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冬蕾的空间
比毛毛更可爱的是毛毛的月月

Charles River股东反对收购药明康德

Written on 2010/06/09 – 2:21 下午 by donglei

上个月几乎没写稿,没动脑,无甚感悟,也没怎么关注自己的空间,这就像院子里种的菜和躲在其中的小乌龟一样,由于太久没去关注它们,发觉我不认识它,它也不认识我了。

这条新闻可以让业界对于这种并购的关注热度降下温,不要出点由头还没见成果,就开始大炒特炒,不是所有的兼并都成功的。

李革的手机一直处于呼叫转移的状态,庆幸上一次的报道没用着金克文,这次可以亮亮相了。

Charles River公司(CRL,查士睿华)对药明康德的收购案,日前迸发出反对之声。纽约对冲基金公司Jana在美国东部时间6月7日表示,该公司不赞同CRL收购药明康德公司。

 当日,CRL公司股价上涨1.06美元,涨幅为3.3%,报收于33.50美元;药明康德公司在美国上市存托凭证下跌1.20美元,跌6.8%,报收于16.55美元。

 资料显示,Jana自身资产达27亿美元,拥有CRL公司7%的股权,是位于马萨诸塞州的药物检测公司威明顿的最大股东。该公司表示,将投票反对完成拟议中的收购必需的股票发行。

 “早前收购消息宣布之时,华尔街的普遍反应就是CRL这单收购买贵了,当日CRL蒸发了16%的市值。”曼哈顿资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总裁王进告诉记者。

 CRL公司将以16亿美元或每股21.25美元的现金和股份收购药明康德公司的消息,彼时令业内震惊。收购药明康德作为进入劳动力和实验室成本低廉的中国市场的路径之一,CRL的收购一旦成功,将成为对中国公司最大的一起外资收购。

 “我们对现在继续这项交易表示严重质疑。”Jana总裁巴里·罗森斯坦在6月7日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发出的一封信件中指出:“即便预期效益可以最终实现,我们仍认为,高成本、重大整合风险和不合时宜的时机将使得拟议中的收购成为CRL公司股东的歧途。”

 罗森斯坦在信中表示,CRL公司的支付额将是药明康德2010年扣除利息、赋项、折旧和摊销费用前预期收入的16倍之多,这个价格“没有道理”,因为药明康德自2003年后的毛利润率一直在下降。此外,收购的时机对CRL公司的股东并不适合,原因在于CRL的股价已从2008年8月的高点下跌超过50%。

 据记者了解,CRL在5年前曾以15亿美元收购了一家英国公司,当时是以对方年销售收入5倍的价格收购。

 “而CRO行业,在美国股市上的常规收购价是销售收入的2~3倍。药明康德此前的增长率非常高,所以估值的倍数可以高一点,但从去年开始,药明康德的增长率放缓下来。”上海查士睿华生物医药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金克文告诉记者。

金克文表示:“由于Jana公司拥有CRL 7%的股权,我个人认为CRL的董事会很慎重考虑他们的反对意见,但还不至于影响到整个收购进展,目前正在进行中。”

 有分析人士对此认为,不是每一桩并购都会百分百通过,总有反对的声音,关键是这种反对的影响力是否会阻碍到兼并的行为。“前段时间中国企业并购海外资产的事件也有很多不成功的例子,有些考虑不是空穴来风,还是有相当的理由的。”该分析人士如是说。

(感谢姚立新,王海洋对本文的贡献。)

Comments:

  1. 在中国做CRO赚点钱非常难。
    但是卖掉的话,却可以赚一大笔钱。
    或者可以拿到风投。
    甚至上市(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反正每个CRO都这么说)。
    所以,钱不是靠赚的,是靠圈的。
    这是最重要的一课。

  2. 唉!

    • 哦?莫非您在美国买的股票亏了?

      • 嘿嘿,没那么倒霉

留下评论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