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毛毛更可爱的是毛毛的月月

Recent Comments

  • ocean5: 这就叫共时性!哈哈哈
  • 李树婷: 刚刚看了冬蕾的微序就已经很想看这本书了,我会去买。
  • djzero: 哈哈 本地屌丝一枚
  • djzero: 赞!!!另外那个协会是啥看不清 DIA和BayHelix
  • 盘莉: 月月真棒,小妈妈的迷糊劲尽显
  • 傅淑娟: 看了此篇,文字精炼,娓娓道来的主人翁的故事很吸引人。
  • 盘莉: 屌丝中的一位飘过,在上海打拼,必须要有梦想的支撑

Random Posts

Tag Cloud

2015最后一天

2015/12/31 – 3:45 下午

前两天写了两句话,现在又有兴致在这里继续记录一些东西了。

今天是今年最后一天,在这一天,决定把自己办公的地方从粤运大厦3C的工作室搬离,背后还是那群可爱的CRC们,一会就走。想想今年大家一起做了好多好多事,最大的感悟还是不停的跟自己对话,与自己相处。今年还多了一只小豆。

今年自己最难忘的一次采访是晓月农场。最满意的写作是肿瘤药IND。前者是单一人物用电影片段,加了很多唯美的画面,后者是终于写了一篇采访多人出现的事件稿,这是在研发客写的第一篇非个人对话和传记的文章。

明年继续跟身边的人对话,跟自己对话。新年快乐:)感谢身边所有的人:)
DSC04566

晓月农场的鱼塘。

DSC04578

嘉兴清晨5点不到的太阳。

窗帘

2015/12/31 – 3:30 下午

昨天装了窗帘。找到这个小小的地方,并重新布置一番,还多亏了中介商甘小姐、装修师傅彭师傅、设计桌子的哥哥的同学。

研发客第一位访

2015/12/29 – 9:06 下午

今天,在我们新的办公室,迎来了第一位访客,中国罕见病中心主任黄如方。

秋日整理录音

2015/10/21 – 10:53 上午

在上海的时候,有读者参加我们的会,说起毛冬蕾的空间,说最早是看这个博客的。啊,我都好久不曾写了呀,我说。所以决定还是要写写,记录一些自己的状态,小成成也这样说,有人在看呢。

这些天还是整理录音,一大段一大段的整理,为写稿做素材,这个准备过程是漫长的。因为在采访时会高度集中自己的下个发问,往往不太能捕获到采访者当时说了什么。所以需要回头再整理,再重新听,仿佛又与对方又一次交流,听到有意思的地方,会笑出来。

今天在家,秋天的天气很好,窗外的阳光透进来折射到电脑上,很温暖很宁静。

韬凯的字

2015/04/05 – 3:40 下午

很快,您会看到我的同事们和我共同创办的一个跟药物研发有关的新的读物《研发客》(微信公众号:DrugRNDer)。最初微信公众账号的LOGO设计来自中央美术学院的老师郑韬凯的书法字。

说起这三个字,还有一段小小的因缘。

那是在去年11月8日,在还不冷的北京,我又一次见到了韬凯哥哥,拿到这几个刚刚写好的字。

20141109

郑韬凯是我哥哥的大学同学, 哥哥出国以后,与韬凯见面的机会不那么多。韬凯得知我们这样一个想法,当即挥毫写下“研发客”三个字,横向的,竖向的,各写了几幅,我一直留着。他常年从事美术设计教学,虽然不了解我们生物医药行业,但听我讲施一公,等等,他非常感兴趣,并感叹道,中国应该多一些像施公这样的人。

回到广州后,我们用他的书法字转入电脑,设计了两个版本。但后来考虑整体设计,重新用了新的元素,韬凯哥哥的字终没能用上,实属遗憾。对此,他说没事,“做什么事没有不艰难的啊。”

《麦城生活》是韬凯哥哥在美国留学期间的素描小记,他赠予我之时在扉页写下:写老实书,结真善缘。其中书里提到明清家居的工匠精神,这里摘录一段:

