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毛毛更可爱的是毛毛的月月

Recent Comments

  • ocean5: 这就叫共时性!哈哈哈
  • 李树婷: 刚刚看了冬蕾的微序就已经很想看这本书了,我会去买。
  • djzero: 哈哈 本地屌丝一枚
  • djzero: 赞!!!另外那个协会是啥看不清 DIA和BayHelix
  • 盘莉: 月月真棒,小妈妈的迷糊劲尽显
  • 傅淑娟: 看了此篇,文字精炼,娓娓道来的主人翁的故事很吸引人。
  • 盘莉: 屌丝中的一位飘过,在上海打拼,必须要有梦想的支撑

Random Posts

Tag Cloud

和小豆散步

2018/10/02 – 11:22 上午

长假第二天,天气很好,整个屋子都透着亮亮的阳光。我带上草帽,穿上了牛仔长裤,带着小豆,到旁边的小区走走。小豆四岁了,跑起来还像一头小牛一样,看到不满意的,“汪汪汪”大叫一通。

小区的绿地面积不是很大,有几块草坪,还有好些大树,我就牵着小豆一圈圈的走着,最后坐下来,坐在长凳上,看着这条不太长的小路,望着两边的大树,还有经过跑步的人,不知为什么会想起纽约的中央公园,好像总是来到这里一个瞬间会有一个画面闪出来,就像你听到一首歌想起一些人和事来。

碰到邻居妈妈推着小女儿出来走走,跟她聊了两句,小丫头一岁多,还不会走路,她看到小豆会笑出声来。一旁的游泳馆还有人在游泳,这个夏天去了加拿大没怎么来这里游水,得知泳池开到10月中旬,又下了决心一定要在关馆前再游一次。

昨晚好像整个医药圈都在讲陈列平教授为什么没有得到诺贝尔奖,反而给了同样在同一个领域里一个日本学者本庶佑教授。《知识分子》的叶送水老师连夜推出了一系列的分析报道和陈列平教授的专访,印象中他非常温文尔雅,说话总是轻声细语的,写文章却非常有分量。早上发了微信给他称赞他的报道做的很好呀。

朋友圈里这条消息刷屏,因为见过陈列平教授,我也关注了一下所有的新闻。我觉得药明康德的编译文章不论在标题和内容的布局上都是最好的,科学,公正的。因为我们研发客也多次写过这位PD-1的发现之旅,所以转发这条诺奖的消息。最好玩的是一些朋友曾留学京都大学,连跟本庶佑教授在同一个饭堂吃饭的往事都晒出来了。

从小区出来,走在天河公园旁边的天府路上,前段时间台风山竹把这里的大树都吹倒了不少,不过现在已经以全新的面貌示人。在东京的周周妹妹说两天前的台风不是很大,只是电车延迟的很厉害。小洁昨晚在编辑群从加拿大发来《我爱你中国》的视频,这是她移民后第一次在海外过国庆,她说她的心情跟往年很不一样的。

我带着小豆,走在红旗招展的马路上,人的心情也变得好起来,每一面的国旗都小小的,印在心里。

加拿大的West Coast Express

2018/07/21 – 2:27 下午

上两个月在加拿大一共呆了36天,去的时候答应自己每天都在这里写点东西,不过网站到了国外却运行的不是很好,就换成用纸和笔每天写日记。

回来以后,还是想在自己的空间里回想起一些值得纪念的场景。

有一天是独自一人坐火车去看一位很年长的姨妈。

姨妈就是我妈妈的亲姐姐,我们都叫她“浩姨”,浩姨今年76岁,她和她得了阿尔茨海默病的先生,也就是我的姨丈,两人住在温哥华市区的Sophia大街 39号383幢公寓里。

姨妈大学毕业就移民加拿大,但不是和妈妈一个姓,因为她一出生就被送走作为别人家的养女直到她上初中才知道自己的身世。

在温哥华的时候,我和月月住在另一个亲戚家,离浩姨妈那里隔着几个城市。住的地方叫枫树岭,很少中国人,算是郊区了吧。刚来的时候,晚上睡觉和快到天亮时,会听到好像有火车的声音,不过总是若隐若现的。

