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冬蕾的空间
比毛毛更可爱的是毛毛的月月

祝大家(特别像CRO和记者做labor活儿的)Happy Labor Holidays

Written on 2010/04/30 – 3:49 下午 by donglei

昨晚CharlsRiver的金克文发短信说WUXI deal好像开始有一些负面评论,关于外资收购中国民族品牌,减少了中国的话语权,WUXI的企业家缺乏社会责任感等等。

短信显得有点战战兢兢。

我也注意到国内媒体对这一起事件的论调,金说的没错。中国要做由华人控制的国际品牌的CRO,希望越来越小,这十分可惜。

从一开始,药明康德就背负了过多“自主创新”的色彩。然而真正从药物研发细分链条来看,药明康德所具备的创新能力仅在最前端的化学合成。近期其积极开发生物标记物可谓一个新的飞跃。

如果收购成功,药明康德与CRL在业务上形成了衔接,涵盖了从最初的化学合成进入到首次人体试验,但这也只是新药研发万里长征的第一步。

就目前而言,药明康德在新化合物合成筛选方面的实力已不容小觑,在药物作用靶点的研究领域也有相当的实例,从而形成了一批以化学和化学家为主体的人才队伍。药物发现和筛选属于比较基础的工作,也是新药研发的瓶颈之一,而越是基础性的工作,成长的机会越多。

但在药物开发关键环节上,无论是国家IND机制法规建设还是国内企业自身能力与国际水平相比仍显得非常滞后。如果说非临床CRO出了一个龙头老大药明康德的民族企业,在临床开发环节的CRO更急待整合提升,但临床环节除了种种的政策壁垒,显然还有更多来自临床研究医疗机构复杂的现实。

中国的药物创新决不是一个药明康德可以承受的重。

当然,如果从财务角度,这起收购案确实有许多有趣的问题值得探讨,比如双方为什么同意这笔交易。

如一位证券分析人说,药明康德的股东和董事会已经是被风险投资和机构投资者所控制,追求最大的投资回报是他们的第一考虑。华尔街的反应是出价过高了,但业界一致认为,CRL这回是短期吃亏,长期收益。

然而如果负面论调持续不减,对于收购通过商务部的反垄断法是不利的,正如商务部拒绝可口可乐对汇源的收购。

除非有人不想让收购顺利完成。

想到这里,我把张炯对此次事件的comments转发给金克文好让他宽慰一下。

张炯,就是那个原来在上海生科院现在上海医药临床研究中心的杭州才子,浑身还长满刺。

“无锡”没了,其实从来都没有来过。

“CRL” 来了,其实从来都没有离开。

“国际化”来了,以为自己没了;

美国人的孩子,又嫁回到美国人那里去罢了。

两个人互换了手头的股票,这没啥可奇怪的,鸡蛋从来不应该放到一个篮子里嘛!

药明康德从来都不是中国企业,愿合愿分,何必矫情?

至此对此事件的关注暂告一段落,祝大家(特别是像CRO和记者做labor活儿的)

 Happy Labor Holidays!

留下评论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