当下的美国,是木工的天堂;我们中国,曾经是。因此我们需要明白:令我们引以为豪的明式家具是过去式了,当今中国需要师习他们如何通过灵活的机制吸纳全世界最优秀的木材料艺术家;如何大力保护、继承和发扬传统技术与工艺;如何将木工与计算机以及尖端制造充分结合,来达到设计与艺术的共同繁荣,造就现代木工艺术。

希望能用这种工匠精神,打磨《研发客》的每一篇文章。

粤运3C

2015/03/27 – 1:18 下午

去年11月,我离开了原来的单位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南方医药经济研究所与广东省药监局在同一栋位于广州市东风东路的大楼,把工作的地点搬到了中山二路的粤运大厦3C室,开启了类似freelance的上班状态。

3C-001

这里是一家临床试验外包服务的广州办事处,我的座位靠窗,在最后一排。顺便说一句,在最近读到的一篇文章里,对freelance一词的解说是:拿着长矛当武器的自由的人。我们的笔就是最好的武器吧。

跟我同坐在这家办公室里的是一群年轻的临床研究助理,临床监查员,以女孩子居多。牛仔裤,平底鞋/靴是最常见的装束。办公室里出勤率往往只有一半,因为他们大部分的时间是在跑医院,做监查,做稽查。中山路上天然汇集了广州最卓越的临床研究资源,这里聚集了数家重量级别的三甲医院。办公室对面,就是中山医院,旁别隔一条不远的马路,就是广东省人民医院,再就是肿瘤医院、中山八院。这里的临床研究机构也是全国改革的重镇之地。

办公室里常听到年轻的临床研究护士给受试者电话邀请入组,跟踪随访,有一个美眉特别温柔,每次听她耐心地跟电话那头的受试者说试验项目,我都觉得特别享受,如果我是一个对临床试验一无所知的病患,就凭着这一通电话,我就可能会加入试验了。

GCP的精神就体现在这一个个细节中。

身旁的打印机会一直不停的运作,出来的都是厚厚的临床研究文件,有时候是知情同意书,有时候是项目概述。偶尔偷偷瞄上一眼,心中充满了好奇。

在我最新的名片上,把粤运3C的地址也印在了自己公司位于上海闸北地址栏后面,感觉这个广州与上海遥首相望的“分部”非常的酷。

欢迎来我这个靠窗边的小工作间看看,这里有一群可爱的美眉,她们在药物创新最前线,为那些愿意接受新药第一剂上人的受试者提供专业的服务与帮助。

Freelance的前世今生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NTMzNzg3NA==&mid=204208150&idx=1&sn=b16710dec019f224ee1025730afe00ad&scene=1&from=groupmessage&isappinstalled=0#rd

去看看为你写稿的作者

2015/03/20 – 4:13 下午

今天,参加了同写意的学术会议。同写意论坛,好多年前知道这是一个聚集了全国新药研发精英俱乐部,但总没有机缘去结识。通过武汉大学张绪穆教授的介绍,我来到武汉大学,第一次现场感受了同写意做论坛之用心。

来参会的第二个原因,是遇见我以前的专栏作者张彦涛博士,他曾经写了《忆张江》专栏其中一期的文章,巧的是,另一期的作者陈力博士也在现场作为嘉宾主持,我们三人又交流了各自那个愉快的写作和编辑的过程。

我爸爸有一次跟我说,他以前为北京一家杂志社写过一篇文章,那位编辑十分有心,常常给他打电话,谈话内容并不是完全跟写稿有关系,而是各种智慧的话题,还亲自从北京飞到广州,看望他。“当然,吃饭是我请的。”