我们的作者老梁知道我也在北美洲大陆,每天少不了和他用微信聊天,因为探亲的日子有时候确实是闷得慌。每天不是他告诉我他的小院子里有小鹿来吃他种的花了,就是我告诉他我在树林里看到棕熊了。

他刚刚从新泽西去蒙特利尔看了我的同事小洁,老梁说药的栏目也正好三周年了。我和小洁也很好玩,在加拿大这么多天就喊了这么多天她要么从东岸飞来看我,我要么坐飞机去蒙特利尔看她,不过直到我回国我们也没有实现这个想法。

贵柏也一旁着急,“你们可以尝试坐一下加拿大的火车,从东岸到西岸去。沿途加拿大的美景都能遇到了。”

坐火车这个想法就放在我心里了。

正巧有一天,浩姨告诉我,如果要从枫树岭进市区看她,我可以搭乘一个叫West Coast Express的火车出来。而这个火车就经过我和月月住的地方。

“原来每天听到的火车声是West Coast Express啊”,我心想。

在一个很晴朗的早上,大约7点半,我来到火车站,打算去看看姨妈。还记得站在站台的地方就能看到铁轨,还有一条河流,后来才知道是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唯一的一条菲沙尔河。菲莎儿河边沿岸是茂密的植物,在加拿大,公路边,树林里都有能随手就摘来吃的蓝莓、黑莓这样子的植物。

一个加拿大小伙子问我要买什么样的票,我告诉他我想去哪里,然后还要回来,于是他帮我买了一张Compass的票,花了17元加币,但后来才知道这张票这么好用。

火车开动了,对面坐着是一个到市区上班的女孩子,打扮的很精致。这在加拿大少见,因为这里的人都是和大大咧咧穿衣休闲。这趟火车周一至周五,固定时间段发车,班次不多,就是为了方便在郊区到商业区上班的人们。

速度不是很快,我却很享受这种铁轨的节奏,也不知前方是什么。。。。

经过一个小时的火车以后,为了要看姨妈,我还要转地铁(sky train),还要换公交。

我随着人流,完成了这两件事,中间会突然拦住身边的人,问问他我是不是在对的方向上。在地铁上,为了不让自己错过站,我特意问了地铁的工作人员到目的地需要的时间,她告诉我12分钟以后可以下车,我就盯着自己的Iphone看时间了,想想这个也是好方法,不用每一个站都要不安的抬头看站名。

那张Compass的票,发挥了神奇的作用,每到一个票闸前,只要刷一下,都能通过,不管你是坐火车、地铁,还是巴士。每次都像芝麻开门一样,顺利又让我往前走。

可是我还是在最后一个环节,也就是搭乘公交的时候坐过了车站,不得不返回到行进的马路对面再调头坐反方向的车。这时候心情突然无以复加的沮丧,恨不得第二天就坐飞机回家,回家,回家。

最后在车站上终于见到了亲爱的强悍的浩姨妈和姨丈,整个画面顿时欢乐雀跃起来,我的姨丈反应灵敏,风趣幽默,他知道我想哭的样子,说,点样啊,你仲米死得,好小事姐(这么小的事,你还死不了)。

我们去香港人开的中餐馆吃茶,在家的附近走走,中午我在表哥小时候的床上睡了一下,心里恢复了平静。

不过浩姨妈跟我说,就是那样刚刚发生的场景,我坐错车以后见面所有的谈话,片段,画面,在我得了阿尔茨海默病的姨丈脑海里都不记得。“This is my life,I live at the moment.”浩姨妈说。

