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毛毛更可爱的是毛毛的月月

Recent Comments

  • ocean5: 这就叫共时性!哈哈哈
  • 李树婷: 刚刚看了冬蕾的微序就已经很想看这本书了,我会去买。
  • djzero: 哈哈 本地屌丝一枚
  • djzero: 赞!!!另外那个协会是啥看不清 DIA和BayHelix
  • 盘莉: 月月真棒,小妈妈的迷糊劲尽显
  • 傅淑娟: 看了此篇,文字精炼,娓娓道来的主人翁的故事很吸引人。
  • 盘莉: 屌丝中的一位飘过,在上海打拼,必须要有梦想的支撑

Random Posts

Tag Cloud

作为

2016/04/18 – 10:47 上午

正在写几周前专访江宁军博士的访谈文章。

一写下“作为赛诺菲。。。的领头人”,我就非常有觉知的把“作为”一词删掉,替换,将主语前置,直接写成“江宁军是赛诺菲。。。的领头人”,提醒自己减少“作为”一词的使用。感谢自己这种觉知。

跟2012年那场采访的感受很类似,江博士的发言久违了,上午在“江宁军”和“赛诺菲”这两个名字之间来回跳跃,甚至把江写成了赛。呵呵。

文章的气质

2016/04/12 – 4:59 下午

小成成继续帮我把这个网站续了费,花了3000大元,他让我不要那么懒,继续写点东西。

我每天都有很多感受,总是想系统的写写,可以越想系统就越难开始,不如就每天写写自己的工作吧。

今天我把王劲松的录音整理了一遍,当时采访的时候就告诉自己一定要把时间控制在20分钟以内,最后还是达到了30分钟,30分钟的文字量我算了一下大约3000字左右,果不然。最近跟梁振,郝鹏,小娟,樱子他们很细的讨论了采访中录音整理这个事情。

大家一致认为整理录音是一个极其累人的事情,这不,郝鹏把江宁军的录音弄完了1万字,人就不见了,躺了几天。

整出来以后还只是个毛胚房,大量的修正组织的工作在后面。梁振的建议是还是要有良好的提纲设计,精炼提问,赖强的回答是没有捷径。并且记者这种工匠式不会消失。

上周参加广州萝岗一个创新药的会议,小娟写的文章很好,让我想起有一年在上海参加药审中心的论坛,也是以故事性的写法介绍一个大会,当时提前构思,使得里面体现了大量的情感温度。我跟小娟说,至今还是非常羡慕能一线写稿的记者。

明日的彼岸栏目文章已经发送预览,我发觉文章跟一个人的气质一样,一上来是有它的气场的。彼岸的文章一贯的高远典雅,让人肃然起敬。

新春快乐

2016/02/07 – 3:44 下午

刚刚再次预览了张彦涛的文章,《研发客》第一期也是邀请他的,年后药审中心疫苗的文章我也在后台排好了,一会跟姚老师打一个电话问好。明早给大家点评拜年,觉得很圆满。

长一点短一点

2016/01/15 – 8:38 上午

"嘉齐主任,我写不出疫苗审批的稿子。"

"怎么会?无非是文章长一点短一点,时间多一点少一点。"

我心安住当下

2016/01/05 – 10:34 上午

今天第一天在新的办公室里办公,外面倾盆大雨,方芳老师的飞机仍滞留在上海,希望她到广州顺利。

我心安住当下。

2015最后一天

2015/12/31 – 3:45 下午

前两天写了两句话,现在又有兴致在这里继续记录一些东西了。

今天是今年最后一天,在这一天,决定把自己办公的地方从粤运大厦3C的工作室搬离,背后还是那群可爱的CRC们,一会就走。想想今年大家一起做了好多好多事,最大的感悟还是不停的跟自己对话,与自己相处。今年还多了一只小豆。

今年自己最难忘的一次采访是晓月农场。最满意的写作是肿瘤药IND。前者是单一人物用电影片段,加了很多唯美的画面,后者是终于写了一篇采访多人出现的事件稿,这是在研发客写的第一篇非个人对话和传记的文章。

明年继续跟身边的人对话,跟自己对话。新年快乐:)感谢身边所有的人:)
DSC04566

晓月农场的鱼塘。

DSC04578

嘉兴清晨5点不到的太阳。

窗帘

2015/12/31 – 3:30 下午

昨天装了窗帘。找到这个小小的地方,并重新布置一番,还多亏了中介商甘小姐、装修师傅彭师傅、设计桌子的哥哥的同学。

秋日整理录音

2015/10/21 – 10:53 上午

在上海的时候,有读者参加我们的会,说起毛冬蕾的空间,说最早是看这个博客的。啊,我都好久不曾写了呀,我说。所以决定还是要写写,记录一些自己的状态,小成成也这样说,有人在看呢。

