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冬蕾的空间
比毛毛更可爱的是毛毛的月月

生日快乐

Written on 2014/10/31 – 9:50 上午 by donglei

今天是我生日,也是这个博客5周年,生日快乐!

叶雷:比尔盖茨坚信疫苗的力量

Written on 2014/03/17 – 9:00 上午 by donglei

写这份采访提纲,看了大概5万字的资料,从采访比尔盖茨到叶雷的文章都不放过 ,写完这份提纲,才发现自己像在讲一个故事,文章和采访也已经完成了一大半。

这是医药界的报纸第一次采访盖茨基金会,从问题设置一开始,就力求从一个与大众媒体不同的角度切入,亮亮相也很不错。

王健:投资者点燃研发引擎

Written on 2013/11/29 – 3:18 下午 by donglei

我删掉她在文章中用的“今天”,“诚然”,“被视作”等等转折词,因为感觉十分老土,而换成“这个年代”,“特质”,“一个富有投资前景的企业”,“被打散的链条”,她则一再指出我写东西太过跳跃,总是不停的断开,让她很痛苦。

从Regulatory Affair到Regulatory Science

Written on 2013/09/23 – 9:47 上午 by donglei

我们专访的目的是什么?我们写的文章给谁看?我们为什么邀请这位专家来解读?我把做这件事的缘起、自己在交流写稿中遇到的困惑一一向读者道出,这是一个新的尝试。

谭凌实:安全是贯穿药品生命周期的使命

Written on 2013/07/09 – 6:25 下午 by donglei

我最近一看到微博上爆出解读FDA各种指南啦,热点评评述啊,长文章之类的,就有点着急:网络写作的速度越来越快,报纸还能做什么?

遇到微博上写的好的长文章能直接拔下来放在报纸上么?很口语,很网络也。

和同事聊起来,觉得也没什么不行,这也是一种语言风格,而且还要尽量保留,这是对作者的一种尊重。

最近跟辉瑞凌实博士及他的同事合作了一篇访谈,作为“研发大讲堂”栏目今年首次开斋,其气势和高端性让我又对传统报纸有了信心。

假如采访变成这样

Written on 2013/02/26 – 10:41 上午 by donglei

“传媒企业需要提供人们想要的新闻。我说不清曾拜访过多少报社,他们的新闻奖项挂满了房间,而发行量却在急剧下滑。这说明,编辑们是在为自己做新闻,而不是做对他们的客户来说有意义的新闻,一家新闻机构的最重要资产,是它与读者之间建立起来的信任,这种信任关系的背后,是读者相信编辑们关心他们的需求与利益。”

——默多克

冯毅:借鉴国际经验建立药品审评新制度

Written on 2012/11/26 – 5:20 下午 by donglei

以药监体系内部的力量所倡导的审评机制改革已经开展了十多年,以药品审评中心的资源和能力所开展的内部调整和改革在过去的十年中也已进行了4次。但是10年所完成的4次改革始终没有跳出“审评速度”的魔咒。快了,有声音说一年批准1万个品种比FDA还多。慢了,有声音说对行业的发展形成阻力。

新药研发选择

Written on 2012/11/26 – 5:18 下午 by donglei

“在国家把生物医药产业定位为新兴战略产业,在全球药物研发国际化进程已成大局的环境下,中国药物创新之路该如何走?如何走好?如何走远?是必须思考清楚的问题。”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审评中心主任助理冯毅在“第三届中国药物创新论坛”上如是说。

转化医学“转变”研发现实

Written on 2012/08/02 – 4:43 下午 by donglei

近日与同事静芝合作了一篇转化医学的文章。这是最近写的一篇技术含量很高的稿子,小黄的医学背景对于文章拿捏Frank专业学术观点十分有帮助。

整个电话会议采访过程就好像Frank给我们上了一堂课。

而此后邮件反复讨论文章的修改,从内文到标题,Frank和小黄的敬业精神让人钦佩。

期间不乏许多有趣的细节,被我们加以夸张放大,增添了整个写稿过程的乐趣。

推进DMF 提高中国制药信任度

Written on 2012/05/30 – 2:55 下午 by donglei

这篇涵盖药品注册工作方方面面的稿件,在当下的舆论环境中产生,彻头彻尾地体现了一位药监注册人发自内心的诉说渴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