晚上的时候,姨丈开车,姨妈看地图,再次送我,我又在当天傍晚的时候坐了同一班火车回到了枫树岭。

备用纽扣

2018/05/19 – 9:18 下午

读高中的时候,就知道堡狮龙这个牌子,这是广州牌子,以休闲风格为主,bosini英文读起来很像粤语的“卜死你”(用棍子打死你),到现在还记得。

现在我还挺喜欢这个牌子,只要是xs的码数,都是合适我的。

如果是衬衣,在衣服内侧腰部的位置会有好几片薄薄的标签,标注厂家,面料,尺码等信息,就像所有正经的牌子一样。上面还会钉一个跟衬衣正面一模一样的备用纽扣。如果纽扣不见了,就可以拆下来用这个。

我的衣服不曾会穿到扣子不见,以前觉得标签接触到会不舒服,买回来的时候会顺便剪下来,连同备用纽扣也丢了,不过最近好几件的衣服都没有剪了。就让那个备用的小钮扣就那样呆着吧。

爱人如己

2018/05/06 – 9:31 下午

小潘半夜录了一首歌,他自弹自唱,翻唱了中岛美嘉的现场版,还喜欢喝了酒再录歌。小潘是我原来的同事,以前一块弹唱。他的吉他弹得实在是出神入化。下面这首就是小潘翻唱的《一了百了》,我后来听过2016年中岛的现场版,很有爆炸力。

希望所有的朋友都快乐开心。

功夫猫

2018/05/06 – 9:25 下午

下午下了一场大暴雨,到了多雨的季节,没有带伞,下公交车的时候雷雨停了,太阳出来。

夏天的广州就是这样。因暴雨的阻隔,今天来拳馆上课的只有两个孩子,和我一个大人。在这个租来的老人活动中心的场地里,显得有些寂寥。不过有这只黄色的小肥猫在,整个拳馆显得非常可爱。

刚刚出生的时候,这只黄色的小猫就在这里,时不时有负责场地的管理人喂喂它,一年过去越养越大。平日猫咪都很怕人的吧,不过它却好像盼望着有人来跟它玩。我们这里有一个木桩,练习摊打,木桩已经被猫咪抓的都是痕迹,常常人在打,它就飞扑上去,弄得孩子们也不专心,大叫“保护木桩”,将猫咪赶走。

今天它很乖,趴窝在那里,看着两个师傅教三个学员。我有时候逗逗猫,平时人多的时候,常常会这里几个人练习小念头,那里几个人学习太极,还有几个人玩粘手,我则总是到处逛逛,围着看看,这里学点,那里学点。

更多时候是蹲下来跟功夫猫咪玩。

如意咏春

2018/04/08 – 4:28 下午

前年夏天的时候学咏春拳。常常想写一下这个拳馆和这里的人。

16年7月的时候到香港的李小龙馆参观过,想象一下开拳馆是怎样的,又想体验一下练习武术,于是想起我的小侄女小时候拜师学过一段时间,就问了电话,当时说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也不知道拳馆还在不在。

接电话的是苏师傅,他让我先上一堂,他们那里一般只教小孩子。

拳馆在纸行路,叫如意咏春拳馆,离家里非常远,在老区,那里的人都是讲粤语,生活节奏非常非常慢。他们租了一个小小的场地,楼下是社区老人活动中心。还有很茂盛的大榕树,把整条街道都遮挡住。

我有时候会请假,不过到现在还在学,一些基本的招式也没忘。学员都是陆陆续续来了又走了,苏师傅和他的搭档曾师傅从来也不要求,想来就来,不想学就停下来。有一些学了很长时间,从小学一直学到大学,经常会回来看看师傅。

他们每个星期都在,不管有几个学员。而且都教的非常认真,苏师傅的声音洪亮,对小孩子非常严格,课上会要练习基本功,一些新的招式,也会开开玩笑,蛮轻松的。

上个星期,苏师傅让孩子们跟他对打一分钟,不管用任何方式。身边的小朋友一个个冲上去跟他对打了一会,一个一个轮着上。我顿时感到紧张,问一个刚刚跟他对打完的小女孩你怕不怕,她说不怕,想不想赢,她说不想。

