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一月, 2010

广州BRT

星期日, 一月 31st, 2010

P1000322

耗资23亿让天河区居民困苦不堪的BRT终于竣工,能否让如释重负的百姓享受交通便捷还是个未知数。

南方都市报曾经痛心疾首、声声啼血地连写了三天的社论讨伐广州的交通与施政积弊(写那样的社论会把命都搭上去)。

趁还没有“以邻为壑” 让私家车让路, 我今天带着快没电的DMX-LX3排了一张即将开通的BRT。图为天河石牌到邮电学校一段。

南沙湿地

星期日, 一月 31st, 2010

P1000309

很多年前,北京的流浪歌手大杨跟我说,广州最让他怀念的地方就是在冬天依然可以躺在绿油油的中山纪念堂的草地上睡一个午觉,阳光毫不示弱地穿透进层层叠叠的绿。

P1000304

上周末的温度大约10度,我去了一趟南沙湿地,那是位于南沙开发区最南端,地处珠江出海口西岸,总面积2200公顷。

P1000310

在那儿,我感受到了广州冬天的清凉与暖意。

P1000305

南沙工程是我哥十多年前实习的地方,记得他说走的前夜大伙聚餐,席间霍英******然出现,给他们这些怀揣梦想的毕业生逐一敬酒。广州番禺的南沙岛,是霍英东晚年心目中的“金银岛”,他定下了大举开发南沙岛的计划,总投资超过100亿港元。对南沙岛的开发, 成了霍英东一生中最后的一个梦想。

P1000320

所谓湿地,就是常久或暂时的沼泽地或水域地带,与森林,海洋并列为地球三大系统。在全球倡导环保的当下,是个时髦的词汇。

P1000318

前方是新龙大桥,经历过清代林则徐虎门销烟的壮举。

P1000319

也经历过南宋文天祥“伶仃洋上叹零丁”的叹息。

P1000312

3D的阿凡达

星期三, 一月 27th, 2010

好莱坞的童话故事总是情真意切,无论套路多么熟悉,总是让人感动的义无反顾。再加上只有疯子导演才能制造出的影像世界,那种美国是“the greatest country on earth”的感触再一次油然而起。

看完后我第一个问题是,宇宙间真的有如潘多拉这样的星球存在么?也像地球那样有着自己的生态和运转规律?我的答案是肯定的,宇宙之大星空之潇洒人类之渺小。那么人类如何与之建立联系呢?为什么非要建立某种联系呢?我摇摇头又笑自己傻。

越界

星期日, 一月 24th, 2010

P1000177P1000123-1

“越界”,漕河泾10万平方特大型创意产业园,原址为上海金星电视机厂。由国际某知名建筑机构规划,率先引入OFFICE PARK概念,融合“办公 / 创意 / 休闲配套”三大功能,是目前上海最大创意产业园之一。

P1000179

田林路140号10号楼的上海医药临床研究中心,记住,是10号楼,原来是金星电视机厂的食堂,占地3000平方米,9号楼则是杰公司的艺术画廊。

P1000149

余华说,西方四百年间的动荡万变到了中国却浓缩在了四十年之中,充满了爆发,裂变和悲喜交集。

P1000132

P1000142

三个星期的停留,每天从住的地方步行20分钟就到了越界,20分钟行走于城乡结合部的住所与“富有现代气息”的办公大楼之间,行走于余华笔下的野蛮与现代文明的裂变中,行走于幻象的边界。

