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毛毛更可爱的是毛毛的月月

Recent Comments

  • 择偶网: 新冠快点结束吧!
  • 淼淼: 一向觉得这种背影特别有爱……
  • 淼淼: 十年前的回忆!毛毛太棒啦,粉丝又多了一枚!拥有这么有才情的辣妈,月月童鞋是有多幸福……
  • DJ: Don’t comment on China’s regulatory environment –if you have to, positive and complementary remarks are always expected; i don't think so...
  • DJ: 就假装他们都很伟大....
  • DJ: 赞一个
  • Bin Li: 伦理委员会类似于全国人大,按道理是最高的权力机关。 药监局类似于中央政治局。 所以,实际上还是药监局说了算数。 在有地方伦理存在的情况下,当然要以地方伦理为主。如果在有地方伦理的情况下,选择中心伦理,这是需要提供充足的理由并经过地方伦理书面批准的。 很简单的一个例子,伦理需要审核研究者的资质。一个Site可能有10多个研究者,只有医院自身的伦理委员会才真正了解这些研究者的情况,中心伦理怎么可能对所有医院的医生都那么了解? 临床研究行业是以诚信为基础的,类似于西方社会的无罪认定,也就是在没有确实的犯罪证据以前,是认为嫌犯是无罪的。临床研究也是这样的一种精神,在没有确切证据以前,相信所有参与临床研究的人员,都是公正的,遵守法规的。 中国临床研究的基础是相反的,首先认为参与临床研究的人员是会作弊的,采取的方法也是严进松出。 结果呢???

Random Posts

Tag Cloud

跑路

2010/02/01 – 1:05 下午

故事编好了,男主角却一直找不到。

一个由广东省首次引进创新研发团队评选结果公布引发的中国药物研发人才的话题,目标锁定在原中科院广州生物医药与健康研究院院长,现葛兰素史克中国研发中心运营副总裁陈凌。不料连日来手机不接,短信不复,邮件被退回,心中顿生疑雾重重,好端端的人何以人间蒸发?莫非跑路公司邮箱被关闭?看来日后采访还得多一个心眼,要一个备用邮件才行。赶紧换一个角度硬凑着写写,否则我也得人间蒸发,躲过编辑们的夺命追魂call。

家里的乌龟也神秘消失,好在自力还老实交待他过完年也跑了,否则又是一件诡异之事。

Comments:

  1. 给它换水洗澡的时候不知道随手丢哪了。。

  2. 乌龟不见了?月月要伤心了:(

发表评论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