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冬蕾的空间
比毛毛更可爱的是毛毛的月月

中美新药评价差异在哪儿

Written on 2010/05/28 – 3:23 下午 by donglei

中美评价机构最大差异不在法规,而在于从事研发和评价的人是否真正信任科学、理解科学、掌握科学,掌握科学决策的方法,愿意在科学层面讨论争辩,愿意服从科学的结果。

如果有一个栏目叫People On the Move

Written on 2010/05/26 – 5:30 下午 by donglei

以陈力在中国药物研发领域老大哥的位置,他的离职让媒体震惊。可以隐射出目前大型制药企业研发产出率的现状:担任期间更多的是忙于如何控制其团队的运作成本,而非如何推进各个研发项目。

这是一个清贫但富有教育的家庭

Written on 2010/05/17 – 4:30 下午 by donglei

“我想,我死后在天堂门口碰到的第一个人就是美联社的记者。”

——马哈特马·甘地(Mahatma Gandhi)出狱后在印度一个偏僻的火车站接受美联社记者采访时说。

小杜老师一家是一个清贫但受教育程度很深的家庭。

药物信息协会(DIA)第二届中国年会5月16日召开

Written on 2010/05/13 – 10:09 上午 by donglei

感觉到了夏天

Written on 2010/05/05 – 3:30 下午 by donglei

P1000888

还原生命嬉戏的本质,回归天真和纯粹,徜徉在存在的喜悦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