听完很感动也很有感触,我们的工作实际上是一个不断跟人打交道、交流的工作。想想自己,多年来其实与为你写下一个个字的作者面对面交流的机会非常少,很多工作都没做够。

DSC03845

在武大见到彦涛博士,并聆听到一篇“匠心具足”的发言稿,心里自然充满喜悦和感激啊。

2014最精彩

2014/12/31 – 11:17 下午

轻轻回想起一些在2014年在报社编辑过的文章,心里有一些掂量,谢谢投稿的人。新年快乐。

最高阅读量 《肿瘤免疫疗法:30年磨一剑》 作者/杨青

最佳时事评论《罕见病立法,积跬步而至千里》 作者/苏岭

最具人文关怀《台湾优先审查罕见病》  作者/李静怡

最经典栏目 《忆张江》作者/陈力 王建新 张彦涛 杜莹  许俊才  戴佳凌 康瑞

最权威系列《CDE部长论坛》 作者/王庆利   陈震  黄钦 康彩练

最精彩演讲稿《余煊强: 传递质量监管统一的声音》 作者/余煊强

最佳外文翻译  自然杂志《中国,未来创新者》 编译者/储旻华

最具文采 《似水年华里永恒的创业火花》  作者/张彦涛

最具故事性学术专栏  《研发故事:现代癌症免疫治疗战争》等  作者/王建新

最具异国风情专栏 《中国CRA在美加》 作者/李宾

生日快乐

2014/10/31 – 9:50 上午

今天是我生日,也是这个博客5周年,生日快乐!

