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冬蕾的空间
比毛毛更可爱的是毛毛的月月

如何做采访笔录

Written on 2010/04/02 – 6:26 下午 by donglei

新闻科班出身的海洋,把采访施晨阳做的笔录交给我后,吓了我一跳,她太强悍了。

整个采访过程中,我用录音笔,一直对着采访对象傻笑,她则在一旁用笔拼命的记,整理后已经有4000多字。很多口语化的语言都经她润色后变得言简意赅,对于一些专业术语,她也能用通俗的语言转化过来,用新闻的专业术语,叫解构,“就是把难的拆简单,把简单的搞复杂(抓意义)。实际要把专业的写通俗,把通俗的写专业,打破秩序,然后再创造更为合理的秩序。”

忽悠得我连连点头,决定以后人物采访还是两个人出马,一个负责采访,一个负责埋头狂记,这样省去了回头整理录音的大量工作,又避免让对方觉得不礼貌。

长见识了。

欣赏一下海洋的笔录。

问:凯杰倒底是做什么的?
我们的口号可以理解为:分子生物学、新药开发、临床诊断,首先接触的是样品。在新药研发中,包括人和动物的实验,我们从样品接触开始,一直到检验结果完成,都是凯杰的工作范围。
我们在慢性病方面、在肿瘤方面,针对基因的变化,致力于整体解决方案。现在有个英文叫“XX”我的理解是一体化处理病人样本。
在分子生物学方面,TY,分子试用;在法医方面,现场、土壤等DNA,可以提取一些有用的信息,比如四川地震,我们就提供了一些遗体身份识别的产品。
像在H1N1和甲流方面,如果有需要确认的产品,可以用我们公司的产品。还比如现在做的HPV。

问:我们与药明康德的合作是怎样的?
我们产品主要有四个应用领域:一是临床诊断和解决方案,这是针对病人这一块的,约占我们全球销售收入的一半;二是新药研发方面,主要是为生动公司取得动物或人的样本,与药明康德的合作就是在这一部分,即分子标记物;三是在科研领域,比如大专院校、科研机关实验室里的DNA提取,随着对样品处理的标准化的意识的提高,美国与中国大学,如北京大学在提取样本具有相同标准的情况下,才是科学的,具有可比性的;最后一部分是我们在应用检测方面,比如法医、畜牧业、兽医、环境学和转基因等领域亦有应用。
通过基因组学进行分子标记物,与药明康德的这种合作形式,在FDA也是大力提倡的。

问:新药上市后,可提供个性化医疗解决方案(英文译),优化个体病人的诊疗方案。
我们在分子领域,有三大分类,针对疾病主要有预防和疾病检测以及个性化的治疗解决方案。在预防方面,我们有HPV等产品;在疾病检测方面,我们对已经有症状表现的样本进行检测,如H1N1和甲流;而在个性化的治疗方面,我们可以为某种人提出特定的治疗方案,只针对那个人的。
这三个方面会是未来最具备发展潜力的领域,这也是我们凯杰的全球战略。在中国亦然。包括HPV的合作,与药明康德在分子标记物方面的合作。

问:在分子标记物方面,凯杰与药明康德两个公司都有获益,请问怎样受益?
药明康德是一个CRO公司,而其随着分子标记物、随着个性化医疗的发展,开发新的分子标记物,在临床上配合新药研发,凯杰提供开发的技术和手段,同时也对药明康德公司的人员进行培训,搭建分子标记物的平台。

问:分子标记物的发展对全球的研发模式有怎样的影响?对跨国公司的研发战略有怎样的影响,或者说凯杰在其中扮演怎样的角色?
分子标记物和个性化医疗是未来发展方面,而新药研发现在亦愈发困难,每年投入但得不到验证。
个体对于药物的反应其实是有差异的,区别出来,这就是革命性的变化。
把对症病人筛选出来,新药的有效性会更明显,运用这种标记物的方式,跨国药企,可以把失败的化合物再验证,一方面缩小适应症范围,另一方面亦可缩小应用人群。这是两个方面的变革:一是对适用人群重新选定;二是对不良反应人群的选定。
现在跨国公司有意思在发展这一方面,凯杰认为这也是未来主要的发展方面。目前全球十大肿瘤药企有七家与凯杰进行合作。

