研发故事:现代癌症免疫治疗战争》等  作者/王建新

最具异国风情专栏 《中国CRA在美加》 作者/李宾

张博噱张江江郎才尽

2014/08/14 – 2:09 下午

《似水年华里永恒的创业火花》结尾处提到Frank Geary。为啥喜欢Frank Geary?大面积不规则曲面与金属的流动感吧。大家讲建筑是凝固的音乐,他的有点像是正在被融化。而彦涛的文章正像一件可遇不可求的艺术品。


张博噱张江江郎才尽,

毛编盼毛遂随意文来。

忆张江第三期:


http://web.yyjjb.com:8080/html/2014-08/04/content_212367.htm

第三期“忆张江”,2300个字的专栏文章,张彦涛博士从构思到完稿历时6个月,共写了三个版本。感谢百华(BayHelix)及礼来的同事,力促此文。也感谢我的哥哥为此文作图。彦涛博士国文功底深厚,这是我做编辑以来读到的最奇妙有趣的文章。

张博写完这一期忆张江以后,吓得我这个编辑双腿发软,不知下一篇约谁是好。

后问及6个月的写作感想,彦涛说自己整个杨白劳:啊,快点写完,免得壮志未酬被毛毛逼死

我应该说希望能成为所有作者创作的一个驱动力,作品在我的栏目展出将增加创作者的使命感。

张博对我哥画他的自画像不满意,称老了十几岁。



为何让学土木工程的哥哥画彦涛博士文章的插画?只因这段被删除的话:

快放到2010 年,张江药谷地段在铺设光缆,应该说重铺光缆。我正好路过哈雷路和高科路口。用的是一台德产水平钻孔机。赶上技工正在换钻杆。只见这位仁兄从旁边土堆里抄起起一块石头,硬是把钻杆砸转了30度。这可是一千万人民币一台的设备呀,当然也未被砸坏,而且比去找来管钳要省时得多。但每当网速过慢时是我总想起那叮叮当当的声音, 花岗岩撞击高碳钢的声音。想起印度班加罗尔浸在在污水里的光纤。一个没有耐心,但可以搞定问题的符号,一个没空儿去想那么多,那么远,一个高科技与土办法,目标用GPS 锁定了,过程在地表下,高密度聚乙烯的管材终究会钻出来,这也可能是中国的特点,桩打得足够深, 楼建的贼快,初始管线是用来拆的,新装和改建费用没多少区别。



我哥曾为广州市青年志愿者协会的一个民间环保组织做了一次题为“道路工程设计施工中对生态环境保护的措施和方法”的讲课。这是第一次我非常直观地了解他所从事的领域。他最后讲到risk assessment ,这跟制药业风险效益比决策很相像。

彦涛博士也称,制药工程与土木工程很像,只是土建的模型可以做得很好,反馈也快。人类生理心理反应是单一即时的,但数据搜集却是统计长期汇集的。可以从其他行业学很多有用的管理方法。特别是民用航空器设计。“跟业外人士瞎扯学的比从行业年会更有收获。


时代越是快,我们就越要慢

2014/07/08 – 5:07 下午

发一篇我的同事姚嘉写的,里面有我们平日讨论的一些想法。

中午回家吃饭,在电梯遇到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她主动打招呼,跟我一路聊起来,说自己的学校,高二的暑假计划,参加的社会活动,让我看到了年轻人少见的热情。

快到公交站,她问阿姨您是老师吗?我告诉她自己在报社工作,她说她的名字里有“馨妏”(新闻)二字,对媒体人很崇拜。她问了我一个很好的问题:新闻难吗?我想了一下,说,很适合你!这就是跟人打交道的行业,一路上,我们已经像好朋友在攀谈了。“是要有一个目标啊”。说完,馨妏乘车去了。

时代越是快,我们就越要慢

姚嘉  转摘自《医药经济报》内刊《智慧公社》

在新旧媒体生存大战烽烟四起的时候,我又翻出了《报纸突围》这本书。“报纸会死吗?”这句问话已经听得耳朵生茧,以我混迹媒体江湖的浅薄资历来谈我对这个问题的看法,上帝是会笑的。但王正鹏在这本书里很明确地给了回答:“报纸不会死”,终究给了我继续做报纸人的勇气。

其实,我始终相信,只要有人类而且人类始终存有好奇心,任何读物都具有生存下去的理论基础。所不同的是,在时代变迁的前提下,这份读物可能需要借助不同的载体、包装等来展现自己。打个比方,每年这么多的国际时装秀场,各大品牌各种风格同台展示,但并不是每一款都能得到市场的喝彩,最终得到膜拜和流传的必定是符合多数审美标准、实用、耐看的产品,而那些做作哗众的只能成为一时的谈资,或者随风而逝。

回到读物上,也是这个道理——有节操的读物,内容(观点和角度)为骨。没有内容的旧媒体最终会被淘汰,同样,没有内涵的新媒体又能支撑多久呢?想一想,被微信抢去了风头的微博,您有多久没有登录了?微信上当初狂加的公众号,如今剩下多少个是您期期必看的?

前段时间微信上曾经有一个据说是印度人写的中国人不读书的评论帖。看过之后,我也跟着在心里反省了一下自己,随后内疚情绪也就烟消云散。但再过了几天,在飞机上随手拿起一本航空杂志乱翻,竟意外地看到针对中国人读不读书的策划报道。这个策划的篇幅大概有10~20P,除了总编亲自撰文之外,还用大量翔实的数据对比了不同国家、各类人群、各国与书相关的文化活动等等,其中穿插名人、普通人的关于读书的自白,配以生动的图表。我不记得花了多少时间把这个报道读完,只记得在心里惊叹这个策划的用心之深。

在新媒体同台竞技的现实下,传统媒体该怎么办?我觉得就应该像这样用心做内容。有一个做内容的优秀团队的支撑,就算需要转型,也具备了稳妥地转型的基础。据说杜子健曾经说过一句话:建议每一个大公司都去挖一个杂志的总编去当公司的网络部总管,年薪100万也在所不惜。言下之意,传统媒体的优势正是在于对内容的掌控。

既然我们已经走在了做内容的路上,就没有理由给自己写定消亡的论调。东方早报的社长邱兵很冷静地在其文章《报纸还没有死》中陈述了代表报社的观点:“关于报纸,关于东方早报,我们自我审视一番,发现原来还有那么多不完美的东西,如果报纸要死,我们至少应该把这些不完美都解决了才有资格去死。”

为什么新媒体不能和旧媒体共存?找准了受众,就能拥有自己的市场。我相信人类仍然需要精神,仍然需要可以充实精神的阅读。

另外,邱兵还说:“我希望报纸好好活着,因为我一直用iPad,眼睛很不舒服,我去医院看了,医生让我少上网多读报,偶尔看看电视,看来医生还是支持传统媒体的。”我的眼睛也有这样的体会,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