余煊强:我将不是特别难的事变成生活习惯

2014/09/01 – 9:00 上午

今天开学日,以下这篇是今年6月29日美国FDA药剂科学办公室代理主任余煊强博士在北京大学国际药物工程管理硕士项目(IPEM)2014毕业典礼上的发言。

当时要来这篇文章,得到余博士的许可放在自己的博客空间里,这篇发言稿在我这里攥了一个月,在学校开课的日子里发出,开学加油。

以下链接是余博士关于FDA制药质量办公室介绍的在我们报纸发表的文章。

http://web.yyjjb.com:8080/html/2014-07/18/content_211620.htm

非常感谢郑强教授的邀请。今天有机会给大家说几句话。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是你们人生中一个重要的时刻,一个辉煌的时刻。首先,我衷心地祝贺你们,祝贺你们几年来勤奋求学终结硕果,取得北京大学国际药物工程管理硕士学位!
同时祝贺北京大学国际药物工程研究中心,作为中国医药领域应用型教育的开拓者,将又一批风华正茂, 学识丰博的管理人才,输送給社会,输送給中国的医药企事业。
今天在这里同你们一起分享你们的快乐,非常高兴。 这一切也令我想起30多年前我读书时期,和后来生命中的一些故事。
1980年,我参加了高考。当时我的理想是考上浙江大学,但事与愿违,我没有考上浙江大学,被浙江工学院,也就是现在的浙江工业大学录取了。从上大学的第一天起,我就给自己制定了一个目标,一定要考入浙江大学读研究生。四年后,我如愿以偿,进入浙江大学研究生院。
这是年轻的人生中第一次给自己制定目标,一个清晰的,可以看得见的,实实在在的目标,一步一步地,我走向那个目标,最后实现那个目标。
当我回头去回顾,试图弄清我是如何一路走来,实现我的目标的时候,我发现了事实上我只不过做了一件并不是特别难,也不是特别大的事情–每天比别人多读半小时书。 就是这样一件不大的,也不是特别难做的事情,和一个四年来日日月月的坚持,带着我的脚步一步步走近并实现了我的目标。
但对这件事情的总结和认知, 影响了我后来的一生:我将这件并不是特别难,也不是特别大的事情,注入了我的生活中,演变成了我的生活习惯。
从1992年起,我的生命基本上都是这样度过的:给自己一个清楚的看得见目标 + 每天多工作半小时(当然现在很多的时候半小时是不够用的,我把它延到两小时)+坚持不懈。
我笃信我引领我走到今天的成就的,就是这个简单的公式.我现在是美国FDA质量主管。主管范围包括化学新药、仿制药、生物制药和FDA质量研究所,包括审评和研究人员近千人,这些审评和研究人员多数拥有博士学位,或硕士学位。
美国药物监督和管理分三大块:质量监管、药物有效性监管、和安全性监管。质量监管是药品三大块监管的基础和保证。没有质量保证就谈不上药品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这就显示出质量监管的重要性。有些同学可能知道美国药品监管只有联邦政府,没有地方政府,FDA是美国药物监管的唯一机构。
有人说过这样一句话: “The difference between ordinary and extraordinary is that little extra” (寻常同卓越的差距仅仅是一小点儿的多付出),我再给他加半句,和”不懈的坚持”。对制药行已来讲,这种坚持更重要,因为它不像电子行业有很快的产品更新换代周期,制药行业需要数年的积累,走过几个产品研发、报批、上市后,你才能练就真本领、真正的成为“大拿”。
当你们长到我的年龄的时候,也许会和我有一个同样的发现:  人生其实是一个成长的过程。没有绝对的对与错或成功或失败。 每一天,你都面临着选择。因此,保持良好的乐观的心态,对你人生和事业的成长非常重要。 有些事情在它发生的时候,似乎是负面的,但往往会成为你人生的一个转折点。
记得在1989年,我刚刚来到美国,当时攻读的是化学工程专业。 学业刚刚开始六个月,我在读一篇著名教授文章时,发现了一个严重错误。因此,我就向杂志社写文章,指出了这个错误。
但这件事情触犯了这位教授,我成为他攻击的目标。 在学业的低谷时期,我徘徊思考,最后做了一个决定–转专业: 由化学工程专业转药剂专业。这个决定成为我人生的一个重要的转折点。 凭借化学工程专业积累的丰厚的基础,我在短短的15个月完成了辛辛那提大学硕士学位,继而用了三年的时间,边工边读(同你们一样),拿下了密歇根大学博士学位。
我的博士论文中研究建立的Compartmental Absorption Transit model,目前被美国各大制药公司应用,成为我一生中值得自豪的事情.因此,我想说,生命中没有失败。失败是生命试图将我们引到另一个方向的转折。
在我的办公桌上,摆放着一块石头,上面刻着这样一行字:Do not go where the path may lead,go instead where there is no path and leave a trail.(不要去走别人已经走过的路,去自己踏出一条新路来)。
药品的全球化增加了美国药品质量监管的复杂性和艰难性。为了有效地解决药物全球化带来的挑战和药品shortage,美国FDA药物质量监管从组织机构、法规制度、和具体操作正在进行重大改革。
组织机构的改革包括合并有关质量监管部门、强调监管的团队性和专业性。法规制度的改革包括以病人为本,强调新药和仿制药监管的等同性和风险分析、质量源于设计、问答式审评系统、和质量管理和监测。
具体操作的改革包括并合所有项目管理功能、统一和企业沟通渠道、强调团队合作和IT平台。做为这次美国医药历史上最重要的质量改革之一,我很高兴也很荣幸成为这次改革的倡导者、执行者、和领导者。同时也因为这次改革使我成为美国FDA的质量主管,也成为美国FDA药监部门最高级别的外国人的政府官员。我始终觉得我现在做的除了为我自己事业的发展之外,更重要是打破外国人不能做美国高级官员的纪录,为美国的国外出生的科学家树立榜样.
很多人知道,我是质量源于设计的倡导者和实施者。但是,你们可能不知道知道我在1999年加入美国FDA的目的。我在加入葛兰素史克之前,在辉瑞工作了5年。我1997年加入葛兰素,1998年获得提升,在两年时间里,我的工资增加50%。
在大型美国公司这是非常罕见的。不过,1999年我决定离开葛兰素史克并加入了美国FDA。部分原因是我希望美国FDA注重强调QbD.我认为改变FDA想法的最佳途径就是我本人加入FDA。
从这个角度看我做到了。在过去的15年中,美国FDA经历了许多变化,例如以问题为导向的审评模式,稳定性,杂质,多晶型指南和质量源于设计的倡议,但我认为最重要的变化就是从测试为基础的质量评估改为以质量源于设计为基础的审估的变化。这些改革使我懂得一个领导者首先要有眼光、其次要有策略、最后要有敢于挑战和坚持的勇气。
最后,我想对中国制药行业的同行们说几句话:自从2002年我在北京组织和举办了第一次国际会议,中国制药业发生了具大的变化。这十几年间,中国成品药进入美国,原料药占据了一定美国市场份额,成绩相当显著,这是中国国内制药企业家和科学家们共同努力的结果。
这些年北京大学国际药物工程管理硕士研究生班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的科学家和管理人才,对中国新药和仿制药的发展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中国这几年经济上的成就是有目共睹的,随着经济的发展,在医药卫生的投入就会相应增加,进而又促进制药进步,造成一个良好的循环。这对在座的各位创造很多很好的机遇。衷心希望同学们抓住机遇,不断努力,创造自己的事业.同时,我希望在坐的每位同学请记住得生命的意义不是你的位置有多高、收入有多少。
生命的意义是你为所服务的组织和社会做了什么。我希望你们会更多地去关注社会,关注周围的人。尽可能地帮助别人,成就自己的人生。