问:结合本土,对中国研发环境怎样看?您认为凯杰发展上有哪此问题?
我觉得没有问题。
就中国研发环境看,首先我们有应用的四大块,在中国都有很强的覆盖,三甲医院大部分在使用凯杰的产品,还有法医、检验检疫、科研、个性医疗方面。随着药物在中国市场的推广,相信应用亦会越加广泛。
目前我们几块领域的专家已经建立了强大的网络。凯杰现在亚洲市场已经占据全球市场的重要地位,09年我们全球的销售收入是10亿美元,而除去日本,亚洲地区就有1.2个亿,中国更是亚洲市场最大的一块,而且增长速度远超于亚洲的增长势头。2009年我们亚洲市场销售收入增长了40%以上。

问:您对中国研发领域怎样看?整体环境适应么?
中国生物制药发展迅猛,主要有三大块驱动力,一是跨国药企在华纷纷设立研发中心,加大了对中国市场的投入,带来了人才的发展,多人参与,积累人才,也使得知识增长;二是海龟回流,他们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创业,并且在开发新药,这对生物医疗有利的的技术来说,是非常可观。我在美国的很多朋友现在都回来了,我们在中国经常碰见,可以说比在美国的见得还多。三是本土企业的加强向创新转型。以前可能本土企业更注重仿制,但现在开始也意识到不创新就没有竞争力,同时国家层面也在扶持,使得创新力度加大。

就CRO行业而言,质量、成本、价格发展参差不齐,有外包机会,但多是无序竞争。
以前有CRO经验,其价值非常明显。药明康德是中国最大的CRO企业,成绩显著。有一个笑话说,因为药明康德冠有无锡,所以海外还知道了无锡这个城市。
CRO的发展,随着新药发展也很快,中国也有病人资源和人才资源的优势。
本土的CRO的定位其实有一个误区——比美国便宜。虽然是事实没有错,但在大多数情况下,述求不能放在便宜上。因为我们提供的服务价值长远来看不应该比美国便宜。应该明确“我们到底有会么价值”。10年,中国不会比外国成本低,这就是药明康德为何要做生物标发报的创新,不仅要同步,还要超过。
将来,外企要来找药明康德,以寻找新药,CRO长远发展角义看,外包服务公司需要创新,要走在前端或者同步。
而凯杰则是提供的技术平台和解决方案,我们不注重分子标记物的应用领域。

我2005年加入凯杰,2006年1月1日成立亚洲区域,成为总裁,因为总部很重视亚洲的发展,我们从当初的4~5个人,在5年时间内,发展为现在的500人。对我而言完全是个创业的过程。

问:您的工作重点?最大的挑战?
别人都怎么说?人材?
人才是每个公司的最大挑战。中国是个快速变化的市场,在这个环境之下,吸引人才,留住人才上,凯杰不能说最好,但也不是最差的,很难具体说是超前。人力资源的保障体系我们很健全。目前亚太区人力总监是从美国调过来的,显示了公司对亚太地区在全球市场方面的一个重视。她是一个很资深的专家。
另外,接下来我们会在合肥中科大的一个活动,也跟人才储备有关。我们希望有好的人才到凯杰来实习,同样对于他们而言,这也会是一个好的经验。让公司与青年人才建立起关系。而在公司内部,我们的激励和奖励政策也是针对留住人才,与跨国公司相比较,人才的竞争也是比较激烈的。现在我们已经有一个相当强的团队,但还在不断扩展,在金融危机下,药企在收缩,但凯杰仍然在寻找人才扩展规模。5年来,我们已经有内部人才库,亦会在内部对人才进行的提拔和相应调动。
当然,不同文化、不同背景的人才,需要磨合,对企业文化的认同,亦需要合作。激发工作热情,做得还不够,激励团队永远需要做。

