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冬蕾的空间
比毛毛更可爱的是毛毛的月月

我发现

Written on 2013/10/11 – 6:01 下午 by donglei

让我快速过一下最近这段时间想到的一些可以写下来的事情。

我有一本中文版的乔布斯传,一本英文版的,一个iPad,一个iPod。我去看了库彻出演的电影。

我们在虎嗅网站上要来了一篇文章,刊登到报纸上,把里面的一句话用作引题“我要么会是第一个能够摆脱癌症的人,或者是最后一个因癌症而过世的人。”

http://www.huxiu.com/article/21021/1.html?f=chouti

我发现以前是互联网要从报纸摘文章,现在,传统的报纸要从互联网上摘文章,而且无需要修改一个字。

这些摘下来的翻译文章,开头是这样的:嗯是的,如果人类还懂得谦卑,应该说是“探索”,而不是“征服”。

“嗯是的”这样如同在你耳旁倾述的语气词已经跃上报纸。

我发现奥博资本(OrbiMed)亚洲区资深董事总经理王健会用修订格式修改我们的采访问题。

《福布斯》杂志的记者Matthew Herper这样介绍自己:I cover science and medicine,and believe this is biology’s century.

我在一篇介绍诺华的长文章里看到激动人心的大药厂创新转归,我们把它翻译出来,

http://web.yyjjb.com:8080/html/2013-09/27/content_199833.htm

也在这篇文章结尾的部分看到了极少在外媒里出现的声明:

Declaration: Novartis provided Andrew McConaghie, former editor ofPharmafocus, with flights and accommodation to attend its 2012 R&D day, held in Cambridge, Massachusetts, on 8 November.

我发现,做新闻仍然非常有趣,因为,这件事情就是发现。纸媒,互联网,微博,微信,在这多元的世界里,各自各精彩。连同我的博客。

留下评论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