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毛毛更可爱的是毛毛的月月

Recent Comments

  • ocean5: 这就叫共时性!哈哈哈
  • 李树婷: 刚刚看了冬蕾的微序就已经很想看这本书了,我会去买。
  • djzero: 哈哈 本地屌丝一枚
  • djzero: 赞!!!另外那个协会是啥看不清 DIA和BayHelix
  • 盘莉: 月月真棒,小妈妈的迷糊劲尽显
  • 傅淑娟: 看了此篇,文字精炼,娓娓道来的主人翁的故事很吸引人。
  • 盘莉: 屌丝中的一位飘过,在上海打拼,必须要有梦想的支撑

Random Posts

Tag Cloud

忘了莫扎特

2010/03/08 – 3:42 下午

斯宾塞说,没有油画,雕塑,音乐,诗歌,以及各种自然美所引起的情感,人生乐趣会失掉一半。

为了不使我的人生乐趣失掉一半,我跟我女儿分工合作吧,我让她学钢琴,学画画。

P1000156

清月的画。两只乌龟。

P1000159

维尼的舞会。

P1000161

一家三口去送信

作为主音吉他手的我,我的乐队还差一个键盘手。周六第一堂钢琴课,在东山老城区的龟岗一家琴行中发生。

清月毫不留情面的在钢琴老师面前打了几个大大的呵欠,这让我的幻想顿时破灭。Forget about Amadeus。

莫扎特最令人着迷心动的,

并不是那些汩汩而出的甜美的旋律,

或者华丽眩目的作曲法,

而是在甜美明亮的旋律间不时渗透出的阴影。

他常常在表现欢愉的乐段中嵌进半音阶乐句,

造成独特的明暗并置效果。

然而,聆听是“无阴影”的。

并不是不觉阴影之存在,而是不知其为阴影,照样领受其与光嬉游之美。

如共坐忽轻忽重,

此起彼落的跷跷板,

不必问何端为喜,

何端为忧,

或置身急旋的旋转木马,

因过度的兴奋,

鲸吞一切来不及分辨的共生的感觉。

那些优秀的记者编辑

2010/03/05 – 4:06 下午

那些优秀的记者编辑们,我的兄弟姐妹,如今都在哪里?

赖强,原《医药经济报》记者部副主任,现《医药经理人》社长助理。现居北京。

2006年9月我和他合作一篇《临床试验,下一个国际化交集》,该文报道了当年DIA在普林斯顿召开的一场关于中国和印度临床研究现状对比的会议。我们通过电子邮件,采访了大会的组织者,时任罗氏国际药品开发部负责人的苏岭。

这是国内首篇对DIA会议的报道,也是第一篇引发对中国药物临床试验政策环境探讨的文章。

该文刊登后被原惠氏中国区总经理吴晓滨看到,他剪下来,打电话给注册司司长张伟。

photo

可以说,赖强和我是后来声势浩大的中国药物临床试验现状与发展调研项目的始作俑者。

赖强的稿件以细腻堪称,追求经济观察报的报道风格,擅长场景展现注重故事叙述,段落与段落之间的文字衔接常常显得千回百转。也许正是出于对于细节的过分追求,评论稿件往往力度欠缺,宏观高度不够。

栾雪梅,原《中国处方药》记者。现国际出版集团Elsevier 市场总监。现居上海。曾辗转大连,北京,广州,上海几大城市。精通英文、日文(日前又在自学意大利语)。为学外语,曾听坏过几部收音机,床头摆满了各种英文,日文小说,散文。“中国药物临床试验现状与发展”调研项目所有外企英文调研样本出自于她。

钟振华,83年出生。原《中国处方药》首席记者,后以全广东省笔试和面试第一名的成绩考取国资厅的公务员。现居广州。传说在校时他曾有一周写一百篇稿件的记录,擅长时事评论,政策解析,产业分析等宏大选题。他的稿子曾被药审中心的冯毅部长用“吕氏春秋,不易一字”来形容。

盘莉,原《中国处方药》编辑。负责国内外信息收集,编译,整理,研发人物稿件撰写。现国际出版集团Elsevier编辑部主任。十天后将启程至上海。

毛冬蕾,现《医药经济报》记者加编辑,现居广州。热心的社会活动家,中国药物研发界的志愿者。

有一天,这些优秀的记者编辑们,我的兄弟姐妹,再共事。

Interview with Dr.Paul Pomerantz

2010/03/04 – 10:00 上午

I had a cheeringly meet with Dr.Paul Pomerantz, Drug Information Association (DIA)’s new worldwide executive director last week in Beijing.Here are my questions:

Q1, What do you think of the first DIA China annual meeting? How do you rate it given the 100 points scale?

Q2, Could you share with us your career story? What’s your best achievements till now? Is there any experience that can be taken as a turning point for your life?

Q3. In the past years, is there anyone or anything that brings a major influence to your life?

Q4, Why did you join in DIA? Currently, What’s your focus and challenge in your work? What’s your expectation to yourself?

Q5, You once said, “drug is not only making medicines”, When you were appointed to be the executive director of DIA, could you share your points of drug development? How to meet the unmet clinical needs with patient oriented?

Q6, Last year, DIA set up its office in China, what’s your strategy here in China? What’s your expectation to China market given its unique healthcare system and pharmaceutical industry?

Q7, With more and more MNCs set up its R&D center today in China, China begins to play a big role in new drug development globally, What do you think of this? What’s the strength and weakness of China compared with India in this area?

Q8, How do you comment yourself? What’s your principle as a teamleader?

Q9, Could you talk something about your dreams? What’s the present dream for you now?

即便是奥巴马来约稿

2010/03/03 – 9:38 上午

著名的国际出版集团Elsevier正在紧锣密鼓地出一本书,是关于全球药物临床试验现状与发展的。找来全球各个洲的人来写各个章节。

Icon公司的大超因经常在国际DIA露脸,被Elsevier作为中国专家约去写中国章节。他这两天打电话给我和小盘,要我们把原来杂志的调研,文章,都发给他,他来组织翻译。

我只好说,即便是Elsevier向奥巴马、潘基文或陈冯富珍约稿,他们打电话找小毛我,也不能给,这是对劳动的起码尊重。

另外,小成成昨晚听说我在机场看到真人杨坤,问我为啥不问他拿签名,“让人家高兴一下也好啊!”

撞见明星

2010/03/02 – 2:22 下午

回到办公室上了两天班后,终于想起了上周在北京出差还有一事尚未解决。

那就是,从广州飞北京在机场迎面见到的那个歌手叫什么名字?那个只有一首歌的一句词能被我记住的。

在同事的帮助下,我连描述带唱的终于像猜谜一样得到了答案。见到的那个人是杨坤。好歹也是第一次近距离撞见明星。

毛毛:我这次去北京光顾着悲伤了,忘记告诉你我在机场见到一个明星了,很近很近,我们还四目交接了一下。

竹洁:谁?

毛毛:那人刚刚安检出来,

毛毛:那个叫杨坤的

毛毛:唱月亮代表我的心那个人

竹洁:哦,呵呵,估计我看到都不大认得

竹洁:我还没有近距离见过明星呢

毛毛 :我也不太认得,但那个人看到我一脸迷茫,又把我狠狠看了几下,好像说怎么我你都不认识.

竹洁 :哈哈,八成是的

竹洁 :他想低调的告诉你,不好意思,我就是杨坤

毛毛 :对的。可我j觉得我比他还出名。