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冬蕾的空间
比毛毛更可爱的是毛毛的月月

哪儿去找方便快捷的选题

Written on 2010/07/28 – 6:05 下午 by donglei

倘若身处上海,题目则应有尽有,那些散落在张江的生物医药公司充满活力,每家都跟大制药企业有关联,弄清楚个体,再综合看园区发展,应该是一个不错的调研式题目。

行业新政的推手

Written on 2010/07/28 – 5:34 下午 by donglei

一个理想的记者职业,应该成为行业新政的推手,真正了解行业所需,而非跟着新政屁股后头跑,就现象谈现象,否则也会得到许多虚假的信号,人云亦云。

除了自己,没人能帮你走出去

Written on 2010/07/26 – 4:59 下午 by donglei

从未到印度进行学术演讲的余煊强也不得不痛苦地承认,中国的仿制药比印度至少落后10年。

临床试验步入适应性设计时代?

Written on 2010/07/21 – 2:37 下午 by donglei

对于作为创新药临床试验的核心环节——试验设计方法,一种叫“适应性设计”(adaptive design)的崭新理念开始为各国药品研发和评审人员所热议,而对适应性设计最重要的理解和认知应是在探讨和摸索的过程中形成的。不论其作为一种设计方法最终能否被药品审评部门接受,但针对适应性设计的讨论必将会有助于我国临床试验水平的提高。

给平凡的日子添点快乐(To Add Some Fun to the Ordinary Life)

Written on 2010/07/11 – 11:37 上午 by donglei

毛家的人天生就有说故事的能力,那种自嘲式的幽默感也与生俱来。从很小的时候,我和我敏感细致的哥哥就是以这样的方式去发现生活中一切可乐的人和事自娱自乐。

乌龟和宇宙

Written on 2010/07/09 – 5:34 下午 by donglei

一只乌龟就是一个小宇宙,是缩小了的天地。

对话余煊强:怎样为民众?怎样为社会?怎样为组织?

Written on 2010/07/02 – 5:40 下午 by donglei

作为一个公务员,每做一个决策,我首先考虑的是民众的利益,其次才是FDA组织的利益,而个人利益必须被抛诸脑后。这是我做事一贯秉承的准则。

怎样为民众?怎样为社会?怎样为组织?必须时刻牢记于心。此外,FDA的权威性建立在科学监管的基础上,完全以科学和事实来施政,而不受其他任何因素影响,这是让我感受很深的。

余煊强:令世界药学科学发生改变

Written on 2010/07/02 – 5:32 下午 by donglei

同时担任美洲华人药学会会长的余煊强,从各种意义上讲,都是一位企业家,他具备一个企业家的精神和雄心,正令世界药学科学发生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