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生活’ Category

备用纽扣

星期六, 五月 19th, 2018

读高中的时候,就知道堡狮龙这个牌子,这是广州牌子,以休闲风格为主,bosini英文读起来很像粤语的“卜死你”(用棍子打死你),到现在还记得。

现在我还挺喜欢这个牌子,只要是xs的码数,都是合适我的。

如果是衬衣,在衣服内侧腰部的位置会有好几片薄薄的标签,标注厂家,面料,尺码等信息,就像所有正经的牌子一样。上面还会钉一个跟衬衣正面一模一样的备用纽扣。如果纽扣不见了,就可以拆下来用这个。

我的衣服不曾会穿到扣子不见,以前觉得标签接触到会不舒服,买回来的时候会顺便剪下来,连同备用纽扣也丢了,不过最近好几件的衣服都没有剪了。就让那个备用的小钮扣就那样呆着吧。

爱人如己

星期日, 五月 6th, 2018

小潘半夜录了一首歌,他自弹自唱,翻唱了中岛美嘉的现场版,还喜欢喝了酒再录歌。小潘是我原来的同事,以前一块弹唱。他的吉他弹得实在是出神入化。下面这首就是小潘翻唱的《一了百了》,我后来听过2016年中岛的现场版,很有爆炸力。

希望所有的朋友都快乐开心。

功夫猫

星期日, 五月 6th, 2018

下午下了一场大暴雨,到了多雨的季节,没有带伞,下公交车的时候雷雨停了,太阳出来。

夏天的广州就是这样。因暴雨的阻隔,今天来拳馆上课的只有两个孩子,和我一个大人。在这个租来的老人活动中心的场地里,显得有些寂寥。不过有这只黄色的小肥猫在,整个拳馆显得非常可爱。

刚刚出生的时候,这只黄色的小猫就在这里,时不时有负责场地的管理人喂喂它,一年过去越养越大。平日猫咪都很怕人的吧,不过它却好像盼望着有人来跟它玩。我们这里有一个木桩,练习摊打,木桩已经被猫咪抓的都是痕迹,常常人在打,它就飞扑上去,弄得孩子们也不专心,大叫“保护木桩”,将猫咪赶走。

今天它很乖,趴窝在那里,看着两个师傅教三个学员。我有时候逗逗猫,平时人多的时候,常常会这里几个人练习小念头,那里几个人学习太极,还有几个人玩粘手,我则总是到处逛逛,围着看看,这里学点,那里学点。

更多时候是蹲下来跟功夫猫咪玩。

如意咏春

星期日, 四月 8th, 2018

前年夏天的时候学咏春拳。常常想写一下这个拳馆和这里的人。

16年7月的时候到香港的李小龙馆参观过,想象一下开拳馆是怎样的,又想体验一下练习武术,于是想起我的小侄女小时候拜师学过一段时间,就问了电话,当时说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也不知道拳馆还在不在。

接电话的是苏师傅,他让我先上一堂,他们那里一般只教小孩子。

拳馆在纸行路,叫如意咏春拳馆,离家里非常远,在老区,那里的人都是讲粤语,生活节奏非常非常慢。他们租了一个小小的场地,楼下是社区老人活动中心。还有很茂盛的大榕树,把整条街道都遮挡住。

我有时候会请假,不过到现在还在学,一些基本的招式也没忘。学员都是陆陆续续来了又走了,苏师傅和他的搭档曾师傅从来也不要求,想来就来,不想学就停下来。有一些学了很长时间,从小学一直学到大学,经常会回来看看师傅。

他们每个星期都在,不管有几个学员。而且都教的非常认真,苏师傅的声音洪亮,对小孩子非常严格,课上会要练习基本功,一些新的招式,也会开开玩笑,蛮轻松的。

上个星期,苏师傅让孩子们跟他对打一分钟,不管用任何方式。身边的小朋友一个个冲上去跟他对打了一会,一个一个轮着上。我顿时感到紧张,问一个刚刚跟他对打完的小女孩你怕不怕,她说不怕,想不想赢,她说不想。

于是我马上举手说,苏师傅,我现在打不了,因为我很害怕,而且非常想赢你。他说,那你在一旁坐一下吧。

直到等到快下课的时候,我说我好了,于是上前,一分钟后,他说我打得不错。

放学后,我就轻松地下课了。

唯心

星期六, 四月 7th, 2018

光子是我很久以前采访过的做投资的老师,他在他的《我,世界》一书里的前言里写,

给你一个简单的测验(请选择正确或错误)

1.被截肢的人能感到自己并不存在的肢体的疼痛?

2.有人能控制自己的梦境?

3.月亮在没有人观察的时候并不存在?

4.时间有个起点?

5.有种科学技术能让人感到神就在身边?