对管理层进行协作、首先是挑合适的人。我的工作常态是压力的两面性,确定的工作压力,但没有沉重的压力,在工作上可以得到极大的满足,自己激励自己。(怎么做到的?)因为这是值得做、有意义做的事情。可以发挥自己的影响力,抢劫一件有意义的事,从无到有,是非常有激励的事,比方HPV,我们的销售人员认为自己在从事非常有意义的事业,为人类健康作贡献。2009年的三八节,我们为下岗妇女查HPV,结果理想。

我们可以说凯杰的员工肯定不会得宫颈癌,(这也是吸引员工人才的亮点),我们可以首先在企业内部根除宫颈癌。
我们目前跟比尔盖次基金会和克林顿基金会有合作,在第三世界国家进行HPV检测。

问:战略发展,计划,创业,实施,各地区分别建立起来很有挑战?
我们3~5年发展的速度很快,这对我而言是个幸运的机会:一是中国市场的发展迅猛;二是行业和的考核应用的发展;三是创业的过程,三个方面都是幸运的。

我的计划表里,2009年1月后,每周会去不同的地方,比如分公司固定工作和访问。大的办公室像北京、深圳、新加坡和澳洲一年16次飞行;小的办公室像治城、吉隆坡、印度、香港、台湾等一年10次左右,德国总部1~2次。一年差不多29次飞行,还不包括到各地开会。

我的思考都是在运动健身和飞机上,坐车也不能思考,因为工作电话不断。我运动主要是跑步和健身。
接下来的日程包括:4月在上海的R&D会、5月10日在杭州的IVD?、5月17日在新加坡、还有上海的VF?、北京的会全球妇女峰会。

说起这个全球妇女峰会,去年是在越南河内举办,我去参加了,因为我们有HPV检测产品。当时酒店里全是女性,她们看我很奇怪。但我也换位思考,发现了在男性角度体验到女性在男性强权社会中的地位的感受。

问:看到您有投资方面的经验,凯杰也有这方面的战略
5年内,我们全球兼并了有12个公司,这在战略上有三个驱动力:一是保持凯杰的最强竞争力,09年我们有50个产品推出,而也吸收了中国的研发力量;二是兼并收购可以扩展我们的的技术平台,也就是拿来主义;三是我们全球的拓展战略,现在亚洲也是在全球发展最快的。

当然,兼并收购之后并没有完结,关键在于整合:在文化方面,深圳2006年收购了一间公司,就是现在的前身。过去5年我们在文化方面的磨合比收购更为重要。有些企业自己发展动力不足,凯杰因为自身发展较很快,在兼并这样的企业后,整合时也主动把新的考核和应用传递来。

可以说,凯杰的收购的步伐从来没有停过。

就海外并购而言,跨国药企在华收购有挑战,中国药企在海外并购,即反向收购亦有挑战。中国企业的挑战的关注和意识不是太强,往往关注业务方面和的技术方面的整合。对文化特异性整合的准备不足。在海外拓展中,应该是去比较关注,比如劳动法,就雇佣关系而言,在西方国家,很难解除劳动合同。因此中国药企在海外并购方方面面都要有了解准备。

现在有一种收购方式是品种兼并,海外品种到中国进行后期开发。挑战在于,走得比较远的药成本价过高,而企业投入方面的承受力不能够。而小成本的品种,风险也大,投入的精力也大。
并购在国外本身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更要考虑在国内在哪个地方可以做得更好也此就承担了更大的风险。就新药研发方面,同样的成本和产出,在国内做或是国外做哪个风险更大,需要考虑。

问:你的梦想是什么?
可以说我没有梦想,我的梦想都成真了。我不梦想多多少钱,也不梦想家庭如何,我的生活中可以说没有不满意的事。

Comments:

  1. 不好意思,呵呵,最近出镜率好高啊~~

    这个解构可真的是忽悠你的,呵呵,这是建筑业的专业术语。不过我也真是觉得,有时候写稿子也跟解构差不离儿,也是一个吸收、积淀、再释放的过程,当然,释放出来的时候肯定不能再照搬处理,秩序重建,并用自己的观点和角度叙述表达,不然走记者这道程序显然是多余的,呵呵。

    • 有时候觉得记者就是欺骗的行当,自己并不知道写的内容其实质为何物,更多是文字技巧的运用,文章架构的重装组合,看上去很美就行。

留下评论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