这些天还是整理录音,一大段一大段的整理,为写稿做素材,这个准备过程是漫长的。因为在采访时会高度集中自己的下个发问,往往不太能捕获到采访者当时说了什么。所以需要回头再整理,再重新听,仿佛又与对方又一次交流,听到有意思的地方,会笑出来。

今天在家,秋天的天气很好,窗外的阳光透进来折射到电脑上,很温暖很宁静。

韬凯的字

2015/04/05 – 3:40 下午

很快,您会看到我的同事们和我共同创办的一个跟药物研发有关的新的读物《研发客》(微信公众号:DrugRNDer)。最初微信公众账号的LOGO设计来自中央美术学院的老师郑韬凯的书法字。

说起这三个字,还有一段小小的因缘。

那是在去年11月8日,在还不冷的北京,我又一次见到了韬凯哥哥,拿到这几个刚刚写好的字。

20141109

郑韬凯是我哥哥的大学同学, 哥哥出国以后,与韬凯见面的机会不那么多。韬凯得知我们这样一个想法,当即挥毫写下“研发客”三个字,横向的,竖向的,各写了几幅,我一直留着。他常年从事美术设计教学,虽然不了解我们生物医药行业,但听我讲施一公,等等,他非常感兴趣,并感叹道,中国应该多一些像施公这样的人。

回到广州后,我们用他的书法字转入电脑,设计了两个版本。但后来考虑整体设计,重新用了新的元素,韬凯哥哥的字终没能用上,实属遗憾。对此,他说没事,“做什么事没有不艰难的啊。”

《麦城生活》是韬凯哥哥在美国留学期间的素描小记,他赠予我之时在扉页写下:写老实书,结真善缘。其中书里提到明清家居的工匠精神,这里摘录一段:

当下的美国,是木工的天堂;我们中国,曾经是。因此我们需要明白:令我们引以为豪的明式家具是过去式了,当今中国需要师习他们如何通过灵活的机制吸纳全世界最优秀的木材料艺术家;如何大力保护、继承和发扬传统技术与工艺;如何将木工与计算机以及尖端制造充分结合,来达到设计与艺术的共同繁荣,造就现代木工艺术。

希望能用这种工匠精神,打磨《研发客》的每一篇文章。

粤运3C

2015/03/27 – 1:18 下午

去年11月,我离开了原来的单位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南方医药经济研究所与广东省药监局在同一栋位于广州市东风东路的大楼,把工作的地点搬到了中山二路的粤运大厦3C室,开启了类似freelance的上班状态。

3C-001

这里是一家临床试验外包服务的广州办事处,我的座位靠窗,在最后一排。顺便说一句,在最近读到的一篇文章里,对freelance一词的解说是:拿着长矛当武器的自由的人。我们的笔就是最好的武器吧。

跟我同坐在这家办公室里的是一群年轻的临床研究助理,临床监查员,以女孩子居多。牛仔裤,平底鞋/靴是最常见的装束。办公室里出勤率往往只有一半,因为他们大部分的时间是在跑医院,做监查,做稽查。中山路上天然汇集了广州最卓越的临床研究资源,这里聚集了数家重量级别的三甲医院。办公室对面,就是中山医院,旁别隔一条不远的马路,就是广东省人民医院,再就是肿瘤医院、中山八院。这里的临床研究机构也是全国改革的重镇之地。

办公室里常听到年轻的临床研究护士给受试者电话邀请入组,跟踪随访,有一个美眉特别温柔,每次听她耐心地跟电话那头的受试者说试验项目,我都觉得特别享受,如果我是一个对临床试验一无所知的病患,就凭着这一通电话,我就可能会加入试验了。

GCP的精神就体现在这一个个细节中。

身旁的打印机会一直不停的运作,出来的都是厚厚的临床研究文件,有时候是知情同意书,有时候是项目概述。偶尔偷偷瞄上一眼,心中充满了好奇。

在我最新的名片上,把粤运3C的地址也印在了自己公司位于上海闸北地址栏后面,感觉这个广州与上海遥首相望的“分部”非常的酷。

欢迎来我这个靠窗边的小工作间看看,这里有一群可爱的美眉,她们在药物创新最前线,为那些愿意接受新药第一剂上人的受试者提供专业的服务与帮助。

Freelance的前世今生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NTMzNzg3NA==&mid=204208150&idx=1&sn=b16710dec019f224ee1025730afe00ad&scene=1&from=groupmessage&isappinstalled=0#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