于是我马上举手说,苏师傅,我现在打不了,因为我很害怕,而且非常想赢你。他说,那你在一旁坐一下吧。

直到等到快下课的时候,我说我好了,于是上前,一分钟后,他说我打得不错。

放学后,我就轻松地下课了。

小田原车站的城市音乐

2018/04/04 – 4:36 下午

两个月前,我在小田原公园,看到了夜晚灯光摇曳下的小田原寺庙,还有好听的音乐,特别有日本古典风的电子音乐。

昨天,刚下车站,又听到整个车站回响着同样在两个月前听到的音乐,感觉很奇妙。这是一座城市的统一的标识啊,就像回家的感觉。

在横滨,来留学一年的周周妹妹说,她觉得横滨已经是她离开东京最远最远的边界的城市,根本不可能还跑到离横滨还有以南距离车程一小时的小田原。完全不知道那里是什么地方了。而我去到看到那里的山觉得充满灵性和能量。

月月一下长大了

2018/03/26 – 4:14 下午

月月帮我买了一个披肩斗篷,就是小蛮那件橙色的,她自己先买了一件,1米5,晚上一洗完澡就披着,还要把帽子盖上自己的脸。我跟她看过这个动画片,是日本的动漫,里面的小蛮一下子正经八百,一下子天真到邪恶,动画片里的形象也是一会缩小成一个儿童,一会窜高长成一个成年人。

这跟大人是一样的呀,无论长的多大,心里面都是一个孩子。

我非常羡慕她的披肩斗篷,央求让她帮我买一件,她二话没说,问我要了50块钱,自己坐车去动漫新城,买回来往我面前一丢,“给你”

我也披着这件橙色的披肩,跟着她总能给我带来许多欢乐。

转发之前阅读全文

2017/09/23 – 8:26 上午

昨天在微信圈看到一则社会新闻,看了一下标题,就转给一个朋友。我们谈的话题很多时候涉及到老年人这个群体,常常说老了自己就去找一家靠谱的老人院就好。


文章讲的大概是中国老龄化社会问题。他全文看后说了一下自己的看法,对这篇文章的几个不足之处给了一些的观点。我却没法把话接下去,因为我没有看过这篇文章,只是转了而已。

以后转给别人文章前自己还是要看看为好。并停下来想一想。以免遭到别人认真对待自己无心的尴尬。

周六和小豆一起

2017/07/15 – 9:23 上午

今天是星期六,2017年的7月15日,早上起来觉得特别有活力。带着我们家的比熊犬小豆去旁边的小区溜了好几圈。

小豆是一个白色的小狗狗,我们全家三人都属于比较安静的类型,小豆却正好相反,把我们三个人的不安静都基于它一身了,遇到任何一点动静,人,物,不高兴,不乐意,从不掩饰,汪汪汪的就大喊起来,也有咬过人的不良记录。在整个小区已经是声名远扬,都知道我们这家有这么一条小白狗。

正是由于它的闹,加上我们的静,显得平衡和正常起来。

我遇到了一个遛狗的人,她很热情,热情的人总是让人高兴,也跟她聊了起来,你也可以牵着狗狗让它跟别的狗过互相闻一下,完全不用抬眼看对方的主人,默默的离开,但是这样会很没劲!所以通常我都会尽量跟人打招呼,看着陌生人的眼睛,说两句话,顿时觉得很有融入感和当下感,心情也变得好起来。

小豆天性自由,完全不受约束和管教,遛狗的时候表露的充分无疑。它跑我就跑,它要闻路边的花花草草,狗尿狗屎,如果不是特别脏,通常我都不会拦着他拽他走,想到这里,有时候会得知一些特别有管教方法的主人,严格规定自己的宠物怎样怎样,不能怎样怎样,心里顿觉一阵可怜,也不过就是一只想陪一下你的狗狗,何来那么多限制呢,对着主人,他们是毫无反抗之力的。

和小豆在一起的时候,我总会想到一点点,今天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