23层楼的白天黑夜

星期五, 一月 22nd, 2010

P1000171

窗户外,一样的存在,只是白天黑夜。

P1000287

亲子日

星期四, 一月 21st, 2010

P1000269

上周清月的幼儿园有一场小小的运动会。每个班的小朋友都要参与节目的演出,排练了一个多月。小丫头像模像样。

P1000257

P1000279

手里面拿着是玩游戏的奖品,一个大萝卜。

网络的稳定发展有赖于稳定的监管

星期二, 一月 19th, 2010

我猜想今天的南都一定会发表关于网络的社论,果不然。《网络的稳定发展有赖于稳定的监管

拿什么给人搜索

星期一, 一月 18th, 2010

这些天的个人空间一直处于不稳定的状态。

小成成宽慰我说非常正常,淘宝网上卖内衣裤,胸罩丝袜的一夜之间全部欲哭无泪,一如大型网站也战战兢兢,更不要说我个人的.COM。

无暇顾及谷歌事件,只是做了一件检验真理的事情,那就是我的博客无论如何变换各种关键词抑或精准到了标题的一字一标点,百度打死也搜索不出来。而在GOOGLE,键入我的名字,整个空间的名称链接就在第三位跃然网上。

这就是尽管不想让太多人知道,但依然有人在GOOGLE输入“冯毅 DIA”就能看到我和冯部长合影的原因,为GOOGLE拍个巴掌叫个好?

也不过是一次跟着cra的核查

星期四, 一月 14th, 2010

前天下午与监查员小李到第六人民医院拜访了肾内科的盛晓华主任,该院参与了上海市科委的一个重大专项,由上海交通大学附属仁济医院承担。

目前六院正在招募第一例受试者,处于比较关键的阶段,而其他14家参加单位都已入组了不同数量的病例。

小李表现出来的专业性和专注让我印象深刻,虽然此前我采访过一些CRA,大概知道这个职业是做什么的,但这次是第一次近距离了解一次CRA核查的全过程。

据小李说,该试验开通启用了电子数据采集(EDC)系统。该临床研究电子数据采集系统将提供一个稳定、安全的透析数据平台,为今后临床试验开展提供极大便利。但也存在一定不足之处,较多医院网络状况不佳,不能提供与EDC系统相适应的网络条件。

盛主任是该院的co-PI,我和她对临床试验产业发展的交流更多停留在研究者的操作层面,盛主任比较关注培训、时间、资质和经费,质量规范也是他们在与CRA合作交流过程中不断加强的概念。而CRC在医院的存在和发展以及以什么样的编制和方式存在和发展她也比较关注,相信代表了一定研究者群体的声音。

2个小时后出来,我想起一位以前采访过的CRA说过,曾经在项目的最后期限为了一个签字身怀六甲的时候在研究者门口一站就是三四个小时。不过那应该是很早很早以前的事情了,那个年代做临床试验还不是流行的玩意。

而看看身边的小李面对研究者的时候还挺牛逼轰轰的,跟盛主任讲解2小时候后还不厌其烦口干舌燥地向我介绍他不到一年的CRA职业经验和感悟,我“嗯啊”两声赶紧溜回去找人修理住处的水管。

QIAGEN and WuXi AppTec Enter into Partnership Agreement for Molecular Biomarker Development

星期三, 一月 13th, 2010

WuXi AppTec is partnering with Qiagen to develop biomarkers, assay panels and personalised healthcare diagnostics and will use these, and existing technologies, to further clients’ projects.

2006年,美国FDA启动“关键路径”计划,围绕新药发现研究开发到上市审批这一过程称为新药关键路径,设计六大综合主题,以提高新药开发率,其中发展新的生物标记物和疾病模型为主题之一。

正因为有了内容具体,可操作性强的产业政策和鼓励创新的计划,研发行业的风向标随之调整。

该则新闻中谈到“在临床前阶段筛选出最有希望的候选分子,应用生物标记物将减少制药公司新药研发的损耗,降低时间和成本。”凯杰亚太区与药明康德,针对客户的需求为分子生物标志物的开发、验证及个性化医疗提供整合的解决方案。 FDA以比过去更加公开的态度及由此催生出产业内部的各种合作意向,令生物标记物的前景不可限量,同时将对全球的药物研发模式产生影响,推波助澜中国药物研究领域各层面的创新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