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冬蕾的空间
比毛毛更可爱的是毛毛的月月

隐身于群体之中的机会?

Written on 2010/09/07 – 4:36 下午 by donglei

每次有采访任务,或者换一种轻松的说法,能有机会参与交流,我都会事先了解一下有可能结识的专家的背景。上周在珠江宾馆的“广东省推进生物医药产业自主创新研讨会”上,我听到了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负责药品注册工作的药品稽查专员杨威的报告。

林所长后来在审稿的时候特别强调他的职务级别,一定是“药品稽查专员”,而非会议通稿的注册司副司长。“稽查专员”相当于正司级别,跟张伟司长平级,直接向副局长吴浈汇报。林所长告诉我,他认为杨威是一个相当有水平的官员,对于鼓励创新,杨威思考的比较多。

给我的感受也是一样的。一个多小时的报告中,除了一般性介绍我国药品注册管理的工作,杨威的发言有许多要点,条理相当清晰。报告结束后我在走廊与他交谈了大约10分钟。在谈到一些改革举措时他的回答铿锵有力。这种交流令人深受鼓舞,因为你是在和决策者谈话,而且他和你的视角是一样的。

除了宏观概述,他提及的一个片断让我印象深刻,结合一些朋友在网上的流言,我在这儿写写我的感想。

杨威的原话是这样的:

“我们国内企业真的要好好学习外企。当年SFDA在修订《药品注册管理办法》的时候,外商制药协会提交了厚厚一本修订意见,现在我们说要修订《药品管理法》,他们又主动投资参与我们的调研项目,参与中国药品管理办法的研究制定,又提供了两本修订意见。他们这么做目的是什么?那是要影响我国的法规制定走向。

这比一个产品批与不批,其影响力度是巨大的,带来的结果也是深远的,而国内号称八大制药协会、4000多家药品生产企业,提出的修改意见却寥寥无几。这个状况要改变,一定要积极地参与法规修订中来。”

这是不假的。冯毅部长曾给我一些国外药物审评良好规范等等指南,翻译的都是北核协会、罗氏、辉瑞、礼来大药厂。他们今天在中国做的事情为的是50年后在中国的发展。很多尖锐问题不外乎利益和立场,这是不可避免的。

前两天姚嘉编辑向我提供一个新闻线索,国家药物临床试验机构I期临床试验研究室基本情况调研表已发布,网站如下:

http://www.ccd.org.cn/ccd/main?fid=open&fun=show_news&from=view&nid=5248

然而几天来我打过数次电话,不是无人应答就是永远占线,网站的表格需要密码方能下载。问了一些业内的朋友也毫无办法。

我是直接找曹彩反映呢还是打电话给张司长?中国的公共服务仍处于初级水平。如果SFDA官员在培训课上水平平平无奇,能不能通过某种方式和渠道,稍作改善?

在此,我想引用刘瑜在《民主的细节》一书的观点:

民众积极参与政治生活和实践公共责任,不仅仅能增加一个制衡的维度,从而使政治决策更加理性,而且是一个增强社会凝聚力的过程。

民主通过将公共生活的重负压在每一个个个体的肩膀上,挑战每一个人的心灵和头脑。如果说劣质的民主,是给个体提供一个隐身于群体之中的机会,那么好的民主则鼓励每个人成为他自己,“把一个人永远地抛回给他自己”,这是一件好事还是一件坏事?勇敢的人和怯懦的人,勇敢的民族和怯懦的民族,也许有不同的回答。

清月学校马路的交通灯坏了好些天了,我至今还没有找到有关联的部门解决这件事。 

留下评论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