我的答案都是“是的”。原来我也是百分之百唯心的人呢。

月月一下长大了

星期一, 三月 26th, 2018

月月帮我买了一个披肩斗篷,就是小蛮那件橙色的,她自己先买了一件,1米5,晚上一洗完澡就披着,还要把帽子盖上自己的脸。我跟她看过这个动画片,是日本的动漫,里面的小蛮一下子正经八百,一下子天真到邪恶,动画片里的形象也是一会缩小成一个儿童,一会窜高长成一个成年人。

这跟大人是一样的呀,无论长的多大,心里面都是一个孩子。

我非常羡慕她的披肩斗篷,央求让她帮我买一件,她二话没说,问我要了50块钱,自己坐车去动漫新城,买回来往我面前一丢,“给你”

我也披着这件橙色的披肩,跟着她总能给我带来许多欢乐。

转发之前阅读全文

星期六, 九月 23rd, 2017

昨天在微信圈看到一则社会新闻,看了一下标题,就转给一个朋友。我们谈的话题很多时候涉及到老年人这个群体,常常说老了自己就去找一家靠谱的老人院就好。


文章讲的大概是中国老龄化社会问题。他全文看后说了一下自己的看法,对这篇文章的几个不足之处给了一些的观点。我却没法把话接下去,因为我没有看过这篇文章,只是转了而已。

以后转给别人文章前自己还是要看看为好。并停下来想一想。以免遭到别人认真对待自己无心的尴尬。

月月的绘本世界

星期五, 七月 25th, 2014

暑假前的一次家长会,月月的班主任希望我能推荐一些图书给班上的家长,并做一个小型的讲演,说说推荐的理由。

我挺喜欢班主任给我的任务,制作了一个幻灯片,还真的在家长面前讲了一些自己的心得。

历来都主张孩子的书本要降低阅读难度,我推荐的也是一系列绘本。以下就是这个可爱的ppt.

picturebook

夏天

星期二, 六月 3rd, 2014
昨天在朋友圈看到一句诗:连雨不知春去,一晴方觉夏深。深感妹子们秀身材的季节悄悄来临了。
小时候长在农村,夏天可玩的东西很多。那时候天总是很高很蓝,抹着几道轻纱似的薄云。静谧的下午阳光晒得万物都静止了,连天上的白云都一动不动,让人有一种整个世界都停止运转的错觉。远处不时隐约传来的几阵蝉鸣,才提醒人们时间的存在。而躲在阴凉处的我们,则精力旺盛地玩着各种游戏,做泥巴煤炉、拍公仔纸、做竹笛、玩弹叉、玩运屎钳(一种专门吃牛糞的昆虫,会扑哧扑哧地响)、打扑克、做小风车、斗蜗牛壳、斗金柏(一种金色的小蜘蛛),不一而足,无聊的时候还会拍苍蝇。
每当夏天来临的时候,村旁或学校的树林里就会长出很多金龟子和黄虫,这种长着硬壳会飞的昆虫是我们很大的快乐来源。金龟子相比黄虫要少一点,而且体形较小飞得快,所以较难捉到。黄虫就不一样了,体形大,看上去有点笨重,甚至多的时候地上都爬满了,捡就可以。捉到金龟子或黄早后拿根线绑住它的脚,往上一抛它就开始飞了,玩的人则拿着线的另一头让它只能绕着我们飞。这种玩法有点残忍,后来就不怎么玩了。
夏天树上还特别多蝉,时不时就要支~~支~~~支~~~~的叫上一阵。小孩子对这些昆虫总是很好奇,光听到它们的声音、看到它们的外形显然是不够的,总要想方设法捉来玩。蝉非常机警,而且通常停在树上很高的地方,徒手捉不是不可能,只是非常难。但这难不到我们。我们会拿一根长的竹子,在竹尖一头粘上一小团用石头锤过的、特别粘的糥米饭,然后把竹子小心翼翼地申到树上,轻轻把糥米团粘在蝉的翅膀上,蝉就被炶住飞不走了。
有时候会从远处传来隐隐约约的隆隆声,并且越来越近,这时一帮小孩就会跑出来一个个申长了脖子在天上寻找着什么,直到其中一个突然大喊“在那在那!”大家顺着他指的方向继续寻找就会发现一架小得几乎看不见的飞机飞过。然后大家就会静静地仰着头盯着那架飞机,一个个小脑袋就跟一个个雷达似的慢慢追踪着飞机。飞机飞到天的另一边时,总有人带头追着飞机的方向跑,妄图看看它到底要飞到什么地方,但很显然这是徒劳的。飞机终于还是消失在我们视野,大家怀着无限的猜想和些许的遗憾,继续玩其他的去了。直到后来我在广州白云机场附近见过起降的飞机,终于有机会在这种仰望活动结束后大声说:“我见过比这大得多的飞机,有这么大!”然后拼命张开双臂比划着,从而赢得一双双艳羡的目光。
每年暑假最痛苦的莫过于一放假就农忙开始。南方种水稻为主,每年种两造,暑假正好是早造收割和晚造插秧的时候。农村的孩子自小就要帮着干农活,所以一到了放暑假心情非常地复杂,这种不快甚至超过了暑假作业所带来的不快。虽然如此,每当暑假前还是非常期待的,毕竟干农活比上课还是自由多了,而且农忙过后还有一个月的时间玩呢,又可以上山掏鸟下水捉鱼地里偷番薯了,谁能不期待呢?