非常感谢郑强教授的邀请。今天有机会给大家说几句话。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是你们人生中一个重要的时刻,一个辉煌的时刻。首先,我衷心地祝贺你们,祝贺你们几年来勤奋求学终结硕果,取得北京大学国际药物工程管理硕士学位!

同时祝贺北京大学国际药物工程研究中心,作为中国医药领域应用型教育的开拓者,将又一批风华正茂, 学识丰博的管理人才,输送給社会,输送給中国的医药企事业。

今天在这里同你们一起分享你们的快乐,非常高兴。 这一切也令我想起30多年前我读书时期,和后来生命中的一些故事。

1980年,我参加了高考。当时我的理想是考上浙江大学,但事与愿违,我没有考上浙江大学,被浙江工学院,也就是现在的浙江工业大学录取了。从上大学的第一天起,我就给自己制定了一个目标,一定要考入浙江大学读研究生。四年后,我如愿以偿,进入浙江大学研究生院。

这是年轻的人生中第一次给自己制定目标,一个清晰的,可以看得见的,实实在在的目标,一步一步地,我走向那个目标,最后实现那个目标。

当我回头去回顾,试图弄清我是如何一路走来,实现我的目标的时候,我发现了事实上我只不过做了一件并不是特别难,也不是特别大的事情——每天比别人多读半小时书。 就是这样一件不大的,也不是特别难做的事情,和一个四年来日日月月的坚持,带着我的脚步一步步走近并实现了我的目标。

但对这件事情的总结和认知, 影响了我后来的一生:我将这件并不是特别难,也不是特别大的事情,注入了我的生活中,演变成了我的生活习惯。

从1992年起,我的生命基本上都是这样度过的:给自己一个清楚的看得见目标 + 每天多工作半小时(当然现在很多的时候半小时是不够用的,我把它延到两小时)+坚持不懈。

我笃信引领我走到今天的成就的,就是这个简单的公式。我现在是美国FDA质量主管。主管范围包括化学新药、仿制药、生物制药和FDA质量研究所,包括审评和研究人员近千人,这些审评和研究人员多数拥有博士学位,或硕士学位。

美国药物监督和管理分三大块:质量监管、药物有效性监管、和安全性监管。质量监管是药品三大块监管的基础和保证。没有质量保证就谈不上药品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这就显示出质量监管的重要性。有些同学可能知道美国药品监管只有联邦政府,没有地方政府,FDA是美国药物监管的唯一机构。

有人说过这样一句话: “The difference between ordinary and extraordinary is that little extra” (寻常同卓越的差距仅仅是一小点儿的多付出),我再给他加半句,和”不懈的坚持”。对制药行业来讲,这种坚持更重要,因为它不像电子行业有很快的产品更新换代周期,制药行业需要数年的积累,走过几个产品研发、报批、上市后,你才能练就真本领、真正的成为“大拿”。

当你们长到我的年龄的时候,也许会和我有一个同样的发现:  人生其实是一个成长的过程。没有绝对的对与错或成功或失败。 每一天,你都面临着选择。因此,保持良好的乐观的心态,对你人生和事业的成长非常重要。 有些事情在它发生的时候,似乎是负面的,但往往会成为你人生的一个转折点。

