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毛毛更可爱的是毛毛的月月

Recent Comments

  • 淼淼: 一向觉得这种背影特别有爱……
  • 淼淼: 十年前的回忆!毛毛太棒啦,粉丝又多了一枚!拥有这么有才情的辣妈,月月童鞋是有多幸福……
  • DJ: Don’t comment on China’s regulatory environment –if you have to, positive and complementary remarks are always expected; i don't think so...
  • DJ: 就假装他们都很伟大....
  • DJ: 赞一个
  • Bin Li: 伦理委员会类似于全国人大,按道理是最高的权力机关。 药监局类似于中央政治局。 所以,实际上还是药监局说了算数。 在有地方伦理存在的情况下,当然要以地方伦理为主。如果在有地方伦理的情况下,选择中心伦理,这是需要提供充足的理由并经过地方伦理书面批准的。 很简单的一个例子,伦理需要审核研究者的资质。一个Site可能有10多个研究者,只有医院自身的伦理委员会才真正了解这些研究者的情况,中心伦理怎么可能对所有医院的医生都那么了解? 临床研究行业是以诚信为基础的,类似于西方社会的无罪认定,也就是在没有确实的犯罪证据以前,是认为嫌犯是无罪的。临床研究也是这样的一种精神,在没有确切证据以前,相信所有参与临床研究的人员,都是公正的,遵守法规的。 中国临床研究的基础是相反的,首先认为参与临床研究的人员是会作弊的,采取的方法也是严进松出。 结果呢???
  • Tommy: 这个交易不是已经终止了吗?

Random Posts

Tag Cloud

生日快乐

2013/10/31 – 2:38 下午

今天是我的生日,也是这个网站创建4周年的日子。生日快乐啦。

Happy Birthday to Donglei

我发现

2013/10/11 – 6:01 下午

让我快速过一下最近这段时间想到的一些可以写下来的事情。

我有一本中文版的乔布斯传,一本英文版的,一个iPad,一个iPod。我去看了库彻出演的电影。

我们在虎嗅网站上要来了一篇文章,刊登到报纸上,把里面的一句话用作引题“我要么会是第一个能够摆脱癌症的人,或者是最后一个因癌症而过世的人。”

http://www.huxiu.com/article/21021/1.html?f=chouti

我发现以前是互联网要从报纸摘文章,现在,传统的报纸要从互联网上摘文章,而且无需要修改一个字。

这些摘下来的翻译文章,开头是这样的:嗯是的,如果人类还懂得谦卑,应该说是“探索”,而不是“征服”。

“嗯是的”这样如同在你耳旁倾述的语气词已经跃上报纸。

我发现奥博资本(OrbiMed)亚洲区资深董事总经理王健会用修订格式修改我们的采访问题。

《福布斯》杂志的记者Matthew Herper这样介绍自己:I cover science and medicine,and believe this is biology’s century.

我在一篇介绍诺华的长文章里看到激动人心的大药厂创新转归,我们把它翻译出来,

http://web.yyjjb.com:8080/html/2013-09/27/content_199833.htm

也在这篇文章结尾的部分看到了极少在外媒里出现的声明:

Declaration: Novartis provided Andrew McConaghie, former editor ofPharmafocus, with flights and accommodation to attend its 2012 R&D day, held in Cambridge, Massachusetts, on 8 November.

我发现,做新闻仍然非常有趣,因为,这件事情就是发现。纸媒,互联网,微博,微信,在这多元的世界里,各自各精彩。连同我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