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冬蕾的空间
比毛毛更可爱的是毛毛的月月

广州BRT

Written on 2010/01/31 – 6:45 下午 by donglei

耗资23亿让天河区居民困苦不堪的BRT终于竣工,能否让如释重负的百姓享受交通便捷还是个未知数。

南沙湿地

Written on 2010/01/31 – 4:27 下午 by donglei

P1000312

很多年前,北京的流浪歌手大杨跟我说,广州最让他怀念的地方就是在冬天依然可以躺在绿油油的中山纪念堂的草地上睡一个午觉,阳光毫不示弱地穿透进层层叠叠的绿。

3D的阿凡达

Written on 2010/01/27 – 9:45 下午 by donglei

看完后我第一个问题是,宇宙间真的有如潘多拉这样的星球存在么?也像地球那样有着自己的生态和运转规律?我的答案是肯定的,宇宙之大星空之潇洒人类之渺小。

越界

Written on 2010/01/24 – 9:41 下午 by donglei

三个星期的停留,每天从住的地方步行20分钟就到了越界创意园,20分钟行走于城乡结合部的住所与“富有现代气息”的办公大楼之间,行走于余华笔下的野蛮与现代文明的裂变中,行走于幻象的边界。

23层楼的白天黑夜

Written on 2010/01/22 – 4:26 下午 by donglei

亲子日

Written on 2010/01/21 – 4:39 下午 by donglei

上周清月的幼儿园有一场小小的运动会。每个班的小朋友都要参与节目的演出,排练了一个多月。小丫头像模像样。

手里面拿着是玩游戏的奖品,一个大萝卜。

网络的稳定发展有赖于稳定的监管

Written on 2010/01/19 – 5:29 下午 by donglei

我猜想今天的南都一定会发表关于网络的社论,果不然。《网络的稳定发展有赖于稳定的监管》

拿什么给人搜索

Written on 2010/01/18 – 5:20 下午 by donglei

这就是尽管不想让太多人知道,但依然有人在GOOGLE输入“冯毅 DIA”就能看到我和冯部长的合影的原因,为GOOGLE拍个巴掌叫个好?

也不过是一次跟着cra的核查

Written on 2010/01/14 – 10:42 上午 by donglei

2个小时后出来,我想起一位以前采访过的CRA说过,曾经在项目的最后期限为了一个签字身怀六甲的时候在研究者门口一站就是三四个小时。不过那应该是很早很早以前的事情了,那个年代做临床试验还不是流行的玩意。

QIAGEN and WuXi AppTec Enter into Partnership Agreement for Molecular Biomarker Development

Written on 2010/01/13 – 2:51 下午 by donglei

FDA以比过去更加公开的态度及由此催生出产业内部的各种合作意向,令生物标记物的前景不可限量,同时将对全球的药物研发模式产生影响,推波助澜中国药物研究领域各层面的创新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