记得在1989年,我刚刚来到美国,当时攻读的是化学工程专业。 学业刚刚开始6个月,我在读一篇著名教授文章时,发现了一个严重错误。因此,我就向杂志社写文章,指出了这个错误。

但这件事情触犯了这位教授,我成为他攻击的目标。 在学业的低谷时期,我徘徊思考,最后做了一个决定–转专业: 由化学工程专业转药剂专业。这个决定成为我人生的一个重要的转折点。 凭借化学工程专业积累的丰厚的基础,我在短短的15个月完成了辛辛那提大学硕士学位,继而用了三年的时间,边工边读(同你们一样),拿下了密歇根大学博士学位。

我的博士论文中研究建立的Compartmental Absorption Transit model,目前被美国各大制药公司应用,成为我一生中值得自豪的事情.因此,我想说,生命中没有失败。失败是生命试图将我们引到另一个方向的转折。

在我的办公桌上,摆放着一块石头,上面刻着这样一行字:Do not go where the path may lead,go instead where there is no path and leave a trail.(不要去走别人已经走过的路,去自己踏出一条新路来)。

药品的全球化增加了美国药品质量监管的复杂性和艰难性。为了有效地解决药物全球化带来的挑战和药品shortage,美国FDA药物质量监管从组织机构、法规制度、和具体操作正在进行重大改革。

组织机构的改革包括合并有关质量监管部门、强调监管的团队性和专业性。法规制度的改革包括以病人为本,强调新药和仿制药监管的等同性和风险分析、质量源于设计、问答式审评系统、和质量管理和监测。

具体操作的改革包括并合所有项目管理功能、统一和企业沟通渠道、强调团队合作和IT平台。做为这次美国医药历史上最重要的质量改革之一,我很高兴也很荣幸成为这次改革的倡导者、执行者、和领导者。同时也因为这次改革使我成为美国FDA的质量主管,也成为美国FDA药监部门最高级别的外国人的政府官员。我始终觉得我现在做的除了为我自己事业的发展之外,更重要是打破外国人不能做美国高级官员的纪录,为美国的国外出生的科学家树立榜样.

很多人知道,我是质量源于设计的倡导者和实施者。但是,你们可能不知道知道我在1999年加入美国FDA的目的。我在加入葛兰素史克之前,在辉瑞工作了5年。我1997年加入葛兰素,1998年获得提升,在两年时间里,我的工资增加50%。

在大型美国公司这是非常罕见的。不过,1999年我决定离开葛兰素史克并加入了美国FDA。部分原因是我希望美国FDA注重强调QbD.我认为改变FDA想法的最佳途径就是我本人加入FDA。

从这个角度看我做到了。在过去的15年中,美国FDA经历了许多变化,例如以问题为导向的审评模式,稳定性,杂质,多晶型指南和质量源于设计的倡议,但我认为最重要的变化就是从测试为基础的质量评估改为以质量源于设计为基础的审估的变化。这些改革使我懂得一个领导者首先要有眼光、其次要有策略、最后要有敢于挑战和坚持的勇气。

最后,我想对中国制药行业的同行们说几句话:自从2002年我在北京组织和举办了第一次国际会议,中国制药业发生了具大的变化。这十几年间,中国成品药进入美国,原料药占据了一定美国市场份额,成绩相当显著,这是中国国内制药企业家和科学家们共同努力的结果。

这些年北京大学国际药物工程管理硕士研究生班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的科学家和管理人才,对中国新药和仿制药的发展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中国这几年经济上的成就是有目共睹的,随着经济的发展,在医药卫生的投入就会相应增加,进而又促进制药进步,造成一个良好的循环。这对在座的各位创造很多很好的机遇。衷心希望同学们抓住机遇,不断努力,创造自己的事业.同时,我希望在坐的每位同学请记住得生命的意义不是你的位置有多高、收入有多少。

生命的意义是你为所服务的组织和社会做了什么。我希望你们会更多地去关注社会,关注周围的人。尽可能地帮助别人,成就自己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