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冬蕾的空间
比毛毛更可爱的是毛毛的月月

夏天

Written on 2014/06/03 – 5:39 下午 by donglei
昨天在朋友圈看到一句诗:连雨不知春去,一晴方觉夏深。深感妹子们秀身材的季节悄悄来临了。
小时候长在农村,夏天可玩的东西很多。那时候天总是很高很蓝,抹着几道轻纱似的薄云。静谧的下午阳光晒得万物都静止了,连天上的白云都一动不动,让人有一种整个世界都停止运转的错觉。远处不时隐约传来的几阵蝉鸣,才提醒人们时间的存在。而躲在阴凉处的我们,则精力旺盛地玩着各种游戏,做泥巴煤炉、拍公仔纸、做竹笛、玩弹叉、玩运屎钳(一种专门吃牛糞的昆虫,会扑哧扑哧地响)、打扑克、做小风车、斗蜗牛壳、斗金柏(一种金色的小蜘蛛),不一而足,无聊的时候还会拍苍蝇。
每当夏天来临的时候,村旁或学校的树林里就会长出很多金龟子和黄虫,这种长着硬壳会飞的昆虫是我们很大的快乐来源。金龟子相比黄虫要少一点,而且体形较小飞得快,所以较难捉到。黄虫就不一样了,体形大,看上去有点笨重,甚至多的时候地上都爬满了,捡就可以。捉到金龟子或黄早后拿根线绑住它的脚,往上一抛它就开始飞了,玩的人则拿着线的另一头让它只能绕着我们飞。这种玩法有点残忍,后来就不怎么玩了。
夏天树上还特别多蝉,时不时就要支~~支~~~支~~~~的叫上一阵。小孩子对这些昆虫总是很好奇,光听到它们的声音、看到它们的外形显然是不够的,总要想方设法捉来玩。蝉非常机警,而且通常停在树上很高的地方,徒手捉不是不可能,只是非常难。但这难不到我们。我们会拿一根长的竹子,在竹尖一头粘上一小团用石头锤过的、特别粘的糥米饭,然后把竹子小心翼翼地申到树上,轻轻把糥米团粘在蝉的翅膀上,蝉就被炶住飞不走了。
有时候会从远处传来隐隐约约的隆隆声,并且越来越近,这时一帮小孩就会跑出来一个个申长了脖子在天上寻找着什么,直到其中一个突然大喊“在那在那!”大家顺着他指的方向继续寻找就会发现一架小得几乎看不见的飞机飞过。然后大家就会静静地仰着头盯着那架飞机,一个个小脑袋就跟一个个雷达似的慢慢追踪着飞机。飞机飞到天的另一边时,总有人带头追着飞机的方向跑,妄图看看它到底要飞到什么地方,但很显然这是徒劳的。飞机终于还是消失在我们视野,大家怀着无限的猜想和些许的遗憾,继续玩其他的去了。直到后来我在广州白云机场附近见过起降的飞机,终于有机会在这种仰望活动结束后大声说:“我见过比这大得多的飞机,有这么大!”然后拼命张开双臂比划着,从而赢得一双双艳羡的目光。
每年暑假最痛苦的莫过于一放假就农忙开始。南方种水稻为主,每年种两造,暑假正好是早造收割和晚造插秧的时候。农村的孩子自小就要帮着干农活,所以一到了放暑假心情非常地复杂,这种不快甚至超过了暑假作业所带来的不快。虽然如此,每当暑假前还是非常期待的,毕竟干农活比上课还是自由多了,而且农忙过后还有一个月的时间玩呢,又可以上山掏鸟下水捉鱼地里偷番薯了,谁能不期待呢?

小成成在他自己微信公共账号平台写的一篇文章,我放在这里。插图是我用相机照的一本书,秦好史郎的《夏日的一天》。

昨天在朋友圈看到一句诗:连雨不知春去,一晴方觉夏深。深感妹子们秀身材的季节悄悄来临了。

DSC03359

小时候长在农村,夏天可玩的东西很多。那时候天总是很高很蓝,抹着几道轻纱似的薄云。静谧的下午阳光晒得万物都静止了,连天上的白云都一动不动,让人有一种整个世界都停止运转的错觉。远处不时隐约传来的几阵蝉鸣,才提醒人们时间的存在。

而躲在阴凉处的我们,则精力旺盛地玩着各种游戏,做泥巴煤炉、拍公仔纸、做竹笛、玩弹叉、玩运屎钳(一种专门吃牛糞的昆虫,会扑哧扑哧地响)、打扑克、做小风车、斗蜗牛壳、斗金柏(一种金色的小蜘蛛),不一而足,无聊的时候还会拍苍蝇。

每当夏天来临的时候,村旁或学校的树林里就会长出很多金龟子和黄虫,这种长着硬壳会飞的昆虫是我们很大的快乐来源。金龟子相比黄虫要少一点,而且体形较小飞得快,所以较难捉到。黄虫就不一样了,体形大,看上去有点笨重,甚至多的时候地上都爬满了,捡就可以。

捉到金龟子或黄早后拿根线绑住它的脚,往上一抛它就开始飞了,玩的人则拿着线的另一头让它只能绕着我们飞。这种玩法有点残忍,后来就不怎么玩了。

DSC03360

夏天树上还特别多蝉,时不时就要支~~支~~~支~~~~的叫上一阵。小孩子对这些昆虫总是很好奇,光听到它们的声音、看到它们的外形显然是不够的,总要想方设法捉来玩。蝉非常机警,而且通常停在树上很高的地方,徒手捉不是不可能,只是非常难。但这难不到我们。

我们会拿一根长的竹子,在竹尖一头粘上一小团用石头锤过的、特别粘的糥米饭,然后把竹子小心翼翼地申到树上,轻轻把糥米团粘在蝉的翅膀上,蝉就被炶住飞不走了。

有时候会从远处传来隐隐约约的隆隆声,并且越来越近,这时一帮小孩就会跑出来一个个申长了脖子在天上寻找着什么,直到其中一个突然大喊“在那在那!”大家顺着他指的方向继续寻找就会发现一架小得几乎看不见的飞机飞过。

然后大家就会静静地仰着头盯着那架飞机,一个个小脑袋就跟一个个雷达似的慢慢追踪着飞机。飞机飞到天的另一边时,总有人带头追着飞机的方向跑,妄图看看它到底要飞到什么地方,但很显然这是徒劳的。

飞机终于还是消失在我们视野,大家怀着无限的猜想和些许的遗憾,继续玩其他的去了。直到后来我在广州白云机场附近见过起降的飞机,终于有机会在这种仰望活动结束后大声说:“我见过比这大得多的飞机,有这么大!”然后拼命张开双臂比划着,从而赢得一双双艳羡的目光。

每年暑假最痛苦的莫过于一放假就农忙开始。南方种水稻为主,每年种两造,暑假正好是早造收割和晚造插秧的时候。农村的孩子自小就要帮着干农活,所以一到了放暑假心情非常地复杂,这种不快甚至超过了暑假作业所带来的不快。

DSC03369

虽然如此,每当暑假前还是非常期待的,毕竟干农活比上课还是自由多了,而且农忙过后还有一个月的时间玩呢,又可以上山掏鸟下水捉鱼地里偷番薯了,谁能不期待呢?

Trackbacks/Pingbacks:

  1. Link: max
    Date: 2014/11/14
    Time: 11:22 下午

留下评论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