小成成在他自己微信公共账号平台写的一篇文章,我放在这里。插图是我用相机照的一本书,秦好史郎的《夏日的一天》。

昨天在朋友圈看到一句诗:连雨不知春去,一晴方觉夏深。深感妹子们秀身材的季节悄悄来临了。

DSC03359

小时候长在农村,夏天可玩的东西很多。那时候天总是很高很蓝,抹着几道轻纱似的薄云。静谧的下午阳光晒得万物都静止了,连天上的白云都一动不动,让人有一种整个世界都停止运转的错觉。远处不时隐约传来的几阵蝉鸣,才提醒人们时间的存在。

而躲在阴凉处的我们,则精力旺盛地玩着各种游戏,做泥巴煤炉、拍公仔纸、做竹笛、玩弹叉、玩运屎钳(一种专门吃牛糞的昆虫,会扑哧扑哧地响)、打扑克、做小风车、斗蜗牛壳、斗金柏(一种金色的小蜘蛛),不一而足,无聊的时候还会拍苍蝇。

每当夏天来临的时候,村旁或学校的树林里就会长出很多金龟子和黄虫,这种长着硬壳会飞的昆虫是我们很大的快乐来源。金龟子相比黄虫要少一点,而且体形较小飞得快,所以较难捉到。黄虫就不一样了,体形大,看上去有点笨重,甚至多的时候地上都爬满了,捡就可以。

捉到金龟子或黄早后拿根线绑住它的脚,往上一抛它就开始飞了,玩的人则拿着线的另一头让它只能绕着我们飞。这种玩法有点残忍,后来就不怎么玩了。

DSC03360

夏天树上还特别多蝉,时不时就要支~~支~~~支~~~~的叫上一阵。小孩子对这些昆虫总是很好奇,光听到它们的声音、看到它们的外形显然是不够的,总要想方设法捉来玩。蝉非常机警,而且通常停在树上很高的地方,徒手捉不是不可能,只是非常难。但这难不到我们。

我们会拿一根长的竹子,在竹尖一头粘上一小团用石头锤过的、特别粘的糥米饭,然后把竹子小心翼翼地申到树上,轻轻把糥米团粘在蝉的翅膀上,蝉就被炶住飞不走了。

有时候会从远处传来隐隐约约的隆隆声,并且越来越近,这时一帮小孩就会跑出来一个个申长了脖子在天上寻找着什么,直到其中一个突然大喊“在那在那!”大家顺着他指的方向继续寻找就会发现一架小得几乎看不见的飞机飞过。

然后大家就会静静地仰着头盯着那架飞机,一个个小脑袋就跟一个个雷达似的慢慢追踪着飞机。飞机飞到天的另一边时,总有人带头追着飞机的方向跑,妄图看看它到底要飞到什么地方,但很显然这是徒劳的。

飞机终于还是消失在我们视野,大家怀着无限的猜想和些许的遗憾,继续玩其他的去了。直到后来我在广州白云机场附近见过起降的飞机,终于有机会在这种仰望活动结束后大声说:“我见过比这大得多的飞机,有这么大!”然后拼命张开双臂比划着,从而赢得一双双艳羡的目光。

每年暑假最痛苦的莫过于一放假就农忙开始。南方种水稻为主,每年种两造,暑假正好是早造收割和晚造插秧的时候。农村的孩子自小就要帮着干农活,所以一到了放暑假心情非常地复杂,这种不快甚至超过了暑假作业所带来的不快。

DSC03369

虽然如此,每当暑假前还是非常期待的,毕竟干农活比上课还是自由多了,而且农忙过后还有一个月的时间玩呢,又可以上山掏鸟下水捉鱼地里偷番薯了,谁能不期待呢?

就像从前看Friends

星期一, 四月 21st, 2014

周末看明珠台的the Micheal J Fox Show(就像从前看Friends),《回到未来》的那个小个子男孩Micheal J Fox在片中饰演主播。

Micheal宝刀未老,笑料不断,期间看到他的面部一抽一抽,想起他2000年得了帕金森病,顽强治疗,2013年出演此剧。

我看的这集英伦老牌歌手Sting客串,在节目结束的时候抱着吉他唱了他的新作。

Sting的歌词富有诗意。放在这个空间保存一下。

August Winds

词:Sting
曲:Sting

When August winds are turning,
The fishing boats set out upon the sea,
I watch ’til they sail out of sight,
The winter follows soon,
I watch them drawn into the night,
Beneath the August moon.

No one knows I come here,
Some things I don’t share,
I can’t explain the reasons why,
It moves me close to tears,
Or something in the season’s change,
Will find me wandering here.

And in my public moments,
I hear the things I say but they’re not me,
Perhaps I’ll know before I die,
Admit that there’s a reason why,
I count the boats returning to the sea,
I count the boats returning to the sea.

And in my private moments,
I drop the mask that I’ve been forced to wear,
But no one knows this secret me,
Where albeit unconsciously,
I count the boats returning from the sea,
I count the boats returning from the s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