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毛毛更可爱的是毛毛的月月

Recent Comments

  • donglei: 这是我的树洞。谢谢坚持关注。
  • Qiang Ryan Chen: 还在坚持更新,真香
  • 盘莉: 屌丝中的一位飘过,在上海打拼,必须要有梦想的支撑
  • donglei: 上次见到两个新审评员,一个来自保诺科技,一个来自恒瑞。来自研发单位的也许会多起来。谢谢回复。
  • kevinhh: 深有感触,CDE审评员的药品评审经验是非常丰富的,但是平心而论CDE审评员当中具备企业研发经历的并不多,就跟GMP检查员很少从生产企业出来是一样的。我国应该建立一支审评员和检查员专职队伍,并且应放开渠道从生产企业招人,这才是技术监管的方向。 当然,现在的体制下,编制办给不了那么多的位置...
  • donglei: Brian,今天才看到你的评论呢,谢谢你的关注。
  • 盘莉: 哈哈,圣诞老人给清月准备了什么礼物啊?

Random Posts

Tag Cloud

又见一公

2019/10/07 – 2:49 下午

明天要到北京去听施一公老师的报告了,好多年前听过他的一次演讲,这一次,要好好准备一下采访的问题。他离开清华大学以后去创办了西湖大学,真是很有勇气和力量的人。谢谢亲爱的jane的帮忙。我要加油!

国庆节的七天饭

2019/10/07 – 2:45 下午

今天很想写一下小成。国庆节7天在家,三个人,一只狗,另一只狗在朋友家,基本足不出户,我和月月不是搞手机就是搞电脑(恩,是在写稿,搞微信,查资料),不是搞电脑就是搞手机。

小成帮我们做了7×2=14餐饭,还不时弹尤克里里给我们听听。

宅了7天。谢谢小成的照顾和陪伴。

 

四种语言

2019/09/14 – 11:27 下午

现在我正在整理前天去上海采访的录音,谢博士是一个在美国拥有20多年肿瘤医生的专家,他是香港人,只会说英语和粤语,所以这次采访就派我去啦。

采访的时候他很耐心,有一些确实很难用粤语表达的时候,他都努力用英文再请翻译翻过来给我,这好像也是我第二次用采访香港人,原来粤语还是很有用的。在整理的时候听听自己讲话和谢博士的声音,发现粤语真的很好听,难怪大家叫它鸟语。这是第一次听人用粤语讲PD-1,PD-l1.和转化医学。

真是很奇妙的经历,不过比起这次的采访,一周前去佛山采访一个懂得英语,日语,法语和一点中文的韩国科学家,汉腾的李京浩博士更有趣。一个人怎么能掌握这么多语言,还要行了万里路,读了万卷书?

采访后我跟他说觉得自己的人生真是浪费了很多时间啊。

如果加上我正在学习的日语,其实我也会普通话,粤语,英语和一点点日语,觉得自己也很厉害啊,哈哈。

但愿没有人发现我在这里嘚瑟。:)

中元节

2019/08/15 – 8:30 下午

今天是中元节,回家点了一下香,拜了一下,想想过去的亲人,再想想另一个世界。

我昨晚数了一下今年到现在大大小小的稿子写了20多篇,好像还是挺有成就感的。

下班的时候,小成发信息说“好挂住你”,他从来不说的,喜欢“摆系个心度”。

学完两本书了

2019/08/15 – 8:26 下午

今天真是一个值得为自己加油的日子,把大家的日语前两本书都学完了,也就是N5,N4的内容,虽然是学了后面忘了前面,记不住几个单词,and it took me quite a long time to figure out that じゃありません is the same with  じゃない,不过还是学完了。

要谢谢一路陪我上课的褚老师,还有所有教过我的老师,特别是李老师,黄老师,语法讲起来排山倒海,又有耐心。

 

要放弃多少次才能坚持

2019/07/28 – 7:00 上午

一件事,在我的脑海里要放弃多少次,才能坚持下来?

一个坏习惯,要反复多少次,才能改正?

每天要自责多久,才能放过自己?

没有用的事

2019/06/13 – 10:18 下午

我经常做一些没有用的事情。比如昨天我一个人突然跑回自己工作过14年的单位,去看看原来报社的同事,记得以前有人辞职再回来,基本都是有些啥事情,继续的业务联系什么的才回来的。

我完全没有,就像回到自己的老家,自己的校园那样,只是想看看。看到熟悉的同事,原来自己坐的地方,又泪流满面。

林所长给我倒了茶,居然在百忙中陪我闲聊了一会,还聊到他养的猫把他弄得一身毛。时间就这样流淌,这次拜访和会谈没有任何意义和重点,只是回去看看。

倒是和负责微信的雪薇和其他记者聊了一下,很有启发,谈到选题和标题,好像自己又偷偷去学师了:)

 

高投入高回报高风险

2019/05/29 – 10:10 下午

这几天在整理好多录音,即便在这个行业20年,我依然觉得好多知识点对我来说都是天书,沮丧的时候会想为什么在一个集医学、药学、工程学、社会学、法学、伦理、金融投资以及企业管理于一体的行业,还要做媒体人。真是很难的。

想起刚入行的时候报社社长说我们这个行当永远不会过时啊,永远不会没饭吃啊,因为这是一个永远的朝阳产业,是一个高风险高回报高投入的行业啊,20年过去了,好像当初社长说的一点都不假。

行业是常新的,不过人才确实长江后浪推前浪,我今天终于说服郝鹏同学不要完全退出小奇,多多跟新的专栏作者合作,大家轮流写,他是一个动不动就说写不出稿子不干了的人,好能理解他,自己开创的栏目却又写不下去了。“我要不切腹自尽吧”,他开玩笑说。

我跟他说等到他80岁的时候再说吧。

碎碎念写了一堆不知啥的东西。明天要到言叶之庭学习了。感觉这也是一个曲线异常陡峭的事情,而且是没有尽头没有目的。就像长跑,不过生命好像就是一场长跑吧。

 

再见啦,我的博客

2019/05/03 – 9:09 下午

我想我不会再在这里写东西了。好像一个时代过去了。谢谢这个空间陪伴我。

小成变成小三阳

2019/03/13 – 8:36 上午

从2000年我认识小成,就知道他从高中的时候就是乙肝病毒携带者,也就是俗称的“大三阳”,他一直坚持吃药,这两天再检查的时候,他告诉我大三阳已经变成小三阳了。这样身体就健康很多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